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7日 星期一

聲音

說到聲音,大家會想到什麼?大自然的蟲鳴鳥叫、城市裡的人聲喧嘩、悠揚的音樂、惱人的噪音...但我在這裡不是要說聽覺的聲音,我要說的是抽象的聲音。

不知道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個想法的:世界,絕對不是我們知道的那樣子。這句話乍看之下很有道理,但是要怎麼去解釋呢?我要從聲音來解釋。

這世界上有些人很有想法、有一定程度的語言能力、有方法、有別人需要的東西,他的「聲音」就能傳遞地越遠。因為他的思想有價值、他的故事有內容、他的話語有power。聲音就是意見,而且是有力量的意見。越有力量,就會傳遞地越遠。因為聽到的人會複製這個聲音,再傳出去。

但是,很多人的語言能力沒有這麼好、沒有工具、沒有管道、沒有知識或接受知識的機會,或是其他諸多原因。總而言之,他們的聲音沒辦法廣泛地傳遞。用一個名詞來說,這些人叫做弱勢族群。就像我們聽到的,「為殘障同胞發聲」、「為婦女發聲」、「為可憐老百姓發聲」...這裡的「聲」,就是我所謂的聲音了。

這個世界充滿了聲音,也是由許多聲音所構成。但是有許多人是沒有聲音的。我們可能從來不會聽到他們的聲音,所以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生活、有什麼感受、有什麼需要、有什麼想法。久而久之,我們就忘了這群人,我們以為世界就是由聽得到的這些聲音所構成的。

報章雜誌媒體網路,哪一樣廣而流傳的資訊是沒有「價值」的?但這價值是怎麼來訂定的?是以主流聲音的需求為主。所以在人們接收資訊的時間及精力有限的情況下,就只有主流聲音會被保留下來,零星、邊緣的事件與人物,就這樣被犧牲掉了。很少有人想起這些人,所以他們很少被關心照顧到。

另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有些人是不願意發出聲音。他們與這個世界是分開的,他們沒有興趣成為主流聲音的一部分。他們自己活得自在開心,他們不需要聲音。

也許只是有感而發,因為我不是要談怎樣替弱勢族群發聲,也不是在想基督徒到底該有多少自己的聲音。當然,這個題目還可以延伸到好多方向,例如傳道書上提到死了的人無人紀念(也就沒有聲音),或是去討論聲音大又怎樣,只是我並無此意。無論如何,就當作是:提醒自己別忘了這世界上還有許多沒有聲音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