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2日 星期四

準備:思考,感覺與行動(The Preparation: Thinking, Feeling, and Acting)

(創世記22)是我一直很難下筆撰寫的一章。不是因為這章特別難讀難解,而是因為之前讀過好幾次,重讀的時候找不出新意。讀經讀成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呢?我不知道。不過最深奧的道理往往是最簡單的,難就難在實踐。這一章談的信心,便是如此。

(創世記22:1)這事以後,神要試驗亞伯拉罕……。神為什麼要試驗亞伯拉罕?12節天使說:「……現在我知道你是敬畏的了,因為……」奇怪了,神不是無所不知的嗎?何必要亞伯拉罕以行動來證明他對神的敬畏呢?神的旨意很難理解,我只能猜測。我猜,神當然知道亞伯拉罕會聽從祂的吩咐,但是不到那一刻,亞伯拉罕自己並不知道自己能相信神到什麼程度。也就是說,神將亞伯拉罕擺在一個迫使他把「信心的極限」發揮到最大的情境裡,所以亞伯拉罕從此便明白自己對神有這麼大的信靠,而且神也絕對不會讓他失望。簡而言之,這個試驗是為了讓亞伯拉罕對自己更了解,而不是讓神更了解亞伯拉罕。

(創世記22:2~6) 我們且看亞伯拉罕對於神的吩咐的反應為何。2節以後他清早起來,備上驢,帶著兩個僕人和他兒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清早起來,動作流暢,代表他毫無猶豫。5節以後他叫僕人在此等候,將柴放在以撒身上,自己手裡拿著火與刀,繼續前進。這事情是神吩咐他做的,所以不能假他人之手。

(創世記22:7~8)我們看到聖經第一次記載這對父子的互動,看似親密,卻是在談如此大煞風景的事情 - 要殺的羊。從以撒的提問可以看出以撒對於獻祭是有概念的,但亞伯拉罕的回答更是奇怪:「我兒,神必自己預備作燔祭的羊羔。」我敢肯定亞伯拉罕是真的相信他自己說的這句話,但是我們無從得知亞伯拉罕所謂預備的意思究竟是:預備好以撒了?神另外預備羊羔了?還是他只是相信神一定會預備好,卻不知道預備什麼;有可能是以撒,有可能是別的,反正就是預備好了。我大概區分了一下:第一種是表面的信心,對神缺乏正確的認識。第二種是愚昧的信心。第三種是有智慧且謙卑的信心,對神有較正確的認識,因為這種相信包含相信神有更美好且深不可測的旨意。

(創世記22:6,8)提到兩次「二人同行」。曾聽過講道特別提及這點,其論點是以撒的年紀應該不小,也不笨,多少猜到這次的獻祭可能是怎麼回事。但是他沒有反抗,反而與父親同行,且是因同心而同行。果真如此,那麼以撒值得我們學習。不過我覺得立論證據稍嫌不足,所以這部份不想小題大作。

(創世記22:9~10)當時還沒有獻燔祭的條例,若是照後來摩西律法而言,燔祭牲必須剝皮、切塊、洗淨臟腑等等步驟。亞伯拉罕要殺以撒,是放在壇的柴上殺的,可見他大概沒有要把孩子切塊的打算,因為以撒死後就可以點火燒掉了。

 (創世記22:11~14)在最戲劇性的一刻,天使阻止亞伯拉罕殺以撒之後,他看到了一隻公羊,可代替以撒獻為燔祭。亞伯拉罕給那個地方起名「耶和華以勒」,就是耶和華必預備的意思。不談這整段故事的戲劇張力,但這整串事件影響最大的是誰?是以撒。我們常常探討亞伯拉罕要殺兒子的角度,何不想想以撒這個被綁起來躺在柴上的心情?他的眼神是否與父親四目相對(這太殘忍了吧)?當他聽到天使出聲的時候是什麼心情(應該不只有讓亞伯拉罕聽到吧)?當他體會到神預備了一隻羊來代替他的死的時候,又是什麼感受?過去對神的認識都是從父親而來,這次他是親自體會到了。我覺得這次事件,同時也在試驗以撒,而且以撒對神的認識也是有增無減。

有人說,以撒因為父親曾經要殺他,而且是神吩咐的,所以在他心中留下無可抹滅的陰影。對父親以及對神都有某種程度的恐懼與焦慮。嗯……如果就心理動力(精神分析)取向的觀點來看確實很有可能如此。但是這觀點似乎沒有考慮當時人類的心理情境以及社會文化因素。當時的人類沒有接受像我們現代人這麼多的資訊,思考上窄化且單純地多了;將孩子燒給神在迦南地應該是多少存在的風俗(這點我沒有查證)。以撒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心理上是否產生問題?我覺得應該沒有太嚴重才是。

(創世記22:15~18)這是神第五次向亞伯拉罕提及應許他的事情了。祂說:「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便指著自己起誓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必得著仇敵的城門,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我覺得這段話很有意思,雖然不見得能這樣解經,但同樣的話我們似乎也可以指著神說。神既不留下自己的獨生子耶穌,所以他的後裔必然要多起來(我們收洗歸入基督都得稱為神的兒子了),地上萬國都必因基督徒傳福音而得福。

對於亞伯拉罕來說,苦等了25年才得到的兒子,神卻要他獻給神。就常理來解釋亞伯拉罕的反應是很難想通的。心理學告訴我們,人類經驗(human experience)可以從認知、情感、行為三方面來解釋。亞伯拉罕在這件事情的認知與行為上,我在上面已經說明了,最後就是情感的部份。聖經上看不出來,當亞伯拉罕聽到神說:「把以撒獻為燔祭。」時的心情感受,究竟是驚訝?困惑?憤怒?恐懼?焦慮?痛苦?還是平靜?心領神會?樂意遵行?我們沒有答案,我只能猜想他的情感也是符合其認知與行為的。值得我們的思考的是,生活中神使我們遭遇的事情,在客觀上都沒有比要亞伯拉罕殺以撒還要來得困難與痛苦了。然而我們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什麼樣的想法?什麼樣的行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