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壞印象

社會心理學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們把受試者分成兩組,一組給他們看A君的性格特質,一組給他們看B君的性格特質。

A君的性格:精明、勤勉、衝動、善辯、倔強、嫉妒
B君的性格:嫉妒、倔強、善辯、衝動、勤勉、精明

結果,人們普遍對A君有較正面的印象,對B君的印象就不好。你覺得呢?但請仔細看看,A君與B君的性格描述其實是完全一樣的,只是描寫時的順序排列剛好相反而已!

心理學家進一步探究,發現當人們把A君歸類為正面印象時,也會把善辯的性格解釋成正面(精明所以善辯);但把B君歸類為負面印象時,也會把善辯的性格解釋成負面(倔強所以善辯)。

這些都說明了我們對人的印象會有先入為主的情況,而且非常地明顯。這讓我不禁思考,會不會我不喜歡的人,其實是因為我對他有先入為主的印象,影響了我看到他的優點呢?反過來說,我喜歡的人,是不是也是因為先入為主,使得我看不到他的缺點呢?

我又想到另一些心理學現象可以用來解釋這個情況。我取一張維基百科找到的圖來說明:
  • A圖:你看到一個白色三角形壓在三個黑色圓形上,還是三個有缺口的黑色圓形呢?
  • B圖:你看到一個圖形,還是兩個圖形呢?
  • C圖:你看到一個充滿尖刺的球,還是一堆圓錐形、三角形呢?
  • D圖:你看到一個圖形,還是三個圖形呢?

我們的視覺有一種慣性,會把東西看成是整體的。例如,我們不會把一張桌子看成是四根柱子加上一塊平面。這個知覺的慣性,強烈到在我們無意之間就達成了。所以上面的A圖,不仔細看不會想到其實圖形中根本沒畫出白色三角形。而上面的C圖,怎麼看都像是個有刺的球。至於D圖,可能我們都會覺得圖形下面有一個平面。

除了視覺的例子,其實我們對於人、事、物,都會有類似的現象。例如聽覺中的音樂,是由音符組成旋律及和弦,我們不會一個一個音分開來聽。對於事情,我們總是有完整前因後果的解釋,對於沒頭沒尾的事情會覺得很怪(例如:在餐廳吃飯時一個學生走到你旁邊大叫一聲,就走開。你就不會想說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一定會想找出個原因 - 大概是他玩大冒險輸了)。

那麼人呢?我們對於人也是一樣。一個人的行為舉止、說話言談、情緒反應、思考想法、個性特質,在我們看來是完整的。好笑的人怎麼看都好笑,奇怪的人怎麼看都奇怪,聰明的人怎麼看都聰明。並非總是,但多半時候我們都會把好笑的人做的事情、講的話,往好笑的方面去想。

糟糕就糟糕在,對於我們覺得討厭的人,對於他做的事情、說的話,也會往討人厭的方向去想。就像一開始所舉的B君的情況,認為他善辯是因為他倔強,善辯成了一個負面的印象。

我想,如果我們能適時地調整我們對他人的印象,發現他人的優點,或許在團體中大家會相處地更好。例如:「也許其實他沒那麼…」、「或許他這麼做只是因為…」。

心理學家也發現,當我們在解釋自己的行為時(我為什麼這麼做),往往會朝外在環境的原因(因為別人怎樣、剛好那時候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我這麼做) 來解釋。但是當我們看別人做的事情、說的話,我們往往不能設身處地去想,他這麼做也是因為當下環境的原因。我們往往會把原因歸到他的內在個性上面(因為他是個怎樣的人,所以說出這種話)。久而久之我們對於該人的看法就越來越死板、固定、僵化了,這是很可惜的。

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們對於人的所作所為,盡量朝他的原本的動機、初衷去想,而不從他的表現好壞去想,也許會比較中立一些。尤其是在團契、教會這樣的團體時,基本上大家都有基督良善的特質,所做的多半出於好意。就別論斷他人做得不好,因為「你們不要論斷人的,免得你們被論斷」(太7:1),而且「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什麼事上論斷人,就在什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羅2:1)

我們知道人都有盲點,而所謂盲點,就是自己怎麼看都看不到的問題所在。在團體中,若能以愛心說誠實話(意思是,出於造就對方的愛心而告訴對方,弗4:15),將彼此的不足溫柔地指出,那麼我相信我們的團契會更有向心力,教會事工會更同心,人際關係會更和睦,家庭生活會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