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3日 星期五

庇耳.拉海.萊(Beer-lahai-roi)

在讀夏甲離開主母撒拉的故事時,引起了我的注意,(創世記16:6~14)是第一次夏甲,夏甲因為撒萊苦待她,而逃走了。她遇到了神的使者,要她回到主母那兒去,並且應許她的後裔及其繁多,並且給她將要生的兒子取名為以實馬利,就是「神聽見」的意思。

夏甲就稱耶和華為「看顧人的神」,並且說:「在這裡我也看見那看顧我的嗎?」 ,並為該地的井命名為庇耳.拉海.萊。其實我看不懂夏甲這句話和合本的翻譯,就去查了一下CBOL的原文逐字翻譯,得到這樣的資料:
夏甲就稱那對他說話的雅威為「祢是看顧人的上帝」。
因為她說:「祂看見了我之後,我還能在這裡看見祂嗎?」
接著我們跳到(創世記21:8~20)。時間轉眼便過去,至少15年以後,撒拉所生的以撒已經斷奶,她看到大以撒15歲的哥哥以實馬利在戲笑,便對亞伯拉罕說:「你把這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因為這使女的兒子不可與我的兒子以撒一同承受產業。」亞伯拉罕因他兒子(英文版聖經這裡是單數,所以是指著以實馬利)的緣故很憂愁。我想這個憂愁是很合理的,儘管以撒才是應許之子,但是亞伯拉罕的第一個兒子卻是以實馬利,而且比以撒還早了15年哪!

後來是神指示亞伯拉罕聽從撒拉,並且也答應他使以實馬利的後裔成立一國,「因為他是你所生的」。亞伯拉罕只好打發夏甲與以實馬利走了。
接下來的描述,是很戲劇性的:
亞伯拉罕清早起來,拿餅和一皮袋水,給了夏甲,搭在他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給他,打發他走。夏甲就走了,在別是巴的曠野走迷了路。
皮袋的水用盡了,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樹底下,自己走開約有一箭之遠,相對而坐,說:我不忍見孩子死,就相對而坐,放聲大哭。
神聽見童子的聲音;神的使者從天上呼叫夏甲說:夏甲,妳為何這樣呢?不要害怕,神已經聽見童子的聲音了。起來!把童子抱在手中,我必使他的後裔成為大國。
神使夏甲的眼睛,明亮,他就看見一口水井,便去將皮袋盛滿了水,給童子喝。神保佑童子,他就漸長,住在曠野,成了弓箭手。他住在巴蘭的曠野;他母親從埃及地給他娶了一個妻子。
創世記21:14~20
神兩次看顧夏甲,想必是出於對亞伯拉罕紀念。後來,以實馬利真的如神的應許,發展成一個強大的民族,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熟知的阿拉伯人。這次讀經我特別留意了以實馬利。(創世記25)記載亞伯拉罕去世時,將一切所有的都給了以撒,把財物分給他的庶子(包括從基士拉生的6個兒子)。他的兩個兒子以撒、以實馬利把他埋葬在麥比拉洞,與撒拉同埋葬。以實馬利雖然是第一個兒子,與父親必然有很深的情感,但因為身為使女的兒子,且並非應許之子,只好被放逐。以實馬利應該是接到父親的死訊而匆忙趕來,並且與他的弟弟、亞伯拉罕真正的兒子以撒,一起埋葬了父親。不得不說,這一幕真感人。

亞伯拉罕死了以後,神賜福給他的兒子以撒,以撒靠近庇耳.拉海.萊居住。伏筆在標題,真正引起我的興趣,正是以撒的去處。庇耳拉海萊可是當時夏甲被放逐以後去到的口井呀!於是我以關鍵字「庇耳拉海萊」搜尋聖經全文,除了前面兩處,只找到了另一處,就是在(創世記24:62),那是老僕人奉亞伯拉罕之命為以撒尋妻,成功地將利百加帶回來的時候。「那時,以撒住在南地,剛從庇耳.拉海.萊回來。」

以撒為什麼靠近庇耳.拉海.萊居住?我沒有想通,也沒有追究。只是,比對了一下當時的以撒與亞伯拉罕對神的體驗,也許以撒自覺還離神很遙遠?也許以撒曾聽過哥哥以實馬利講過母親她夏甲懷他時在庇耳.拉海.萊遇見神的使者的見證?以撒是在追尋神嗎?

神極度眷顧亞伯拉罕,但是在他仍在世的時候,是很少看到神對以撒直接的照顧與對話。以撒是否渴望自己與神的關係如同父親與神那樣?我純粹是猜測,畢竟這很符合我們現在許多第二代以後的信徒的情況,困於長輩的信仰經驗無法在自己身上得到印證,尋求神卻不得門路。不過別忘了,亞伯拉罕的信仰曾經歷那煎熬的25年等待時間,只是以撒看不到。如果不是初代信徒的我們,可能真的很難理解長輩的信仰吧!每一代的信仰的功課都不同。對於第二代以後的信徒,這由夏甲之口所命名的井/地名豈不正合適嗎?

祂看見了我之後,我還能在這裡看見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