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2日 星期日

我為什麼研究快樂?

最近我越來越確定自己的論文題目,常跟朋友說,「嘿,我現在研究快樂!」可是為什麼要研究快樂?其實我本來是對別的研究領域有興趣,後來才發現快樂是個很有意義的題目。但不管尋找議題的過程是如何,一個真正會吸引人的議題,一定是跟這個人的生活經驗有密切關係。

所以我試著去回想「快樂」為什麼與我有關。嗯…我希望自己快樂嗎?「Of course!」雖然這聽起來像個享樂主義者的答案,不過有誰不希望自己快樂一點呢?我開始注意有哪些事情會讓我比較快樂或不快樂。換個比較專業的說法是:什麼事情或經驗會帶給我更多的正面情緒,或負面情緒呢?

除了我自己以外,我也在觀察我周遭的人們。他們快樂嗎?讓他們快樂的原因是什麼?持續了多久?是發自內心的,還是要透過外在的?快樂與否跟這個人的個性有關嗎?他們的環境有影響到他們嗎?他們的人際關係如何?他們的飲食、睡眠與運動習慣跟快樂程度有關嗎?他們的經濟水準能力、社交生活、感情世界、知識多寡,是否影響到他們的快樂呢?

更重要的是,我研究快樂是要讓人們能夠更快樂。我總希望自己做的事情有意義、有價值,而提昇人們的幸福快樂應該很有意義跟價值吧。同時,對於我自己、對於學術社群,也都是很有貢獻的。

可是,快樂是可以增進的嗎?我看到有些人一再花錢花時間在飲食、服裝、娛樂、電玩、3C產品(嗯…我自己曾經…)上,但是這樣的快樂持續得非常短暫。也有人透過閱讀、音樂、交朋友或是其他事物來提昇快樂,但效果也沒有很長遠。就我目前觀察,以及我所讀到的研究文獻看來,大部分人的情緒是很穩定的,跟一個人的個性、生活型態最有關係。

對於我一些朋友長期的鬱悶、不愉快,不免感到有些灰心;相對的,有些人的樂觀與正面、面對挫折的能力,又實在讓我讚嘆。我希望我的朋友們能更幸福快樂!如果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人們長期下來更快樂,不是很好嗎?如果提昇長遠快樂的方法可以透過課程的方式教導給學生、增進他們的人生幸福(而不是只有知識、競爭生存),這樣的教育不是更有意義嗎?

除了教育以外,政治/公共政策上也應該重視快樂。舉例來說,中國大陸的近二十年經濟起飛,但是他們的自殺率以及憂鬱程度也是節節升高,生活滿意度反而下降。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許多積極的開發中國家。一些國家或是經濟學家開始認為,經濟成長或繁榮不是衡量一個國家是否進步的最佳指標。1972年不丹(這真的是個小國家)國王提出「國民快樂指數」或「國民幸福總值」(GNH,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為政策導向,取代常見的經濟指標GDP、GNP等。雖然該國從傳統經濟指標看來是個貧窮的未開發國家,但是人們卻活得比我們更快樂。這不禁讓人思考我們該努力提昇的是人民的收入水準,還是人民的快樂程度呢?(收入越高的人不見得越快樂)

或者不管別人,單論讀者你自己,你希望自己快樂嗎?如果你過去用來得到的快樂的方法是無效、或沒那麼持久,而現在有更簡單、更便宜的快樂方法,你願意嘗試嗎?據我所知,要讓自己快樂一點,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不過,這可能需要改變許多的觀念,甚至可能是個人的人生觀。

我希望之後我可以漸漸地分享我讀到、觀察到的一些心得。或許會讓讀者找到幫助你更快樂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