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0日 星期四

知?愛!

最近因為書興大發、知識狂熱,讀了比較多的各類書籍(買的比看完的多)、雜誌、線上演講等。每次這樣廣泛又密集地接觸知識以後,都會有茅塞頓開、視野擴展、腦袋重整的感覺;思維、情緒、態度有所調整,對世界與人們的看法也會更廣更細。

但是每次這樣總是會在某個moment停下來,患了知識倦怠症。因為一口氣塞了太多東西難以消化。另一方面是相較之下知道的太多,做的太少;知與行之間的落差,使得心理的求知動機下降:「知道這麼多有什麼用呢?我又做不到。」那樣的感覺。一時之間無法從學習當中找到意義,就退出了。接著,在好一陣子沒有這樣大量閱讀以後,又會覺得言語無味,面目可憎,遂繼續拾起書本。就這樣,在幾年內不斷地循環。

過猶不及,應該尋找平衡點。屬世的知識固然美妙,但總有限制。任何人事物只要阻隔了我們與神的關係,都是要小心的。我想起了保羅曾經批評屬世知識發達的哥林多教會:「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唯有愛心能造就人。」現代人愛多學習外語。不過保羅說:「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懂得多又怎麼樣呢?「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我們都相信保羅也是個博學之士,深明知識的力量。但是自從他認識耶穌以後,這一切都不那麼重要了。

我又想起耶穌對於文士問題的回答。那文士問祂說:「誡命中哪是第一要緊的呢?」耶穌回答:「第一要緊的就是說:『以色列阿,你要聽,主─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的了。」

我發現自己很容易陷入知識的盲點,恃才傲物。當你相較別人懂得越多,反而越難跟別人溝通,這時候,要有同等的耐心去包容,要有同等的謙卑去從他人身上學習,因為你這才知道自己懂得太少。希望我能逐漸調整成「從任何人身上都可以學到東西」的態度去與人接觸,不因為知識而限制了愛心的實踐。

我們反而應該讓自己的愛心更有智慧。要從何開始?我想到的是有系統地了解人們的需求。觀察、假設、行動、驗證(頗符合科學精神的)。也要慎思明辨神要我們基督徒怎樣付出愛心,甚或找到個人實踐愛心最適合的具體方法。例如說,面對一個有感情困擾的學弟,該怎麼樣幫助他呢?找他聊聊?代禱?借書給他看?寫文章?翻聖經?分享?討論?暗示?還是自己站一邊,請適合的人介入?在面對不同的人、情境、自己的狀況種種條件之下所採取的行動都會有所不同,沒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最佳解。

我們要怎麼樣將知識轉換成力量,去激勵人、去改變人、去造就人、去幫助人?這麼做算是愛心的表現嗎?我們試過嗎?我們持續在做嗎?我們有意識地在做嗎?這些問題當然重要,因為它們關乎基督徒一生的行動價值。但是我想我還是不要問太多問題好了,因為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我說得越多就得對自己下越嚴格的要求。也許哪一天我會研究到底耶穌是怎麼做的,還有我們有可能做到祂的哪些部份。

philosophy(哲學)這個字的希臘原文就是喜愛知識的意思。那不知道有沒有「有知識的愛」這樣的字?不論如何,如果愛心能建立在知識上,而追求知識又能與付出愛心相輔相成,那應該是最佳狀態了。

最後是一個影片分享,也許與前面的東西沒太大關聯。談人類需求的理論有很多,最有名的當然是Maslow的需求層次論了,不過我覺得這個Tony Robbins提出的也很棒。他認為人的需求有6種。前4種叫做人格需求,包含確定性(certainty)、變化性(variety)、重要性(significance)、連結與愛(connection and love),後2種叫做精神需求,包含成長(growing)、付出(contribution)。而除了需求以外人們還有目標(map)與情緒(emotion)這兩個動機來源。底下有個影片,是他的演講,講得非常快,幸好你可以切換成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