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5日 星期二

大壟斷

(創世記47)
這一章我們主要要來觀察約瑟的施政。前一章最後稍微提到約瑟計畫將全家安置在歌珊地,這一章是他計畫的執行。他從兄弟中挑出五個來,引他們去見法老。為什麼只挑了五個?我想是約瑟避免兄弟在法老面前出醜,所以他挑看起來比較可靠、能幹,並且能上檯面的人見法老。我不是亂說,想到約瑟的兄弟們在「宰相」面前那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 約瑟總不能讓法老覺得他的兄弟都是嫩咖吧。總之至少要給法老一個好的印象。

法老問完了他的問題,就跟約瑟說,可以叫他全家都住在國中最好的地,可以住在歌珊地。並且如果知道他們中間有什麼能人,就派他們看管法老的牲畜。(創46:34)約瑟曾對他的兄弟們提到「凡牧羊的,都被埃及人所厭惡」,雖然不知道原因,但這總是約瑟計畫的重點。如果沒有這個原因,以色列人就沒辦法與埃及人分開居住。我前面已經提過,「隔離政策」避免了以色列人被同化。

再看雅各跟法老的對話。雅各給法老祝福,是不是表示法老將雅各視為長輩?也可看出法老有多麼倚重約瑟。法老問雅各平生的年日是多少?他的回答很值得思考:「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歲,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從亞伯拉罕至雅各的兒子,都是逐水草而居的牧羊人,他們很熟悉這種暫時寄居在某處的感受。不過當雅各說他在世間上是寄居的,這應該是聖經上第一次提出「人生是客」的人生觀,我相信這個觀點影響了之後以色列人的信仰,以及基督教的思想。

而雅各說他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少是相對於他的列祖(亞伯拉罕享年175歲,以撒180歲),苦也確實比他的列祖苦得多。很想問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如果雅各不那麼愛「抓」(憑自己力量爭取利益),會不會比較快樂一點?最後,雅各走之前,又給法老祝福一次,為什麼呢?也許雅各發現法老的問題關於歲數年紀,表示他關心自己的生命,所以在這方面再多加祝福吧?純粹個人猜想。

再回到約瑟的施政吧。他在豐年期間囤積了大量的糧食,在荒年期間逐漸地賣給埃及與外地來的人。套用商業的概念,約瑟是以政府的角色進行了一場大壟斷:人民必須有糧食吃才能存活,地不出產,只好向約瑟經營的官方糧倉購買。雖然好的經濟政策保全了大家的性命,但同時約瑟也替法老政權積聚了大量的財富與權力。糧食並非免費,飢荒沒幾年,百姓就沒錢買糧食,可見民眾的儲蓄有限。這時候,約瑟就開放以牲畜兌換糧食,百姓用牲畜換了一年的食物,而埃及的牲畜全歸給法老了。再隔年沒有了牲畜,約瑟就買進勞力與田地,賣出糧食。從此以後,法老可以針對全埃及地的出產徵收五分之一,等於是20%的勞動所得稅了。撇開聖經的有感而發:掌握資訊、時機,並且握有權力控制原物料(或貨物),產生的巨大利益,真是非常可觀也可怕!不過,約瑟在埃及人的心目中,可是一位良相,從之後雅各出殯的隊伍可以知道。

至於以色列人呢?他們在歌珊地活得好好的,置了產業,並且「生育甚多」。加了引號是因為,420年以後,他們的男丁從剛進埃及時的70人(創46:27)變成60萬人(出12:37),這個增長速度,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雅各的第三代至少有68人,我用計算機算了一下,理論上如果只生4代,每一代都生10個,的確是可以超過60萬。不過族譜上,每一代沒有生到10個。假使每代都生4個,那麼就要超過6代才能到60萬,但好像也沒這麼多代。我不打算多做解釋,反正也無從考察他們到底是怎麼生的。就當作是神大大的賜福給以色列人吧!

雅各的遺言、祝福及後事,待下一章一併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