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歹事勿做歹路勿行

(創世記43)
雅各對於兒子們要帶便雅憫一起下埃及非常不情願。但是猶大說之以理、動之以利、求之以情。說之以理的部分是3-7節,動之以利的部分是8節,而求之以情的部分是9節。值得注意的是,同樣是勸父親,四子猶大的話顯然比長子流便的話動聽而有效多了。我們從(創49)看出雅各最愛的兒子,除了約瑟、便雅憫以外,就是猶大了。而對於流便,他非常不信任也不滿意,原因可參考(創35:22)。

雅各對流便的不滿有明確原因,但對猶大呢?不知道是他本來就比較喜歡猶大,還是之前沒有特別愛猶大,但這次勸說有功,導致後來他能與約瑟團聚,所以開始才特別喜愛猶大。不論如何,我相信雅各最後同意的原因,還是情勢所逼,也就是說,猶大動之以利的部分 -- 冒著必要的風險存留全家性命 -- 最為重要。

創世記沒有記載雅各為此事求問神,他只說要多帶些禮物土產,並加倍的銀子。至於便雅憫及眾子,他只說願神使他們在「那人」面前蒙憐憫,若是喪了兒子,就喪吧。我以前讀這段經文時,總以為雅各所謂的兒子是指著便雅憫,但這次想到去查了幾個英文聖經版本,發現兒子是複數,可見他指的是眾子,不只有便雅憫。但不管他心中在意的是誰,這裡我們已經可以看到雅各對自身遭遇的無奈與心死。之前拉結死時,還沒看到雅各的哀傷(創35:16-19,至少這裡沒寫),但約瑟「死」時,雅各就說他必悲哀著下陰間到我兒子那裡(創37:35),與他在前一章所說的幾乎完全一樣(創42:38)。

我提了雅各的悲慘,是要強調他這一生的淒苦。雅各生平最愛的是拉結,但他與拉結並沒有太多快樂的日子。不但拉結不懷孕、還有個麻煩的大老婆利亞,再加上拉班苦工的新仇,與哥哥以掃的舊恨。拉結死後,眾子令他擔憂,間接使約瑟「消失」。現在鬧饑荒,不但便雅憫與眾子有生命危險,家族的存亡更出現危機。雅各的名字是「抓住」的意思(所以我都喜歡叫他阿抓),但他這一生到底抓住了什麼?仔細看來,都是一場空。

如果沒有神,雅各的一生真的會是一場空。但是誰能想到他口中的「那人」竟是他憂傷失去的兒子約瑟呢?這都是神的安排。這點想必約瑟在見到哥哥們時已經明白(可參考創50:20),約瑟這一生信心的考驗已經完成,但雅各的人生最大一場試煉,正在此時!

約瑟的眾兄弟第二次下埃及,這會兒他們十二人多年來終於齊聚一堂了。約瑟很是熱情地款待他們,又問他們父親的安,但是哥哥們可沒有心情吃飯。他們向約瑟的家宰報告銀子的事情,這位家宰說的話很有意思,他說:「你們可以放心,不要害怕,是你們的神和你們父親的神賜給你們財寶在你們的口袋裡…」這話顯然是約瑟教他講的。後來又有一件事情,是約瑟長幼有序地安排席次,令他們彼此詫異。約瑟又因為愛弟弟而給便雅憫五倍分量的食物(哪吃得完啊?)。總之,哥哥們對於這個埃及宰相,必然有種說不出來的怪!

唯一能解釋這些怪現象的原因,就是這位宰相正是他們當年賣掉的約瑟。但對他們而言,謎底還未揭曉。身在其中時,沒有人能夠料想到神旨意背後的曲折與巧妙。這話不單指著雅各一家,也指著所有神的兒女。遭遇一些試煉時不妨想想他們是怎麼走過這段的(另一方面,約瑟哥哥們戰戰兢兢的心路歷程也在教我們歹路勿行啊)。至於眼前這一齣,到目前為止,唯一明白神這樣編劇的人,就只有約瑟了。所以接下來故事會怎麼發展呢?就要看約瑟的動作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