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6日 星期六

[聖靈月刊]平安再見

信徒之間道別時互相說句:「平安!」究竟我們是出於真心的祝福,還是僅僅是習慣使然?真的有平安嗎?我們的愛心達到了嗎?
 
其實沒有平安

有一次參加總會的山輔培訓的時候,講師用一段經文勉勵我們這些準山輔老師:「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利米書6:14)這是神向耶利米先知指責以色列的先知和祭司,說他們行事虛謊、行可憎之事,且毫不羞愧。神用「其實沒有平安」這樣一句話直截了當地拆穿其中的虛假。 

先知與祭司正是牧者的角色,對於那時正準備當山輔老師的我們,這句話是很震撼、也是很扎心的提醒。我相信這對於宗教教育的教員,甚或教會中凡是做牧者的,都是個很好的提醒。 

雅各書的作者在談論沒有行為的信心時,也說到了:若是弟兄或是姊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什麼益處呢?(雅各書2:15~16)或著我們也可以說,沒有行為的愛心也是死的。
 
伸手摸他

怎麼樣算是有行為的真愛心?讓我舉個例子。我在外地讀大學時,很受當地教會長輩們的照顧。有一回得了濕疹,情況很嚴重,如果沒有吃藥的話,手腳上的皮膚會裂開、流出組織液,模樣挺嚇人的。一天晚間聚會,我因為看醫生拿藥到教會晚了點,一位長輩看到了就問我。我一說皮膚長了濕疹,她馬上就抓起我的手臂仔細端詳,用充滿關心的眼神與語氣問候。 

當下我腦中浮現聖經中記載,耶穌曾經用伸手摸一個大痲瘋病患,這樣醫治了他的那一幕。(馬太福音8:1~4)大痲瘋是有可怕傳染性的絕症,對於一個痲瘋病人來說,為了避免傳染,幾乎沒有機會靠近他人,更不可能有近距離的碰觸了。得到大痲瘋,不但在生理上有極大的困擾,還包含社會人際的隔絕,並且在心理上極度地自卑。那位蒙主醫治的痲瘋病人,耶穌竟然肯伸手摸他,並且醫治了他,那帶給他是多大的安慰啊!我想,如果耶穌沒有摸他這個動作,恐怕沒辦法讓他得到真正的醫治,因為他需要的,絕對不只生理的痊癒,還有心理的痊癒。 

當然,我的濕疹沒有那麼嚴重,也沒有什麼心理上的困擾,但那位長輩的舉動,就彷彿主耶穌醫治了痲瘋病人的心病一樣,安慰了我,令我十分感動。我不禁開始省思,我在愛心上,到底能做多少?我是否能像她甚至耶穌一樣,用實際的行動安慰人? 

真鄰舍
 
耶穌在與一位律法師辯論時,以比喻說明了祂心目中真正有愛心的人。 
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做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 
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什麼?你念的是怎樣呢?」 
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耶穌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 
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 
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惟有一個撒馬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樣他。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你想,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 
他說:「是憐憫他的。」 
耶穌說:「你去照樣行吧。」(路加福音10:25~37) 
這個比喻中的以色列人,在半路被打得半死。位高權重的祭司經過,雖然是看見了,卻走掉了;在神的殿供職神的僕人利未人經過、也看見了,照樣走掉。他們不見得心中冷漠至此,絲毫不可憐這個人,恐怕是覺得自己身份重要,正在趕去做重要的事情 - 反正道上應該還有人經過會幫忙的。但是,就算他們趕路有再崇高的理由,耶穌以及與祂辯論的律法師都不會同意他們算得上是有愛心。對於教會中有名望有權位的人來說,認為自己正在做很重要的工作,而不對需要幫助的人即時地伸出援手,是愛心上很大的陷阱。 

相反地,撒瑪利亞人雖然身份素來與猶太人交惡,卻不顧種族情節,只因見這人需要幫助,便動了慈心。他沒有想什麼理由來說服自己不要行善,反倒盡心盡力地照料妥當,又不求什麼好處。誠然,耶穌提出的比喻可能只是個完全虛構的事件,但是在祂心中,自然是寧可稱這個撒瑪利亞人為真鄰舍了。
 
做在最小的身上
 
到頭來,這些實行的愛心,不為了自己,也不單為了弟兄姊妹,其實都是為了主。耶穌說過一個論審判日子的比喻,這個比喻更驚人,也更值得我們思索。 
當人子在祂榮耀裡、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祂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祂面前。祂要把祂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 

於是王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 
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 
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 
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祢餓了,給祢吃,渴了,給祢喝? 
什麼時候見祢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祢穿? 
又什麼時候見祢病了,或是在監裡,來看祢呢? 
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王又要向那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為魔鬼和祂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 
因為我餓了,你們不給我吃,渴了,你們不給我喝; 
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裡,你們不來看顧我。 
祂們也要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祢餓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體,或病了,或在監裡,不伺候祢呢? 
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不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 
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馬太福音25:31~46) 
弟兄中最小的,可能是沒有地位、講話沒有份量、心中沒有智慧見識、缺乏經濟能力,甚至有些沒有基本的生活能力。親愛的讀者,若你自認是稍微有些知識的,當可在教會中觀察到這樣的人,並且他們在每一間教會、每一個基督教團體都會出現。他們也許不能在聖工的才能與金錢上出什麼大力,我們卻應該審慎對待。不為了別的原因,就因為我們行在他們身上的,就是行在耶穌身上。他們雖沒有尊榮,卻與我們同為肢體,在靈裡合一,理應互相幫助。其實,神亦是藉著這樣的人,來操練我們的愛心哪! 

結論: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
 
凡事都不可虧欠人,唯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因為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羅馬書13:8)這是保羅在羅馬書大量關於律法、信心與稱義的神學論述後,提出的結論。愛人不是什麼高深的道理,可是要做到反而是最困難的,是神給我們一輩子的功課。 

願我們都能思考,並化成行動,能真心誠意地說:「平安,再見。」

※本文原刊載於聖靈月刊第393期 2010年6月號 第50頁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回家

「...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希伯來書11:14-16)

好久沒有回家了。許多人問我暑假去日本要幹嘛,我都只是笑一笑,說:「就是回家啊!你回家都在做什麼?」

兩三年前因為父親工作的緣故,舉家「暫遷」到東京,連妹妹也在日本唸大學,只留下我一個人在台灣。淡水的家我本來就不常回去,家人離開以後,房子就更不成「家」了;我不住東京,那裡當然也不是我家。以至於,有好一陣子當人們問我是哪裡人、屬哪個地方教會的時候,我都支支吾吾地答不上來。

家在哪裡?不知道怎麼說,我感到一股複雜的情緒。經常與家人同住的人,很難有這種體會吧!所以能和家人相處的時光,要好好珍惜。不要太習慣了。(但不是只要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就叫「同住」,例如有人住家裡,卻與家人不熟,沒有家的感覺。)

這幾年,很感謝神讓我留在景美,受到許多人的照顧。雖然沒有實質的家人,但是這裡理所當然是我家!今天,我回東京的家,一個半月後又回景美的家 - 我到哪裡都說是回去!只要有歸屬感,哪裡都可以是家;主內一家,也願人人都能回到家。

我想我不會再有不知家在何處的感受了,因為我真的相信,在天上有個家啊^^(只可惜不能早一點回去!)總而言之,回家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