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壞印象

社會心理學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們把受試者分成兩組,一組給他們看A君的性格特質,一組給他們看B君的性格特質。

A君的性格:精明、勤勉、衝動、善辯、倔強、嫉妒
B君的性格:嫉妒、倔強、善辯、衝動、勤勉、精明

結果,人們普遍對A君有較正面的印象,對B君的印象就不好。你覺得呢?但請仔細看看,A君與B君的性格描述其實是完全一樣的,只是描寫時的順序排列剛好相反而已!

心理學家進一步探究,發現當人們把A君歸類為正面印象時,也會把善辯的性格解釋成正面(精明所以善辯);但把B君歸類為負面印象時,也會把善辯的性格解釋成負面(倔強所以善辯)。

這些都說明了我們對人的印象會有先入為主的情況,而且非常地明顯。這讓我不禁思考,會不會我不喜歡的人,其實是因為我對他有先入為主的印象,影響了我看到他的優點呢?反過來說,我喜歡的人,是不是也是因為先入為主,使得我看不到他的缺點呢?

我又想到另一些心理學現象可以用來解釋這個情況。我取一張維基百科找到的圖來說明:
  • A圖:你看到一個白色三角形壓在三個黑色圓形上,還是三個有缺口的黑色圓形呢?
  • B圖:你看到一個圖形,還是兩個圖形呢?
  • C圖:你看到一個充滿尖刺的球,還是一堆圓錐形、三角形呢?
  • D圖:你看到一個圖形,還是三個圖形呢?

我們的視覺有一種慣性,會把東西看成是整體的。例如,我們不會把一張桌子看成是四根柱子加上一塊平面。這個知覺的慣性,強烈到在我們無意之間就達成了。所以上面的A圖,不仔細看不會想到其實圖形中根本沒畫出白色三角形。而上面的C圖,怎麼看都像是個有刺的球。至於D圖,可能我們都會覺得圖形下面有一個平面。

除了視覺的例子,其實我們對於人、事、物,都會有類似的現象。例如聽覺中的音樂,是由音符組成旋律及和弦,我們不會一個一個音分開來聽。對於事情,我們總是有完整前因後果的解釋,對於沒頭沒尾的事情會覺得很怪(例如:在餐廳吃飯時一個學生走到你旁邊大叫一聲,就走開。你就不會想說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一定會想找出個原因 - 大概是他玩大冒險輸了)。

那麼人呢?我們對於人也是一樣。一個人的行為舉止、說話言談、情緒反應、思考想法、個性特質,在我們看來是完整的。好笑的人怎麼看都好笑,奇怪的人怎麼看都奇怪,聰明的人怎麼看都聰明。並非總是,但多半時候我們都會把好笑的人做的事情、講的話,往好笑的方面去想。

糟糕就糟糕在,對於我們覺得討厭的人,對於他做的事情、說的話,也會往討人厭的方向去想。就像一開始所舉的B君的情況,認為他善辯是因為他倔強,善辯成了一個負面的印象。

我想,如果我們能適時地調整我們對他人的印象,發現他人的優點,或許在團體中大家會相處地更好。例如:「也許其實他沒那麼…」、「或許他這麼做只是因為…」。

心理學家也發現,當我們在解釋自己的行為時(我為什麼這麼做),往往會朝外在環境的原因(因為別人怎樣、剛好那時候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我這麼做) 來解釋。但是當我們看別人做的事情、說的話,我們往往不能設身處地去想,他這麼做也是因為當下環境的原因。我們往往會把原因歸到他的內在個性上面(因為他是個怎樣的人,所以說出這種話)。久而久之我們對於該人的看法就越來越死板、固定、僵化了,這是很可惜的。

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們對於人的所作所為,盡量朝他的原本的動機、初衷去想,而不從他的表現好壞去想,也許會比較中立一些。尤其是在團契、教會這樣的團體時,基本上大家都有基督良善的特質,所做的多半出於好意。就別論斷他人做得不好,因為「你們不要論斷人的,免得你們被論斷」(太7:1),而且「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什麼事上論斷人,就在什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羅2:1)

我們知道人都有盲點,而所謂盲點,就是自己怎麼看都看不到的問題所在。在團體中,若能以愛心說誠實話(意思是,出於造就對方的愛心而告訴對方,弗4:15),將彼此的不足溫柔地指出,那麼我相信我們的團契會更有向心力,教會事工會更同心,人際關係會更和睦,家庭生活會更幸福。

2011年1月29日 星期六

學步

我敢說,所有人都忘記了。忘記自己學走路的經驗,學走路的困難、學走路的趣味,以及學會以後的成就感。你有沒有觀察過嬰兒學走路,他們是那麼地努力、那麼地樂在其中,而周圍的人又多麼為他們踏出的小小步伐而喜悅。

走路是很困難的,需要同時、動態地控制許多肌肉群的收縮舒張。學機械的人都知道要開發控制機器人走路的控制系統非常困難(相較於其他移動方式)。但是我們看到嬰兒學走路好有耐性,他們才不在乎跌倒與失敗,爬起來以後照樣努力嘗試。當他們終於能夠走路時,步伐中充滿了天真無邪的自信。

不單是走路,人從出生後幾乎每個動作都要學習,且要花費大量的力氣學習。別以為當嬰兒很輕鬆,他們雖然睡得多,但是就連睡覺他們的大腦中的腦神經也在型塑、穩固白天所學。嬰兒睡得多,反而是因為他們要學習很多事情!

我們恐怕都忘記了,學習本來就是困難的事情,但是也不用害怕失敗與跌倒,最重要的是學習也是可以讓我們樂在其中的事情。這是我們在孩童時期都做過的偉大態度。其實我們都做得到,只是被成長的挫折磨掉了我們的自信心。

(為人父母者可能也忘記孩子小的時候,對孩子多麼有耐性。有人甚至可以為孩子考試成績少了幾分就打幾下。能否同樣再為孩子踏出的一小步喜悅呢?)

再一次,為你的人生勇敢踏步吧!

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

如果你問我的興趣是什麼,我有可能會回答你是寫作。寫網誌曾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怎樣判斷一件事情自己是否喜歡?可以從是否百做不厭來判斷。

寫作需要一個或幾個念頭,好的書寫(打字)環境,能夠捕捉想法的輔助工具,已經一顆準備好要分享的心情。我喜歡寫網誌是因為可以抒發己見,而且可以得到讀者的回饋。寫作是我與人互動的方式之一,是一種應該可以隨心所欲的事情。

為此,在我18至20歲這段期間,寫過上百篇文章,都是腦袋中不斷產出的想法。隨著時間過去,心智比較成熟,文筆也較為穩重了,甚至每篇文章開始有一些中心主旨,一些既有目的,有「文以載道」的意味。

這樣的缺點就是越來越不能天馬行空,變得中規中矩。要寫下一句話得再三琢磨字句,務求篇篇佳作,卻是綁手綁腳。什麼時候我已經「無心」寫作,只剩下理智思考後的產出物?

罷了罷了,寫作不一定要帶有什麼目的,就算沒有讀者市場,又有何妨?

說完了。下次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