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

神劇以利亞中的密碼

聲明:這是一篇認真、硬派、很長的文章,是寫給對神劇以利亞有一定認識,且很有興趣的讀者。完全不熟悉以利亞的朋友,我建議您讀我一系列的介紹文章曲目速覽


前言

一天中午,我坐在熟悉的早餐店,吃著遲來的早餐,聽著再熟悉不過的以利亞,突然有種新的體悟。其實,這幾個月來,聽了不下六、七十次的CD,幾乎可以在腦中把整部神劇從頭到尾播放一遍。但是聽到巴力先知禱告的那幾首曲子時,突然對整部神劇有著新的認識與感動。

一首曲子聽了六十次、八十次,還能得到什麼新的感動嗎?對於有深入內涵的作品的確是有可能的,而且恐怕幾百次也不夠。就好像聖經經文讀了五遍、十遍、二十遍,感受會不斷更新。

並不是巴力先知的禱告很令人感動,而是因為它們少了某種東西。而這樣東西,一直在劇中出現,只是我以前沒發現而已。經過反覆聆聽、思索、整理,在這篇文章中,我想跟各位分享三個我發現的「密碼」(密碼這個詞兒是指揮老師建議的)。

首先,是「耶穌」藏在這部神劇中。
其次,是「水」在這部神劇的象徵性。
第三,是這部神劇對應著舊約聖經的主題。


一、神劇以利亞中的耶穌

我是在寫No.40~42的介紹時才去仔細思考這個問題。在第二部分的後半部,提到以利亞去了何烈山後得神安慰、恢復信心,並回到以色列繼續工作。No.38唱到以利亞乘著旋風升天了,No.39則是在表現以利亞在天國情景。照理來說,故事到此結束,就該進入終曲大合唱,結束整部作品了。但是此時孟德爾頌卻安排了No.40~42這三首,非常值得玩味。

根據文獻資料,孟德爾頌在1846年8月26日於英國伯明罕市政廳首演這部神劇之後,仍做了許多修改。修改的部份包括增加了24252836等曲子來強化劇情連貫性,但是40~42這三首曲子是原本就有,不是修改後才加上去的,一開始就在作曲家的計畫當中。

讓我們來看看前兩首曲子的歌詞內容。

No.40 Behold, God hath sent Elijah,由女高音唱到:
看哪,耶和華必差遣先知以利亞,
在祂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
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
免得耶和華來咒詛遍地。

歌詞取自(瑪拉基書4:5-6)
No.41 But the Lord, from the north hath raised one,是合唱曲:
耶和華從北方興起一人,他是求告祂名的。他從日出之地而來。他必臨到掌權的。
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悅的!
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

歌詞取自(以賽亞書41:25、42:1、11:2)
No.40中,瑪拉基先知預言以利亞要再臨。自從以利亞升天之後,是否有人再見過他呢?有的,新約的確出現一位具有以利亞心志能力的人物。天使向這位人物的父親預言:「他要使許多以色列人回轉,歸於主他們的神。他必有以利亞的心志能力,形在主面前,叫為父的心轉向兒女,叫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這段經文出自(路加福音1:16-17),這位父親名叫撒迦利亞,而這個新約的以利亞就是耶穌的開路先鋒施洗約翰。

耶穌也親口證明:「以利亞已經來了,人卻不認識他,竟任意待他,人子也將要這樣受他們的害。」門徒這才明白耶穌所說的,是指著施洗的約翰。(馬太福音17:12-13)。

可見No.40其實不是指著以利亞,而是指著施洗約翰。既然No.40指著約翰,那麼No.41就是指著約翰鋪路的對象耶穌。不相信嗎?那我們回去看No.41歌詞所引用的經文吧!

以賽亞書本就有大量彌賽亞的預言。No.41歌詞所用的41章、42章、11章,都有提到,我相信很多讀者也不會陌生。例如:「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他不喧嚷、不揚聲,也不使街上聽見他的聲音。壓傷的蘆葦,他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他不吹滅。他憑真實將公理傳開。他不灰心,也不喪膽,直到他在地上設立公理,海島都聽後他的訓誨。(以賽亞書42:1-4)」這不是指著耶穌嗎?「從耶西的本必發一條,從他根生的之子必結果實。(以賽亞書11:1)」不也是嗎?

如此可以確定No.41的主題是彌賽亞的預言。純以音樂來說,No.41那麼光明、榮耀的聲音,也絕對不是在形容以利亞,只有耶穌才配得上。

那麼為什麼孟德爾頌要把這段給加進來呢?事實上,曲目的編輯與所引用經文,並不是孟德爾頌決定的。在我讀到的一篇以利亞分析論文(孫玉芳,2004)中:
孟德爾頌告訴(他的好友)克林格曼:「我們最後一次的討論中,我同樣的喜歡聖彼得和以利亞,但我最希望你取以利亞,將故事分為二或三部份,為合唱或抒情調的;詩或散文體你自己選擇,從聖經詩篇或先知中,用一個有力量的大合唱......我會很滿意你作的一切;寫下任何你覺得最好的,我都會一一譜曲。」他並希望將以利亞升天作為最後的結束,那會是一個非常漂亮的主題。
由此可知,神劇以利亞的劇本並不是孟德爾頌一個人完成,而是與朋友討論出來的。我相信,最後他們同意把新約的以利亞(施洗約翰),以及耶穌給放進來。但不是明顯張揚的,而是隱晦的。

有些讀者恐怕不知道,孟德爾頌本人有很特別的信仰背景,他的家族在德國,信奉基督新教,但他們卻是猶太人的血統,是很難得的雙重身分。所以相較於其他基督徒,他離舊約時代的故事有著更清晰的距離,畢竟那是他自己祖先的事蹟。對於猶太人來說,以利亞是特別重要偉大的先知;對於基督徒來說,施洗約翰是重要人物,耶穌更不用說。把他們的關聯性包容在一部作品中,以孟德爾頌的信仰背景而言相當合理。

事實上,假使神劇把重點放在以利亞這個「人」,而不是他所敬拜的「神」的話,就不能算是好的作品。若是在以利亞升天之後就進行大合唱,不免令人覺得少了些什麼。因此,如果有人問說,以利亞這齣神劇到底在唱什麼?當然不是在讚美以利亞這位偉大的先知,神劇中我們聽到的都是人的軟弱,神的榮耀。

不過,即使把一首曲子放入,也不能把耶穌這位真神表現得很透徹。所以,我現在要說第二個密碼。


二、神劇以利亞中「水」的意象

我們先來看那首還沒解決的No.42

No.42 O come, every one that thirsteth,是四位獨唱者組成的四重唱:
你們一切乾渴的都當就近,就近水來,就近祂來。
歌詞取自(以賽亞書55:1、3)
這是全劇中唯一一首讓所有獨唱者同台合作的曲子。唱以利亞的男中音、唱寡婦/天使的女高音、唱俄巴底/亞哈/天使的男高音、唱傳話天使/耶洗別的女中音,一齊上場。如果孟德爾頌只是想編一首四重唱,作為不同音樂形式的表現,實在有點無聊。我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其實,雖然歌詞只有短短一句,但它就是答案了。你看出來了嗎?

需要更多提示嗎?我已經寫在標題了─

No.42是倒數第二首,所以我熟悉它的時間很晚。等我發現這個密碼的時候,才後悔沒有早點聽懂它。我發現:在全劇當中,「水」這個概念不斷出現

我們先從歌詞來看。第一部分:
引言: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
No.1溪水乾了,因為沒有下在地上;吃奶孩子的舌頭因乾渴貼住上膛。
No.6:你要喝那溪裡的水
No.7:現在基立溪已經乾涸了,以利亞,起來,動身往西頓的撒勒法去,住在那裡。
No.20:要稱謝耶和華!祂澆灌了乾渴的大地眾水聚集,匆匆流過!大水揚聲高唱

第一部分的水,是實際的缺水。因百姓去拜偶像,惹神憤怒,所以長達三年半不降雨、不降露。想想,連露水都不會結,可見有多乾燥啊!直到百姓回轉敬拜神,以利亞禱告,雨就降下來了。百姓感謝讚美的合唱正是第一部分的最後一首。

再看第二部分的歌詞:
No.33:不要向我掩面,我的心渴想祢,如乾旱之地盼雨一樣。(詩篇143:6-7)
No.42:你們一切乾渴的都當就近,就近水來,就近祂來。(以賽亞書55:1、3)

第二部分的水,則是以利亞信心軟弱時,心中極度「渴」望見神。No.33那句歌詞引用大衛的詩來形容以利亞的心,不是引得極好嗎?從以利亞逃亡開始,他的內心就乾渴,直到他在何烈山見到神的榮耀,恢復了信心與力量。第二部分的「水」,在倒數第二首表現。

(你問為什麼不放在最後一首嗎?我覺得一來「水」已經出現在第一部分最後了,再唱一次大水實在老梗;二來神劇的終曲合唱往往會有點獨立、特別。)

綜合全劇來看,第一部分是從缺水到得水,第二部分也是缺水到得水。差別在於一個是百姓的信仰與以色列的土地,另一個是以利亞的內心。

以上是從歌詞的角度探討「水」。有了這層認識之後(我真的覺得我太晚發現了),我們再把整部神劇聽過一遍,就會發現:除了歌詞以外,音樂所用到的音色也都能夠表現出「水」與「乾」的差異,特別是弦樂器。

弦樂的弓法、把位什麼的我不懂。但是音色,相信大家可以聽得出來有「濕」的音色跟「乾」的音色,或說流動的音色對比斷/跳/塊狀的音色。根據我的觀察,每當歌詞是以利亞說話禱告、百姓禱告思念神的恩典,或是一些天使傳話的時候,弦樂的音色就是水在流動的感覺。一旦百姓埋怨神、以利亞軟弱,弦樂器就沒有這種特性了,而是急躁。

從歌詞與弦樂音色,我們都可以得到同樣的結論:在神劇以利亞,水就象徵了神的恩典、神的慈愛、神的拯救!No.42的歌詞寫得明明白白:就近水來 = 就近祂來。

弦樂的部份,我簡單舉幾個例子(歌詞略,請自行參考其他文章):
  • No.1No.20兩首弦樂的差異非常非常明顯。No.1是乾的,No.20是大水。
  • No.5前半與後半也是一樣。前半是百姓在埋怨神,弦樂是急促的聲音。後半百姓轉向回想神的作為,所以音色就改成流水的感覺。
  • No.67A,一首是去基立溪邊、一首是基立溪已經乾了,兩首的弦樂音色完全不一樣。
除了以上,我覺得弦樂很明顯有水的感覺的還有一堆,族繁不及備載:No.347910以利亞第一段話、141516百姓跪拜神時、181919A2122252930天使說話、313236(超明顯)、3739414243

至於我在文章開頭提到的巴力先知禱告(No.11~13),是個很好的例子,來反證「水」就是指著真神與祂的恩典。No.11的旋律其實滿優美的,不禁讓人們疑惑:這真的是巴力先知的禱告嗎?感覺用來讚美神也可以呀!但是當我頭一次注意到巴力先知禱告時,一開始是沒有弦樂的(除了大提琴幫助男聲),後來出現以後也是急躁的音符,完全沒有水的感覺。我才明白,沒有錯,這幾首曲子旋律再好聽,也完全不能用來讚美神!


三、神劇以利亞與舊約聖經
以利亞這部神劇與舊約聖經的關係,其實並不難發現。只是講完前兩點再來說,會容易得多。

曾經有人問我,神劇以利亞中,很多片段好像是聖經上沒寫的,是不是孟德爾頌自己編的?我的答案是,聖經有寫呀!只是,它們不是被寫在列王記上、以利亞的故事當中,而是寫在整個以色列百姓的信仰史當中,也就是整部舊約聖經。

整部神劇的歌詞,幾乎全部都是引用自舊約聖經,像是列王記、詩篇、申命記、以賽亞書、耶利米書、其餘先知書,可以說是涵蓋了律法、歷史、智慧、先知四大類的內容。

舊約聖經的主題是什麼呢?就是:神拯救選民,但百姓不斷背棄神。從亞當犯罪開始,人類就不斷違背神的旨意,並且最惹神生氣的,就是祂最親愛的選民以色列人。從摩西的時代、約書亞的時代、士師時代、王國時代、亡國時代,以色列人都是頑梗悖逆的民。神不斷以慈繩愛索把他們拉回來,他們卻一再離棄神。

想到這點,聽No.18的時候,其實是很值得落淚的。
No.18 Woe unto them who forsake Him!
離棄祂的有禍了!
他們必被毀滅。
因為他們違背了祂。
祂雖然想救贖他們,他們卻向祂說謊。
祂雖然想救贖他們,他們卻從祂那兒逃走。

歌詞取自(何西阿書7:13)
聽完以利亞,你就會發現這不是個祕密:整部神劇就是舊約時代以色列人信仰的縮影。以色列人悖逆遭災、悔改、蒙拯救的循環,義人受逼迫的心境,都在舊約聖經中不斷出現。我想,假使孟德爾頌取材自摩西、大衛、以賽亞、耶利米、但以理來創作神劇,我們得到的感動與哀嘆也會是一樣的。


結語

神劇以利亞是基督徒音樂家孟德爾頌在生前最後一部音樂作品。他將對神的感恩、頌讚都放入這部嘔心瀝血的音樂中。就如同要讀懂聖經需要聖靈引導我們明白真理,要聽懂神劇以利亞也需要一顆敬畏神的心。

過去幾個月,我從以利亞這部聖經音樂作品以及事奉中得到非常多,有許多操練、學習、見證、恩典。也有許多來不及寫出的東西。對於這些恩典,無法唱曲子的我,只能在心中跟著唱"Thanks be to God!"

願聽者與唱者都能同心頌讚神。最後,引用終曲的歌詞: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天上充滿了祢的榮耀。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