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4日 星期三

從躲進山洞到乘風而去─神劇以利亞第二部(2012年7月份聖靈月刊)

上個月談到孟德爾頌的音樂作品「神劇:以利亞」第一部。第一部有二十首曲子,重點放在以色列百姓信仰的復興;第二部則有二十三十首,著重以利亞個人信心的起落。劇情鋪陳的成分較少,更強調以利亞的心境、天使的安慰、神的榮耀等須用心感受之處。一開始,天使傳達了神的話:「我是安慰你們的。不要懼怕,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女高音堅定的音色、往復的詠嘆調曲式,表達出全劇中,神的最主要信息—不要懼怕,很適合在生活與信仰中傷痛挫折的人們細細聆聽。隨後是非常有氣勢的大合唱:「Be not afraid」(不要懼怕),穩健、暢快、過癮的和音,令人不自覺昂首闊步,充滿信心地邁向旅途的下一步。

正當聽眾沉浸在百姓歸向真神與降雨的喜悅中,劇情卻急轉直下。王后耶洗別發出追殺以利亞的命令!耶洗別對真神信仰的摧殘手段極為殘忍,殺害了耶和華的眾先知。她不愧是舊約聖經中著名的大反派,雖在本劇中只出現這麼一小段,但短短幾句話就引起百姓的激動,憤怒地說:「這先知是該死的!他有禍了!他該被滅絕!」。此段主題是惡勢力的彰顯,聽者能強烈地感受到音樂搭配劇情所呈現的無比張力,不可錯過!

在此惡劣的景況下,卻有一個叫俄巴底的人偷偷地把一百個先知藏了起來,又供應他們食物。俄巴底是誰,怎麼有這種能耐?原來他是亞哈王的家宰,卻不跟從主人拜假神,對真神甚是敬畏(王上十八3-4)。俄巴底在全劇中是很特別的配角,他維護先知的秘密行動,是非常危險的;萬一被國王王后知道,性命定然不保。他卻有這份精神勇氣,象徵在信仰敗壞的大環境中,仍有對神貞堅不二的忠僕。像俄巴底這樣持守信仰的信徒,在以色列亡國時代也出現過:禱告而被丟獅坑的但以理,和他三個為了不拜偶像被丟火窯的朋友,以及重修聖城遭毀謗阻撓的尼希米等人。俄巴底在信仰的衝擊與危險,並不會比他們來得少。事實上,孟德爾頌在神劇第一部便安排俄巴底扮演勸世者,勸百姓悔改歸向神:「你們要撕裂心腸,不撕裂衣服,(歸向你們的神耶和華…)」取詞借用(珥二13)。現在,孟德爾頌則藉著俄巴底轉告以利亞來自耶洗別的追殺令。

可憐的以利亞,他第一次對王講話,就躲到基立溪畔,然後又逃往撒勒法。好不容易回國取得一場勝利,隔天又要開始逃亡。聽了俄巴底傳來的噩耗,他半自言自語地回:「祢擊打他們,他們卻不傷慟!」著實令人鼻酸。最令以利亞痛苦的事情有兩件:第一,孤身奮戰,無人幫助;第二,盡了力仍無法改變以色列國的信仰環境依然敗壞的事實。第二十六首It is enough(罷了…)是他的心聲,可說是整部神劇最有名的一首曲子。男中音的唱腔非常沉痛:「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祢的約,毀壞了祢的壇,用刀殺了祢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王上十九14)熟悉聖經故事的聽眾,細細聆聽他的心聲,免不了產生共鳴而一同落淚。求死之人的絕望,不是因為人生無趣,乃是因為為主奉獻的理想無法成就、自覺比不上自己的前輩祖先。那種悲劇英雄般的悲痛,恐怕只有藉著音樂才能完整表達了。

唱完求死的心聲,絕望的以利亞在羅騰樹下累倒了。有一波又一波的天使來幫助他。先是男高音天使獨唱:「看哪,他就躺在羅騰樹下,睡著了。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如他所唱,女高音天使三重唱出現了,輕柔的高音,像極了從高空圍繞著以利亞:「你要向山舉目;你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最後大批天使合唱:「祂,保護以色列,必不打盹,也不睡覺。你雖行在患難中,悲傷絕望,祂必將你救活。」以上幾首雖與聖經故事有些微出入,歌詞的安排卻相當有意思:以利亞以為全以色列只剩他一個先知,心力交瘁地絕望睡去;天使卻接二連三地出現,顯示神看顧以色列全地,且是不休息睡覺的,與以利亞的感受大有出入。

接著,聽眾會聽到熟悉的女中音天使說話。她就是先前吩咐以利亞去基立溪、撒勒法的那位。她慈性柔聲說:「以利亞,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甚遠。你要花四十晝夜,到何烈山,就是神的山。」孟德爾頌在此安插了以利亞回答一段話,這是先前女中音天使傳話給他時,從未發生過的事,顯示此時的以利亞極其軟弱。他說:「我勞碌是徒然;我盡力是虛空…哦!求祢取我的性命!」天使則以一首優美、感人的詠嘆調「安息主懷」做為回答,加添給以利亞力量。歌詞取自大衛的詩(詩篇三十七),詞曲貼切,聽起來十分舒服。

於是以利亞起行,走了四十晝夜。「背景音樂」的曲調,為孟德爾頌作曲時代之信眾所熟悉的「聖詠歌」。歌詞乃是:「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二十四13)。

以利亞到了何烈山,躲在山洞裡。聽到:「起來!你出來!站在山上!」忽然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風後有地震、地震後有火,耶和華卻不在風、地震與火中;火之後有微小的聲音,神就在其中。這是整齣神劇中真神顯現的唯一一次,音樂氣勢磅礡,威容無比。榮耀的真神有天使相伴,天使撒拉弗從高處唱著「聖哉!聖哉!」,大隊天使也加入:「聖哉!聖哉!祂的榮光充滿全地!」。接著唱到:「走吧!回到你該走的路。我在以色列人中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樂句非常有推進力,以致雖是合唱,感覺卻像是神親自開口。

經歷這一切的以利亞,體會神的大能大力,得到安慰,信心充電完成,精神為之一振。他歡喜又堅定地唱道:「靠著神的力量,我要回去。因為祢是我的神;我將為祢而受苦。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榮耀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旋律再度回到神劇第一部時那種大調、穩定的4/4拍結構,讓聽者聽出以利亞已完全恢復,為他放下心來。

以利亞之後的工作其實還很多,像是膏以利沙接續他作先知,擊退亞蘭王便哈達之軍、責備奪人葡萄園的亞哈王、預言亞哈家的災禍,這些事情其實比他先前的成就更大。孟德爾頌卻沒有把這些事蹟收錄在劇中,而是很快地來到以利亞要被旋風接去的時刻。「看哪,忽有火車火馬,他就乘旋風升天去了。」筆者初聽此段,不懂為什麼合唱如此急促,仔細揣摩,正是在形容急轉上升的旋風,以及神興起大先知以利亞的氣勢。

在以色列人的心目中,以利亞是先知的代表,例如新約記載他和摩西(律法的代表),同時顯現在耶穌面前,談論祂受難的事情(路九30-31)。但是聖經卻另有一處說「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雅五17)。的確,再怎麼堅強的人都有軟弱的一面,行完大神蹟之後卻躲到山洞的以利亞,印證了這一點。但反過來說,我們也能像他一樣為神發熱心、顯神蹟,靠的就是神所賜的信心。並且我們知道,神會派天使加添力量,又預備了同工,所以任何服事神的人,都不孤單。

神劇最後以磅礡地大合唱作結:「這樣,你的光就必如黎明的曙光一般突然發出,你的康健必快快來到;耶和華的榮耀要作你的報償。」「耶和華,我們的主啊,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天上充滿了祢的榮耀。阿們!」透過藝術的形式,基督徒熟悉的聖經故事活現在音樂的世界。願聽者在聆賞的感動中,將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