2013年2月26日 星期二

好問題

好久沒寫文章了。

最近和一些學弟妹聊到他們生活上的問題,我從自己的大學經驗中,挖出一些解決問題的「珍珠」與他們分享。不論是學業、時間與壓力管理、健康、人際、感情、金錢、對自己的個性不滿意等等,都是有辦法解決的。整理後的順序,大致上從最基本的生理因素,談到信仰方面的觀點。

首先最基本的是,大部分的問題都與情緒有關,而情緒與身體狀況大有關係──大學生通常不太會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我曾遇到很多次心理或情緒上困擾,事後仔細追究下來,其實是因為睡眠不足、三餐不正常、生病或慢性的身體不適造成的。當睡飽、血糖充足、全身在舒適的狀態下(甚至有時候去洗個澡),其實心情就會變好,很多本來是困擾的事情也就變成沒那麼大的困擾了。生理狀況是第一個要注意的,早點睡、不要吃宵夜、三餐正常、飲料減糖,至少就能讓精神與腸胃功能穩定。長輩們在你生活習慣上的囉嗦,不是沒有原因的。

再來,情緒產生的機制,與認知有很大的關係──這是一個很心理學的角度。「朋友出去玩沒找我」,切入的角度若是「這是一件傷害友誼的事」,當然就會很難過或是憤怒;若是認為「對方忘記或以為我在忙」,就不會有那麼糟的情緒。我們往往會在得知消息時跳過思考,直接下到情緒的結論;若是能倒車或開慢一點,走不一樣認知的路,情緒的結果會很不同。

又,我們都知道樂觀的人比較快樂,而樂觀既然是「觀」,就屬於認知,是可以培養與學習的。樂觀的人,看負面的事情是當成暫時的、特例的,看正面的事情是當成永久的、普遍的。舉例來說:考試考不好,最樂觀的人會覺得是這次某個題目觀念沒弄懂,次樂觀的人會覺得自己該科不夠認真,再差一點的會覺得自己該科很弱,最悲觀的人會覺得自己很笨,甚至認為自己沒救了。結果,最樂觀的人會去把錯掉題目的觀念弄懂,最悲觀的人會整個放棄。對於遇到的狀況,有著不同的想法,就會產生不同的情緒與態度,這對於後續如何面對,就有很大的影響。

另外,有一種跟時間很有關係的態度。要克服困難,必須把資源集中在解決問題上。而實際可以解決的問題,既不在過去,也不在未來,因為過去的事情無法改變、未來的事情還沒發生;我們應該把心力、精神,投注在現在,這就是所謂的活在當下。雖然活在當下是個老生常談,不過它還真的很有用,而且我觀察到大學生還滿常犯這種毛病。例如:最近這陣子失戀了,但「現在」是午餐時間,你應該要乖乖去吃飯,讓身體正常的運作,而不是茶不思飯不想地活在過去。感情也許有挽回的機會,但無論如何你現在要先讓生活維持正常的運作才有更佳的可能性。一旦我們把精力、資源,集中在過去的失敗或成功、遙遙無期的未來,那其實都無助於我們面對當下最該去面對的事情。有「時候」你該做的只是去好好睡一覺。包括大學生很常受困於「我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的生涯問題,或是「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人」,這類問題用活在當下都會更容易克服。我自己也有深刻的體會。

beta版的角度來說,就是:今天所做的事情,雖然不是完美,但是可以肯定自己的努力,到目前為止這是最好的「版本」了。明天再繼續「改版」、成長。

如果某個問題很令人困擾,特別是人際、感情方面的事情,那麼我還有個「心法」。我喜歡看星星,因為我知道星星離地球極為遙遠。它們看起來那麼小,假如從星星的角度看我們,就更小了。每次想到這裡,都不禁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困難」是多麼渺小的事情啊!從極大的空間或時間觀念來看,再大的困難,都被縮小了,好像可以一笑置之。雖然這不會實際解決問題,不過至少不會讓人一直陷在問題與情緒裡面,也算是某種程度的解決。

然後,是重新定義問題。生活上的問題之所以會是問題,就是因為那是難度適中的挑戰。舉例來說:太簡單或太困難的考試,都不會讓人想要全力以赴,要不懶得準備、要不放棄。我們就是因為遇到的事情是可以解決,但又有相當的難度,才會變成「問題」。可是,那真的是個要去解決的問題嗎?舉例來說,許多人深受困擾的「肥胖」,也許可以當成是飲食自制力的問題、當成自信問題、當成社會觀感問題,也或者,肥胖根本就不是問題。不過,也許我這個從沒胖過的人這樣講很沒說服力吧!

或是說,你自覺個性不好,動不動就生氣,或許是因為青春期內分泌造成的。年輕人的血氣方剛到了中年就不見了,處世變得圓潤,內分泌的改變、經驗與歷練都是原因。其實你再過幾年情緒就容易穩定了,現在就不要太為這問題傷腦筋唄。

有的時候,一些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卻被我們當做自己的責任,平添壓力。團契中最常聽到的是:學長解擔心學弟妹來不來團契,結果關懷學弟妹變成一個重擔,因為你把他的選擇變成你的事情。盡力就好,不然你還能怎麼樣呢?或是傳福音給朋友,是報好消息給他們,卻不是把他們的信仰變成自己的責任,你要是這麼做,未免太累了。

最後是我的絕招:解決問題,不一定從問題的表面下手。我覺得基督徒至為寶貴的地方,就是我們可以從高層次的角度──信仰,來解決看似較低層次的生活問題。本來當成學業問題,就會在學業努力;當成人際問題,就會在人際方面努力;當成個性問題,就會想盡辦法克服個性上的缺點。可是其實人哪有那麼厲害,想到就可以解決?都是知易行難,是很無力地在努力。在我的經驗中,如果把這些困難與不足,當做是信仰方面的問題,回到神的面前悔改、祈求加添信心與力量,方向是很明確,我感覺到效果也是最好的。

每當發現自己遭遇困難,我開始在意念或禱告中詢問:「主啊,這次祢要我學習什麼?我有什麼不足的地方?」在這樣的檢討中,發現了該學習的點、不足之處──也許是不夠謙卑、缺乏信心、愛心不足、失去了敬虔。每次發現後,我原本的「問題」,幾乎都是迎刃而解;有太多次,在頓悟中化憂愁為喜樂,因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著力點而喜悅。更奇妙的是,長久下來,對神的信心增加了,遇到類似的事情時也不再那麼困難。這是真正的進步與成長,不讓我們用同樣無力的模式面對一再重複的問題。

耶穌以麻雀、百合花為喻,勸我們不要憂慮,並教我們禱告時說:賜我們日用的飲食。可見,聖經上的智慧也是要我們把生活問題用信仰的角度看待,又要我們活在當下。

願讀者在面對生活困難時,真正能學習、成長,得著人生的智慧。在問題解決後,也別忘了回頭感謝神。

P.S. 克服時間與壓力方面的問題,需要另闢空間探討其操作細節,就不再此贅述。解決問題當然還有許多方法,不過我並不是要出書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