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1日 星期五

不冤枉

(創世記44)
約瑟宴請兄弟吃飽喝足以後,夜間吩咐家宰栽贓給便雅憫,隔天他們離開以後再把他們給追回討罪。家宰追上他們以後,質問他們偷了約瑟的銀杯,他們回答說:「你僕人斷不能做這樣的事。你看,我們從前在口袋裡所見的銀子,尚且從迦南地帶來還你,我們怎能從你主人家裡偷竊金銀呢?」這段話他們說得理直氣壯、問心無愧,以至於還有後半句話,他們說:「無論在誰那裡搜出來,就叫他死。」

但他們沒想到是被預謀栽贓的。家宰從便雅憫的口袋中搜出約瑟的銀杯時,他們的臉色想必非常難看。各人撕裂衣服,一起回到約瑟家裡。換做是我,大概會明白是被栽贓的,就像銀子不會無緣無故回到口袋一樣,所以可能會否認、陳情。但是約瑟的哥哥們(從上一章開始便以猶大為代表)卻沒有否認的意思,猶大對約瑟說:「我們對我主說什麼呢?我們怎能自己表白出來呢?神已經查出僕人的罪孽了,我們與那在他手中搜出銀杯來的都是我主的奴僕。」

猶大這麼說的意思,我們仔細來看看。第一,我認為猶大等一眾兄弟並非認了偷銀杯的罪。儘管他們可能懷疑是被栽贓陷害的,他們還是認罪。主要原因是,他們在對待約瑟的事上一直自覺有愧(創42:21-22),所以甘願受罰。第二,他們已經是敬畏神的人,所以對於遭患難,說是神查出他們的罪孽。第三,他們全體都要做約瑟的僕人,表示全體的認罪。總而言之,約瑟的哥哥們自覺有罪,所以在他面前已無話可自白。但是他們心裡是向神認罪,主要是當年愧對約瑟,不在於這銀杯。

約瑟沒有一口氣答應,否則戲就演不下去了。他只說便雅憫要留下來,其餘的人可以平安離去。猶大一聽之下,前面雖然把話說滿了,但顧慮到父親,他改口向約瑟陳情,希望能代替便雅憫留下。為了改變約瑟的心意,他把前後來龍去脈都講得清清楚楚,包括他父親的命與這童子(便雅憫)的命相連,以及他要負便雅憫安危的責任都說了出來。

約瑟怎麼回答?將在下一章分曉。我認為那是聖經故事的三大高潮榜上有名的情節。高潮排行榜云云我是自創的(改天是可以來排序一下),不過相信熟悉聖經故事的讀者可以同意我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