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身外之物

最近,剛好有好幾個朋友都在搬家,連我的家人也在搬家,讓我想到搬家的諸多麻煩。

把一堆東西從A住處移動到B住處,不只要移動物品,還要把東西用適當方式整理:裝箱、打包、丟棄、留下、送人;載具也是個問題,不管是機車、汽車,還是請貨運公司,都需要人力,更不用說體力時間;東西在A處的擺設,到B處要重新規劃,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

相較之下,搬動數位的東西就容易許多。只要有儲存媒介或是網路,就可以把文件、照片、音樂、軟體等「東西」移動到別的「地方」去。但也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數位化。我是那種會把上課講義、別人送給我的卡片拍照存檔,然後東西就收起來(也不怕丟掉)的那種人。但我不是數位化的死忠支持者,只是覺得反正位元沒有重量,物質/實體的東西越少越好;就連手機裡的apps,我也只放真正會用到的軟體。

如果我可以背包背著,兩手提著,走一趟就搬家完畢,不是很酷嗎?不禁去思考,一個人到底需要多少(實體的)東西?在私有財產制的社會中,人有合法的住處,也具備擁有物品的權力。只要買得起、裝得下,家裡放多少東西都不是問題。可是我羨慕沒有物質牽掛的生活,討厭家裡堆滿雜物。沒有顏回那麼清高,只是覺得東西夠用就好。

環顧房間擺設,開始了假想思考題:如果我要去世界各地流浪(也就是沒有固定住處,但是仍要生活與工作),我會把什麼東西留在身邊?這個假想題不是要讓自己過得很清苦,只是想知道一個人到底需要多少自己的東西。

嗯,我不需要棉被、電蚊拍、書櫃、印表機、吹風機、洗衣機,這些是家具與電器,是屬於固定住處的用品。去住旅館、住教會、住別人家的時候都借得到;我不需要帶一堆書,因為要讀的時候我可以用借的,也可以看電子書;我不需要電子辭典、計算機、照相機、GPS等一堆電子產品,因為iPhone就夠用了;文件、照片、音樂、筆記,全部可以數位化,放在雲端。

那麼,好吧,大概是:一個行李箱或一個大背包、一個錢包、一個文具盒。裝了三四套衣服、一件外套、一頂帽子、兩條毛巾、一本聖經(可能再加一兩本好書)、一台筆電(也可以不要。但如果要工作的話,我偏好MacBook Air)、一支iPhone、一副耳機、一個行動電源、一些零錢跟信用卡/身分證名、一把摺疊傘、一個水壺、幾支筆與幾本筆記本、幾包衛生紙、一支牙刷、一支刮鬍刀、一副耳塞。

再把容器(行李箱、包包等)與消耗品(如衛生紙、牙刷等)扣掉,最後只會剩下的就是衣服、聖經(如果堅持要用紙本)、手機以及一些文具吧。其實,也就是我們出門會帶的東西。

這樣算一算,還真的是不多。

(也許你會說,食衣住行的需求還是需要許多人來服務,我同意。不過以「互相服務」代替「自己擁有」,也不錯。)

那為什麼我們家裡要擺一堆東西呢?細細思考會發現,很多東西是為了維持住家環境而存在的,而且是相互依存的。像是為了洗衣服而買了洗衣機,就得買洗衣精、漂白水、柔軟精、洗衣網......;為了吃飯而買了餐桌,還有椅子、碗盤、刀叉筷子、冰箱、洗碗精、菜瓜布、垃圾桶、垃圾袋......;為了讓居住生活更舒適,買了冷氣、掛了壁畫、貼了月曆、做了裝潢、添購沙發、擺了電視又接了線......好像,為了這些讓生活更舒適的東西,有時反而花了很多時間添購、整理、維持、構思、歸位。

有的人說資訊爆炸的時代,便利的數位工具,其實帶給人們更多的壓力。同樣的道理,這也是個物質爆炸的時代,人的需求不斷被滿足,又被創造出來,沒完沒了,這或許是沒辦法的事情。但是也看過一些新型態的都市規劃理念,車子、腳踏車、手機,很多東西都是用租的,可以減少浪費,感覺很好。

我想我並不是反對物質豐富吧!公共財越多越好,但私有財是可以節制的。我們,真的需要擁有那麼多東西嗎?還是,把心思留給更有意義的人、事、物吧。

何況生命結束的時候,可以帶走的東西還更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