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預備油

一天早上,我騎車趕著去某處。其實已經遲到了,但是看著見底的油表,想到聖經上十個童女的比喻(太25:1-13),覺得還是學「聰明」一點。若是讓油表見底而拋錨就太蠢了,所以我多花了十分鐘去加油。

進了加油站,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個婦人。她不但要求把機車的油箱加滿,還拿出一個塑膠桶,要站員把汽油注入。我看著那桶九分滿的油,心中有股莫名的恐懼感。雖然密封的汽油沒有直接的危險,但是如果不慎接觸到高溫或火源,它可是會燃燒、甚至爆炸的。

婦人把機車騎走後,換我安全地加油了。心裡冷靜下來以後,我重新想了這回事,又一次想到聖經上的十個童女。

童女們有沒有點燈?我想她們有,只是新郎延遲了,所以她們打瞌睡、燈也熄了。(到底燈有沒有熄,可以另闢專文討論。總之新郎來的時候燈裡的油已經不夠了。)

睡著之前,那五個聰明的童女,拿著點著的燈,又盛了油在器皿裡。這表示她們器皿中的油靠近火源,有危險性。雖然橄欖油的燃點比汽油高出許多,但仍讓我體會到:「點燈與預備油,竟是這麼需要謹慎的事情!」而愚笨的童女們沒有預備油,或許不是她們不知道油不夠,而是不願意承擔備油的麻煩與風險!

唉,就是因為麻煩、有風險、需要有人照管,才會請妳們來負責點燈啊!

這使我想到另外三段經文:神吩咐祭司,要將會幕裡的金燈臺,從早到晚都點亮著,不可熄滅(利24:1-4);這就像是敬畏神的心要時常儆醒。祭壇上的火,也要常常燒著(利6:12-13);彷彿告訴我們不可斷了事奉的火。更重要的是,基督徒在世界上要點燈、發光,照在人前,榮耀神(太5:15-16)。

點起信仰的燈,預備發光的油,需要一顆謹慎、不怕麻煩的心。

2012年3月18日 星期日

心跳

說到心跳,你會想到什麼呢?是臉紅嗎?生命的脈動嗎?超音波產檢?

心跳雖然只是動物基本生命狀態,卻總是與令人激動的事物聯結。心儀的對象、害羞的情書、激昂的演說、震撼的音樂…

而我想到的是赤紅的熱情,那種奮不顧身的熱情。就像在聖經中,許多令人心跳加速的時刻。

像是,78歲的雅各第一次見到眼睛水汪汪的拉結時,就親了她,又因為心情激動放聲大哭。一方面是長途跋涉見了親人心情激動,一方面知道這漂亮的表妹是她要娶的對象(父親要他娶拉班的女兒)。結果,他的心跳為了這女孩奮鬥了14年,而且只把這14年看作是幾天。這是愛情的心跳。

再說大衛打倒歌利亞,算是以色列戰爭歷史上最令人血脈賁張的一刻吧?他的奮不顧身,完全是因為神的名受辱所發的義憤。他聽見歌利亞咒罵以色列的真神,就自告奮勇出戰,果然也藉著神打了漂亮的勝仗,奠定他在以色列人心中的英雄地位。這是戰爭與勇士的心跳。

還有使徒時代的司提反執事,是被一群不信神的猶太人用石頭活活丟死。他在死前大聲為耶穌作見證,並看見天開了、接收他的靈魂。基督福音的使命支持著他最後的心跳。他是教會遭大逼迫時代的開端,這是福音的心跳。我覺得他赴死的情境只比耶穌弱一點。

救主耶穌為了拯救世人而受難,英文是The Passion。passion即是熱情的意思,我覺得與中文的「慷慨赴義」,形容地各有千秋。英文用了大寫,正符合人類史上最偉大的一次受死受難。所謂的救恩,需要何等的passion才能成就?只有愛人到底的神耶穌。

當祂因為愛,流血流水,結束在人間的心跳之時,天空為之黯然、大地為之震動,彷彿是要延續著祂的心跳似的。但不行,耶穌有祂的passion,祂降生世上,正是為此。祂說道:「成了。」

耶穌的心曾為了人停止跳動,你我的心如何為祂而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