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7日 星期五

最妙的

長相奇妙的岩石(北投軍艦岩)
最近發生很多事情令我覺得很妙,怎麼個妙法呢?實在很難說。「妙」這個字,本身就是難以解釋的,也就是因為這樣它才妙;若是奇妙之處還可以形容,那麼就不是真的妙了。從心理學的角度,我們感覺到妙,可能是來自認知上的新奇感與無法理解,卻沒有不確定與不安的感覺。要形容這種感覺,我大概會說是:「我不能理解,但我覺得很棒!

由於「妙」這個字最近頻頻出現在我的思緒當中,不禁好奇,聖經上怎麼用這個字呢?

跑一兩次關鍵字搜尋就可以得到答案(我使用的聖經工具有Logos/Biblia信望愛CBOL):「妙」在《和合本》聖經中出現了45次、在《和合本修訂版》出現了47次。例如法老與其臣僕聽了約瑟的解夢後覺得妙(創47:37)、摩西要立千百十夫長時百姓覺得這個主意妙(申1:14)、大衛說約拿單對他的愛是奇妙非常的(撒下1:26)、約伯與他的朋友多次談到神奇妙的作為、詩篇同樣充滿了許多「奇妙的作為」、名字被稱為「奇妙策士」的是以賽亞預言中的那位(賽9:6);新約中也有幾次用到「妙」這個字,但較少作為形容神的奇妙。中文聖經使用妙字時,對應英文譯本多半是用wonderful/wonderous(形容詞)、wonder(名詞)、marvel(名詞)等詞。

快速掃完一遍檢索結果後,嗯,看起來很好理解。接著我又亂想:「那麼有沒有最妙的呢?」這時猛然想起中文聖經上還真的有個「最妙」!不禁令我會心一笑。

需要提示嗎?答案是:神的愛

保羅勸勉哥林多教會信徒要用各種屬靈恩賜互相搭配,建立主的身體,並勸他們要追求更大的恩賜,也就是最妙的道─愛(這裡的「最妙的道」,英文是用"still more excellent way")。相信大家都很熟悉這段愛的詩篇: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
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
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愛是永不止息。
(林前13:1-8)
有人說這段把愛描寫得極好。可是讀了這麼一大段(也許你早已熟悉),你是否也跟我一樣不知道到底愛是什麼啊?的確是很難理解。我覺得保羅已經盡力了,不能怪他文字功力不足;也不能怪讀者理解力差。因為愛太奇妙。

難道不是這樣嗎?不然他後半段幹嘛還說:
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
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
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
我作孩子的時候,話語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林前13:8-13)
他說的「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候就全知道」指的就是愛呀!不過雖然他已經聲明「這很妙,不好理解喔」,我還是覺得他沒點到重點,倒是覺得使徒約翰講得比較好懂呢!
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約一3:16)
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約一4:8)
從來沒有人見過神,我們若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裡面,愛祂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約一4:12)
神愛我們的心,我們也知道,也信。神就是愛住在愛裡面的,就住在神裡面,神也住在他裡面。(約一4:16)
其實約翰也沒有很具體的說出什麼是愛,可是至少他明說了「神就是愛」。這真是個了不起的結論。

不如親身去體會吧!細數生活中神的恩典與作為時,真的感到有很多妙不可言的地方:「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呢?」「怎麼會這麼巧?」「怎麼會這麼好?」「這這這也太…妙了吧!」常常會有這類感動。如果把它們整理成見證,說也說不完,也說不清楚。但是身在其中,總覺得不可思議。神的愛好奇妙,太抽象了,無法用言語表達,但是可以深刻感覺到。

聖經中的「最妙」─愛,就是我感受到神恩典的感覺─「很妙!」,因為神就是愛。這算是個巧合嗎?

總而言之─

如果可以把「妙」說清楚,那就不能算是真的妙了;同理,如果能把愛說得明白,恐怕也不是真愛。愛就是從那奇妙的神而來,只有實踐愛,才能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

P.S. 再通篇讀過一次發現自己彷彿也是在不知所云。算了,既然妙不可言,自有人能心領神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