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Contacts

我從小就是一個會把東西及資料弄得整整齊齊的人。一盒的玩具雜物硬是要把它們放在西式喜餅盒大大小小的格子中擺整齊;不到一打的Word檔卻要分好幾類資料夾放在一張磁片裡。雖然現在電腦的檔案搜尋功能很方便,但我的資料夾分類還是超級整齊,儲存、分享、找東西都很有效率。對我來說,這完全是一個沒有經過陣痛期就建立起的好習慣。

高中開始用了PIM(Personal Information Management, 個人資訊管理)很強的PalmOS的PDA以後,我的通訊錄就是最整齊的資料。當時大概只有200筆聯絡人,筆電上也保有一份完整、自動同步的通訊錄。親戚朋友的生日只要有輸入我從來不會忘記。

上大學改用Mac,系統內建的通訊錄很好用,從Palm轉換過來也沒有問題,也可以同步到SymbianOS的手機上。後來Gmail使用頻率越來越高,Google也開放聯絡人同步給Mac,通訊錄的使用便逐漸移轉到Gmail上了。最近換成Google的Android系統的手機,手機通訊錄直接在線上跟Gmail聯絡人同步(這是個雲端的時代),所以我就更勤奮地維護通訊錄了。

上大學至今,聯絡人暴漲到800多人,但就像很多人加了之後從來沒有在聊天的MSN聯絡人一樣,通訊錄上那麼多資料很多都只是擺著沒在用。為了增進效率,最近決定狠下心來幫它瘦身,卻也在每一筆聯絡人刪與不刪(當然,都有備份)之間,發現了自己人際關係的有趣現象。

我觀察到,被刪掉的聯絡人,大概有這些特徵:

  • 教過的學生、學生的家長,因為無法再關心到他們了。刪掉並不會心痛,因為有別的版本保存
  • 參加活動同組,後來沒有在聯絡,不熟到突然寫封email給對方都覺得太超過的人
  • 收件人永遠被列在副本的人而且根本不認識的人
  • 去某個地方訪問、出遊,或著接待外地同靈,只有一面之緣的朋友(放心,我保留著Facebook朋友)
  • 每年參加學靈會,一直知道彼此,卻從沒講過話的同靈
  • 列在團契契友名單上卻從來沒看過的人
  • 誰家出生沒多久的嬰兒(我之前為什麼把他們加入通訊錄呢?)
  • 之前加過MSN之後從來沒有聊天怕忘記是誰,只好把它存在通訊錄上,現在統統不管了
猶豫之後沒有刪掉的聯絡人:
  • 感覺上很強還滿有用的人。唉,我真現實
  • 哪一天不小心碰到,怕被知道我把對方刪除了會不好意思的人
  • 名字擺著卻永遠不會去聯絡到的長輩、大哥姊(這種是幫別人存查用的吧)
  • 小時候很熟,長大卻不熟的堂表兄弟姊妹們
  • 部份國小、國中、高中同學
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不會刪除的聯絡人:
  • 家人(廢話)
  • 真正的好友、屬靈同伴(也是廢話)
  • 現在的同工
  • 團契、高級班、教會中還看得到的人
  • 教過我的老師們
  • 以前曾經密集同工一陣子,如山輔、課輔之類的。雖然之後很少聯絡

最後剩下不到600人。

當我一面刪,一面想到:取捨之間很明顯可區分出某些人原來是我重視的人!不知道我在別人的通訊錄上是個怎麼樣的存在?如果哪一天有人要整理通訊錄,會不會把我給刪除了?還是對方其實從來沒有把我加入通訊錄?

contact這個名詞很妙,一方面意思是通訊、接觸、交往(還有傳染),另一方面是人際關係、「聯絡人」。在我通訊錄上永遠佔了一些位置的,是那些不一定是同工,但曾有一段美好共事經驗的人們,像是帶山輔時的廚媽、管理員、傳道、負責人等。雖然幾乎不會再聯絡,但這些名字在通訊錄上是一個特別的空間。原來,一份整理過的通訊錄,不只是聯絡彼此的工具,更是勾起回憶的線索。曾經有深深接觸的人們,也許時間短暫,關係卻是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