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日 星期四

The Real Person

最近我在準備研究所考試的讀書空閒中讀了《Google會怎麼做?》。說實在的,在我認識的朋友當中,我自覺算是很懂Google以及網路對整個世界的影響的人了。不過讀完這本Jeff Jarvis的著作以後,還是有許多深刻的啟發。

我回想到我自己2005年4月左右剛開始寫網誌的時候。挑選BSP,先是從Hinet的Xuite開始用起,接著很快地就跳槽到Blogger.com,一直用到現在。說也奇怪,當時正是我忙著準備大學聯考的忙碌時刻,卻把讀書之外的休閒時間全拿來研究怎麼樣經營網誌。那個時候寫了好多好多文章,沒有什麼寫作責任的概念,想到什麼就寫什麼,非常地愉快。

幾年後長大了點,心智成熟了點以後,開始注意到自己以前寫的文章真的是蠢斃了,帶著濃濃地年少輕狂的無知。連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看,只好將文章全數下架,一切好似從頭來過一般。現在寫文章常常要考慮東顧慮西,誰會看?誰在看?誰要看?訴求對象、讀者需求、意見傳達、個人形象...每多摯肘。

前些日子,我還寫了那篇簡直是勒脖子的〈比化妝更重要的網路形象〉。的確,我關心周遭朋友以及網友的隱私安全問題,但是我在那篇文章沒強調的是,我更希望大家能夠善用網路這項工具來promote自己、交朋友、自我成長。我們有很多要學習,我們也必然會犯錯。就像Jeff說的:

因為Google,世界擁有更好的記憶力,我們年少輕狂所犯下的錯誤,將永遠攤在世人面前,糾纏我們一生一世。不過,這些大家都有的羞辱教訓也可用來保護我們。現在我們全都有了謙虛的理由。這現象的另一面就是:假如你原諒我的過錯,我也會原諒你的。或者說得更動人心魄一點...作家大衛.溫柏格在一場演討會所說的話:「一個透明的時代,也必須是一個寬容的時代。」...用Google的話來說,我們都是活在beta中。
反省檢討自己的blog,雖然也不乏佳作(其判準是:自己滿意就算),但其實非常地Web 1.0,非常地制式、封閉,且很少與其他網路上的文章、作者互動,好似篇篇都準備要投稿聖靈月刊(我至今還未曾這麼做過)。這裡不應該是個遺世獨立的網站,而要加入更多的連結。我可以不要那麼在意讀者是否喜歡我的改變或嘗試,因為我根本沒有嘗試過 - 做自己。

曾有朋友說我的網誌看起來很嚴肅,的確,我承認那是我的其中一面,而且還辯解說我的感性層面都用手寫在心愛的MUJI筆記本上,還有很多面向是沒有表達在網路上的。這是個很矛盾的現象,畢竟我是一個力求真誠的人,卻在網路上很有所保留。我搞得自己很不像個blogger,更不像個real person!活在網路這一代的人們逐漸發現,將自己「透明化」帶來的不是危險,而是更多的了解與信任。我已經清楚風險了,所以更加躍躍欲試。

想改變寫作風格有好一陣子了。讀完了《What Would Google Do?》以後,回頭思考的是:「真正的自己」,會怎麼做?

不求完美,但求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