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現實的現實(The Reality of Realities)

我很喜歡reality這個英文單字。哲學、科學談「事實」、「實在」用reality,它是真正存在的,就等同於至高無上的「真理」一般。現代主義談客觀事實(objective reality),認為現實只有一個。後現代主義強調主觀事實(subjective realities),認為現實只存在與主體的存在與觀點上。兩方對此爭論不休,是個傷腦筋的好問題。但是,生活、生命談「實際」、「現實」時也是用reality,這些現實條件,構成許多的「不得不」與「無奈」。

(創世記16:16、3)撒萊將夏甲給亞伯蘭為妾的時候,亞伯蘭85歲,在迦南地已經住了10年。(創世記17:1)當神應許生以撒時,亞伯蘭已經99歲,離開家鄉已經將近25年了。這25年裡,神四次應許亞伯蘭大福大國大民,卻沒有半點跡象顯示他和撒拉要怎麼樣生一個兒子,並從這個兒子發展成大國大民。

這25年期間,神至少4次向亞伯拉罕顯現,從(創世記12)的呼召;到(創世記13)回應亞伯蘭與羅得分離而應許給他土地;到(創世記15)安慰他,並明說亞伯拉罕本身要生出後嗣;到(創世記17)以割禮作為立約的證據,明言撒拉明年要生一個兒子。每一次顯現,都將應許說得更清楚明白,加添他的信心。

每次神告訴亞伯拉罕:「你向天觀看眾星...你的後裔將要如此。」一開始亞伯拉罕一定是抱持著一顆敬畏的心情去看待神對他的應許,但是當他回到日常生活,面對現實的時候呢?活得越久,信心就會漸漸失落,漸漸懷疑神。畢竟,他看到的現實是,自己與妻子一天一天老去,妻子始終沒有懷孕。每個月他都要經歷一次「神的應許沒有實現」的失落感,並且告訴自己還要繼續走下去。

生活當中的現實,多少會與神對我們的應許互相牴觸。有的時候神清楚向我們應許了,不論是聖經上應許的得救、平安、喜樂、力量、福氣、醫治...還是少數人蒙神親自在異象中顯現應許。這個應許若是與現實有一種巨大的落差存在,就只能靠信心去彌補了。

神的應許本來是一種真理,是客觀的事實。但人卻因為時間與現實情況,將應許給扭曲了。應許成了人的主觀事實,就像亞伯拉罕重新解釋了他成為大國大民的途徑。若不是神憐憫,不斷地重新告訴他、提醒他,我想亞伯拉罕也沒有足夠的信心去對抗現實條件。

神的應許是reality,人生的現實也是reality。因此,我相信在信仰中有一種不變的reality的存在,就是:人要得到神的「應許」,必然要經歷「現實」。這兩種realities的落差,必然要以信心去彌補,而這就是神要我們學習的,所謂信心的功課。

希伯來書描寫古聖徒處理這種矛盾,寫得十分感人。我們一起來欣賞: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證據......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有婦人得自己的死人復活。又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贖,為要得著更美的復活。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證據,卻仍未得著所應許的;因為神給我們預備了更美的事,叫他們若不與我們同得,就不能完全。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希伯來書11: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