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暗夜曙光中的硫磺火(Dark and Dawn with Fire)

Picture taken by Alaska smokejumper John McColgan in Montana in 2000


昨天晚上偶然在線上與一位老朋友相遇。他提及自己這幾年的遭遇,不禁令我感到一陣悲嘆。與世人相比,自己的日子實在過得太平靜安穩了。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黑暗與不幸的事情。同樣的東西,在不同的情境或心境之下,讀起來可能會有完全不一樣的心得。

(創世記19)的這段神毀滅所多瑪的故事,這兩天重讀,真的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創世記19:4~6、9)「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現在我們要害你彼害他們更甚!」看看這城的人的心有多 黑暗?他們是怎麼了?他們有把人當成人來看嗎?這些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的生活平靜安穩,無法想像所謂的人心險惡。光是這樣一段描述,足以說明為何神說這些人「罪惡甚重,聲聞於我」(創世記18:20)了。

接著來看(創世記19:27~28)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到了他從前站在耶和華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瑪和蛾摩拉與平原的全地觀看,不料,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好巧不巧,我讀這段的時候正好家裡的電視正在播放電影赤壁,一邊看火燒赤壁的大場面,一邊就在想像亞伯拉罕看到的景象。整個地方都燒起來,可真是壯觀嚇人哪。不過呢,我注意到的是亞伯拉罕在清早起來,所多瑪已經被毀滅了。那是,神在眾人還在沉睡、在熟睡的時刻毀滅的。在睡夢中被從天而降的硫磺火給驚醒,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可怕的事情了。這些人其中當然也包括(創世記19:14)羅得曾好心警告過的女婿們。

再來看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羅得是不是個義人?會這麼問是因為我們看到他既不懂得長幼有序,又住在罪大惡極的人當中(創世記13:10~13),且與女兒發生亂倫(創世記19:30~38),應該不能算是個信仰的典範吧?但是反過來講,從(創世記19:1~3)這裡看到羅得是怎麼樣款待天使的。姑且不論他是否知道二人身分(我猜不知道),且說他起來迎接、臉伏於地下拜,說「我主啊,請你們到僕人家裡洗洗腳,住一夜,清早起來再走。」雖然沒有麵粉22公升跟牛小排,不過也很夠意思了。再來,耶和華憐恤羅得(創世記19:16、29),派了兩個天使像保鑣一樣務必使他們安全撤離。我說,不管羅得怎麼樣,神也很愛他。再來請看彼得怎麼樣解釋他的為人:
神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
彼得後書2:5~8
讀完這段,我開始想:我對公義的堅持(至少心態上),還遠遠不如羅得哪!我只能說,即使羅得的行為有可議之處,都還輪不到我們這些可能更不義的人來論斷他呢!求神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