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拆掉重建

世界在我眼前崩壞。

事前也許有過什麼徵兆,不過我那時看不出來。

理直氣壯,理所當然的那套理性,被意隨心轉,隨心所欲的感性取代。

然後,接著,很快,發現又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看不清,我摸不著,我不明白,我全然未知。只知道 -

「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祂的謀士呢?誰是先給了祂,使祂後來償還呢?因為萬有都是本與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遠。阿們!」

真智慧不在於知道得多,而在於知道自己不知道得多。面對神,態度遠比知道重要。

再來,從靈性開始,從靈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