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9日 星期三

我是敬畏神的

真是的,距離我上一次寫讀經心得,已經足足有一年半的時間了。雖然已經讀到歷史書,但前面沒寫的,似乎還是該寫一寫?由於(創世記42)以後的內容我當時草草寫過(42-4547-49),不足為數,所以現在重新寫過。

(創世記42)
從(創45:6)我們知道雅各一家人下埃及是在迦南地與埃及飢荒兩年以後。所以推算回來,雅各頭一次叫兒子們下埃及糴(唸ㄉㄧˊ)糧大概是飢荒第一年的時候。當時,由於飢荒甚大,所以到處沒有糧食,非常可怕。對於幾步路就有便利商店的我們來說,不容易想像缺乏糧食的危機。雅各一家是否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恐怕是還沒。不過,儘管雅各有許多牲畜可以作為食物,一旦沒有糧草,牲畜也無法生存。(總不能把牛羊都殺光,製成肉乾吃一輩子吧)

所以,雅各就對兒子說:「你們還在看什麼?這裡沒東西可吃了。聽說埃及有糧食,不如就去糴ㄧ些糧食回來吧,使我們可以存活,不至於死。」雅各全家光是直系親屬就有70人(創46:27),加上僕婢可能多達百人。這些人當中的壯年人,就是雅各的兒子們了。為了保存家族性命,雅各的十個兒子都下到埃及去了。推想一下,計畫上,他們一個人要帶回大約十人份的糧食,而且量要多過於往返埃及的時間才夠吃,那應該是頗大的量。再想想,可見約瑟在埃及儲備了多少糧食能供給這麼多人,而那七個豐年又有多豐收!(參考創41:47-49)

十個兒子都下去了,卻獨留便雅憫一人在雅各身邊。因為雅各失去了拉結與約瑟,再也無法承受失去便雅憫了。那個時候雅各都快130歲了,但他的心,還是深愛著拉結啊!否則,不會明擺著如此偏心對待兒子的。不過,我們很快就可以發現,雅各無法放下便雅憫(與拉結),或許是他這一生中最後一次,也是最大一次信心的考驗。(創43便會談到)

鏡頭回到埃及那一頭。約瑟的十個哥哥們來到埃及糴糧,被他給認出來了。在這關鍵時刻,聖經上說,約瑟想起了從前所做的兩個夢。也因此,約瑟採取了一連串測試的行動,他藉由權位之便,測試哥哥們的品行、人格。約瑟的哥哥們報告身分,說弟兄一共十二個人,最小的在家裡。約瑟就要求他們把最小的弟弟(便雅憫)帶來。這對於哥哥們是個大難題,因為他們過不了父親那一關。

於是約瑟把他們給關了起來,下在監牢三天。在這三天當中,我不知道約瑟心裡怎麼想?也許他掙扎了很久,在思量該怎樣對待哥哥們。為了要與父親、弟弟重聚,他總是要與哥哥們相認的,所以不能對他們太絕。但要怎麼做才能測試出哥哥們是否不再像以前行惡,有好好對待父親呢?最後約瑟決定,只留下西緬一人。其他的人可以將糧食送回去,但下次要來的時候就要帶便雅憫來才行。

在那三天當中,這十個哥哥們的感受也是很值得思考的。(創42:21-22)記載著,哥哥們在彼此懺悔當時對待約瑟的錯誤。我想,若不是他們時常把這個罪擔放在心裡,也不會在遇到苦難的時候提出來,認為是報應。所以約瑟第一步已經測試出哥哥們的悔意了。再來呢?他還需要什麼證據來重新接納兄弟們嗎?

在九個哥哥的歸途中,發生一件「有趣」的事情。約瑟吩咐僕人將銀子偷偷放回他們的口袋,等於沒有收錢。哥哥們偶然打開口袋,發現銀子都在,他們竟不是感到納悶,而是膽戰心驚地說:這是神向我們做什麼呢?可見,約瑟的哥哥們極其自責,對於神有一定程度的敬畏,所以對於這樣的事情他們害怕了。

當他們回到家裡,與父親報告,又把所有口袋倒出來,發現銀子都在的時候,他們和雅各就都害怕。雅各這時候「遭患難就怪罪人」的毛病又犯了。以往最明顯的一次是他怪罪西緬、利未用詭計殺了示劍城人(示劍事件記載在創34)。那一次,後來是神出言安慰他不要懼怕。但這一次呢?神暫時沒有說話。

雅各的長子流便,要擔當負起便雅憫安危的責任時,甚至說若是沒把便雅憫帶回來,可以讓雅各殺他的兩個兒子。這話聽起來狠,不近人情,也沒甚麼道理(至少我聽起來...),但是可以看出他擔此大任的決心。然而雅各仍然沒有答應。可見,雅各還是非常不放心,怕便雅憫有什麼意外,他就要「白髮蒼蒼,悲悲慘慘地下陰間去了」。

本章就先告一個段落。不過還有兩件事情是值得玩味思考的。第一個是約瑟把哥哥們關了三天以後,放他們出來時講的話。(創42:18)約瑟對他們說:「我是敬畏神的...」我一直覺得這句話好有力量。一個人做事情,如果秉持著「我是敬畏神而做」的精神,那他還有什麼難成的事、還有什麼擔心害怕嗎?敬畏神的人,就受人的敬畏,有神做他的倚靠,沒有可怕的事。當然,這也需要很大的信心才行。

第二個是,為什麼約瑟要囚禁西緬?我認為這是因為西緬是所有兄弟中,最惡行惡狀的一個,所以需要「特別觀察」。也許約瑟這麼做帶有一些懲戒的味道,也未可知(我真的沒有答案)。除了前面提到的示劍事件以外,雅各在死前曾明明地對他的兒子下評論:「西緬和利未是弟兄,他們的刀劍是殘忍的器具...他們的怒氣暴烈可咒,他們的忿恨殘忍可詛!」(創49:5-7)那約瑟為什麼沒有扣留利未,只留下西緬呢?這我也不清楚,但我想,相較之下,西緬應該是惡於利未才是。至於利未支派,沒有因雅各的咒詛而衰敗,後來卻成了神的用人,利未人亞倫成了祭司一脈,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