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 星期六

東京教會聚會筆記三則

這個週末在東京教會守安息日。駐牧傳道是張國清傳道,他太太也是傳道 - 朱阿娥傳道(記得有一次在文山團契吃飯,大家閒聊討論真耶穌教會有沒有姓朱的傳道,我開玩笑說:「有啊,朱盈李傳道。」引來一陣笑罵。不過這下真的找到一位朱傳道)。這對傳道夫婦年紀不小了,但是很有活力,讓我印象很深刻,兩人同工同得美好的果效,是吧!傳道的講道令我頗有感觸,不得不將之記錄下來。

週五晚間聚會講題是「樂園中的珍寶」,以環繞伊甸園之河流所產寶石破題(創世記2:11~12),強調信耶穌之寶貴,以及基督徒身分之尊貴。我聽這篇十分有感觸,因為向來自信心不足(難以置信?),皆因忘記基督徒在世上是最有尊嚴的人。明白這一點之後,便豁然開朗。我想,基督徒在世界上要活得不卑不亢,在神面前則要懂得謙卑,這兩點是沒有衝突的。

安息日上午聚會講題是「是初是終」,取材自(啟示錄1:8)。這篇有點深度,其要義是神的權能與旨意在起初便已決定終末。對於人來說,起點與終點是不同的,但對於神來說,起點就是終點。若把握此一觀念,信心必然增加。不要走得比神的旨意還要急,也不要落後太多,這點提醒也讓我獲益良多。

安息日下午聚會講題是「千萬不可」,談及信耶穌以後仍有的迷信與迷惑。千萬不可一詞,出自於啟示錄。耶穌的愛徒約翰,兩次要向天使下拜,當然都被阻止,可以說約翰被眼花撩亂的異象給弄困惑了(啟示錄19:10、22:8~9)。傳道說有些信徒會把聖經供起來、抱著睡覺很安穩、掛著十字架才會平安、拜耶穌的像等等,這些都是迷信與迷惑。另外也提到多看異象沒有造就,反而被驕傲綑綁的例子。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不過我覺得我們最容易偶像化的就是在禱告祈求上了。假使敬拜神變成一種交易與冀望回報,例如以奉獻或做聖工跟神談條件,那就錯誤地認識真神與救恩了。

薑果然還是老得辣。不管是講道還是講課,都還有許多要向長輩學習的呢!

2009年10月30日 星期五

2009東京車展見聞 I:入場、Mitsubishi、Nissan

這次到日本來剛好碰上東京車展,讓我非常興奮,觀察自己的這份情緒反應,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對汽車這麼有熱情。到日本的隔天就由老爸帶我和一樣對汽車很有興趣的舅舅去參觀了。

入場

IMAG0134.jpg

展場在東京都千葉縣的慕張,從東京出發的話要搭JR京葉線到海浜幕張站,搭到只停大站的快車的話,就差不多像從台北車站坐捷運到淡水的時間。

IMAG0135.jpg

這是入場的門票,成人要1300日元。

IMG_4795.JPG

東京車展往年都是國際級的大型展覽,這次的展出規模卻縮小非常多。主要原因是經濟衰退,而且市場又往西移了(全世界最熱門的車展變成在上海)。所以整個展場幾乎只有日本車。照片是我拿回來的DM,由左至右第一排分別是Mistubishi三菱、Nissan日產、Honda本田、Suzuki鈴木,第二排是Lexus凌志、Toyota豐田、Daihatsu大發、Subaru速霸陸、Mazda馬自達。這些是日系八大品牌(Lexus本是屬Toyota,Daihatsu則是被Toyota併購,但我還是算它一份)在主要展區,其他展區則有摩托車、零件、改裝廠等。

Mitsubishi三菱

IMG_4787.JPG

展場面積很不小,這張照片只照出了其中的1/10左右。但如果按照往年的規模,這裡肯定是不夠的。我回家後上網查,我去的這天參觀人數只有3萬多而已。一整天下來我拍了400多張照片,該怎麼樣寫文章介紹呢?真是傷透我的腦筋。最後決定只放我覺得有趣的車。反正外行人看熱鬧,我這個連車都不會開的車迷只能看外觀囉。

IMG_4420.JPG IMG_4429.JPG

首先來到Mitsubishi三菱,他們家的口號是Drive@earth,照片中的主要展車iMiEV與Concept PX-MiEV,都是主打電力或混合動力。可見Mitsubishi很強調環保意識。

但是它們展出的汽車實在太少了,連我都不知道怎麼寫...

Nissan日產

IMG_4444.JPG IMG_4446.JPG

第二間是隔壁的Nissan日產,規模比Mitsubishi大多了。Nissan的品牌口號是SHIFT_the way you move。這次他們打出Zero Emission的口號,也是完全環保取向的,也包含獨家的電池技術、混合動力、高效能變速箱等。可見不管是消費者偏好還是車廠的社會責任,總之對於環保的努力大家在盡力了。我一過去就被這台Qazana給吸引住了,是一台很酷的都會行跑車。不過看看就好,喜歡小車的我對於太大台的車是沒半點興趣的。

IMG_4454.JPG IMG_4458.JPG

各位知道這台跑車是什麼嗎?是Nissan引以為傲,有東瀛戰神之稱的GT-R啊!(GT-R Premium edition)我對賽車沒有研究,但GT-R可是打敗過許多歐系跑車的常勝軍。照理說看到它應該讓人熱血沸騰,只可惜旁邊圍觀的人太多,這台車也不是Nissan展場的重點(沒有特別獨立區域),所以就打了個折扣。

IMG_4466.JPG

再來我們看到的這台是單人座的概念車LandGlider。我實在不容易想像,這台車在轉彎時要怎麼樣保持重心的穩定呢?也許因為設定為電動、都市通勤用,大概沒有高速過彎的機會吧。

IMG_4473.JPG IMG_4477.JPG

這台Leaf也同樣是Zero Emission概念車,是完全插電的。資料上告訴我它完全充一次電要8小時,在市區內走走停停可移動160km。如果長途旅行的話,用快速充電可在20分鐘充到可走100km的電量,算是可以接受的範圍。

IMG_4449.JPG

Nissan其他我覺得不錯的車,包含這台FairLady Z Roadster敞篷跑車,曾經得獎,也真的是很漂亮。

IMG_4488.JPG IMG_4494.JPG

豪華轎車Fuga也非常不錯,還有Hybrid版的。同廠牌同級距的相較之下我覺得比台灣常見的Teana好看多了。

這次看到Mitsubishi與Nissan皆強調插電式、以馬達為動力的車款做為主要展出車輛,一方面當然感受出這兩家廠商在環保上的用心,另一方面卻也不免懷疑:插電式的車輛難道就不會造成碳排放的問題嗎?沒有精確的統計的話,不知道增加發電量所產生的汙染,是否能抵銷汽車從燃油改成電力所減少的二氧化碳排放。在我看到數據之前,還是比較傾向油電混合,下一篇就會提到囉!

略略提起 - Lexus校園商業個案競賽

IMG_4504.JPG

會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在整理自己與汽車的關係。對我來說,汽車不只是興趣,還包含了經驗、想法、回憶......。這是其中第一篇,從一場比賽開始談起。

大四上的時候,教會一個唸歷史的學弟,找了唸設計的學妹、我(唸教育心理),還有唸企管的學弟,以如此奇怪的組合參加第四屆Lexus校園商業個案競賽。本來我只是覺得好玩,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沒想到題目卻是完全走「數位行銷」這個方向,使得我大學四年不務正業學到的東西派上用場。很感謝神,因為這個比賽我得到了不少自信,發現原來自己有很多可以發揮的地方。

因為比賽,我開始留意汽車業的相關新聞,從這個產業的動態能反映出經濟的變化(車廠倒閉或被併購、車展與新車發表重心移向大陸)、人們對環保的重視(混合動力或電力車的崛起、替代燃料的開發),甚至社會與家庭結構的轉變(小型、掀背、休旅車當道!)等等。汽車業不愧是龍頭產業,汽車的設計、行銷、製造、行銷、保險、維修保養、服務各是龐大的產業,其他相關的還有賽車運動、遊戲、環保議題、電影、時尚......,應該還有很多我根本沒想到。這些都開啟了我更新更廣的視野。

比賽過程當中也發現與心理學有關聯的,是「汽車與人的關係」。什麼樣的人會開什麼車,就如同住的房子、穿的衣服一樣重要。選擇一輛與自己身分不不符合的汽車或品牌,會影響自己的形象,反之則能襯托出自己的地位,這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例如我曾和朋友討論傳道這種身分應該開什麼樣的車,結論很一致且明顯地指向Toyota、Nissan、Honda等廠牌的國產中型轎車,如最常見的Corolla、Civic等,如果開Camry或Teana就已經有點「超過」了,SUV更是不合,但也不要去開Yaris那種小車。對汽車有概念的教會朋友不妨對照一下自己是否與我們的結論相似?

由於比賽要幫Lexus寫行銷案,於是開始研究Lexus的各系車款。沒想到一兩個月以後,我發現自己竟然能在不到一秒且只用眼角餘光就可以認出每一台經過自己的汽車是Lexus不是,也是個很奇妙的經驗。以前我總覺得自己的大腦對於視覺很不在行,這個發現讓我對視覺認知有了更深刻的看法。當然,這可能也要歸功於Lexus設計上獨特的線條。而且我騎車上路不再無聊,因為可以一直觀察有什麼車子是不知道的新車,久而久之就越來越能辨識不同車廠的特色。帶著主動認識的眼光去看汽車以後,真的能發現許多有趣的事情。我相信這就好像作家看文章、導演看電影、記者看雜誌、建築師看房子、心理學家看人,因為有背景知識,總會比其他人看到更多不一樣的地方。

比賽的辛苦不為外人道,也從來沒有那麼認真「寫報告」過。但我們收穫都非常豐富,不只是經驗與知識,還包含了同工的默契,很感謝神讓我們有機會一起參加比賽,這些都比得獎重要得多了。期間我們曾懷疑過自己幹嘛要為了一件跟自己主要價值(信仰)無關的事情這麼辛苦?但事後回想起來,看得到神的許多奇妙的帶領。能說生活上的事情與信仰無關嗎?經過這一次經驗我覺得很難說!

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暗夜曙光中的硫磺火(Dark and Dawn with Fire)

Picture taken by Alaska smokejumper John McColgan in Montana in 2000


昨天晚上偶然在線上與一位老朋友相遇。他提及自己這幾年的遭遇,不禁令我感到一陣悲嘆。與世人相比,自己的日子實在過得太平靜安穩了。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黑暗與不幸的事情。同樣的東西,在不同的情境或心境之下,讀起來可能會有完全不一樣的心得。

(創世記19)的這段神毀滅所多瑪的故事,這兩天重讀,真的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創世記19:4~6、9)「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現在我們要害你彼害他們更甚!」看看這城的人的心有多 黑暗?他們是怎麼了?他們有把人當成人來看嗎?這些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的生活平靜安穩,無法想像所謂的人心險惡。光是這樣一段描述,足以說明為何神說這些人「罪惡甚重,聲聞於我」(創世記18:20)了。

接著來看(創世記19:27~28)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到了他從前站在耶和華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瑪和蛾摩拉與平原的全地觀看,不料,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好巧不巧,我讀這段的時候正好家裡的電視正在播放電影赤壁,一邊看火燒赤壁的大場面,一邊就在想像亞伯拉罕看到的景象。整個地方都燒起來,可真是壯觀嚇人哪。不過呢,我注意到的是亞伯拉罕在清早起來,所多瑪已經被毀滅了。那是,神在眾人還在沉睡、在熟睡的時刻毀滅的。在睡夢中被從天而降的硫磺火給驚醒,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可怕的事情了。這些人其中當然也包括(創世記19:14)羅得曾好心警告過的女婿們。

再來看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羅得是不是個義人?會這麼問是因為我們看到他既不懂得長幼有序,又住在罪大惡極的人當中(創世記13:10~13),且與女兒發生亂倫(創世記19:30~38),應該不能算是個信仰的典範吧?但是反過來講,從(創世記19:1~3)這裡看到羅得是怎麼樣款待天使的。姑且不論他是否知道二人身分(我猜不知道),且說他起來迎接、臉伏於地下拜,說「我主啊,請你們到僕人家裡洗洗腳,住一夜,清早起來再走。」雖然沒有麵粉22公升跟牛小排,不過也很夠意思了。再來,耶和華憐恤羅得(創世記19:16、29),派了兩個天使像保鑣一樣務必使他們安全撤離。我說,不管羅得怎麼樣,神也很愛他。再來請看彼得怎麼樣解釋他的為人:
神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又判定所多瑪、蛾摩拉,將二城傾覆,焚燒成灰,作為後世不敬虔人的鑑戒;只搭救了那常為惡人淫行憂傷的義人羅得。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
彼得後書2:5~8
讀完這段,我開始想:我對公義的堅持(至少心態上),還遠遠不如羅得哪!我只能說,即使羅得的行為有可議之處,都還輪不到我們這些可能更不義的人來論斷他呢!求神憐憫。

2009年10月25日 星期日

真認識祂(Know Him Well)

(創世記18)講亞伯拉罕接待天使、神應許撒拉兒子、神要毀滅所多瑪蛾摩拉並亞伯拉罕的「討價還價」。因為我時間不多,沒有辦法整理成一篇文章,僅列出我覺得這章值得一提的幾個重點:

(創世記18:1)耶和華在幔利橡樹那裡,向亞伯拉罕顯現出來。那時正熱,亞伯拉罕坐在帳篷門口,舉目觀看,見有三個人在對面站著。他一見,就從帳篷門口跑去迎接他們......亞伯拉罕到底知不知道這三個人的身份?(希伯來書13:2)提到不可忘記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我是以常理判斷,認為亞伯拉罕剛去迎接這三個人的時候是不知道他們身份的,但隨著一陣子的互動,例如(創世記18:10)那人說:「到明年這時候,我要回到這裡,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個兒子。」這樣有全能的話語,是出自什麼樣的人物,在亞伯拉罕聽起來應該再明顯不過了。

(創世記18:6)亞伯拉罕急忙進帳篷見撒拉說:「妳速速拿三細亞細麵調和做餅。」我查了一下三細亞是多少?換算過來竟有22公升之多!想想這可以做多少餅?如果是要宰一頭牛犢請客,當然要殺整條牛,沒有那種殺半頭牛的。但是麵粉是可以取夠用就好的,這才足以顯出亞伯拉罕款待之殷勤哪!

(創世記18:12)記載到撒拉對於神的應許心裡暗笑,這樣的反應是很正常,但亞伯拉罕就完全沒有這種「正常反應」。我想,這可以顯示亞伯拉罕已經完全相信(創世記17)神以割禮為記號的立約了。也可以觀察出來,亞伯拉罕對神的認識遠比撒拉來得還要多。

(創世記18:17)耶和華說:我所要做的事豈可瞞著亞伯拉罕呢?我覺得這句話真的是太感人了。神,創造宇宙萬物、如此偉大的真神,竟然說自己所要做的事不可瞞著亞伯拉罕,可見在神的心目中,亞伯拉罕是多麼地重要!誠然,我們從許多地方可以觀察出亞伯拉罕與神的關係非常密切,深得神的疼愛,但是我覺得在創世記所有的描述當中,從神口中的這句話是見證祂愛亞伯拉罕最有力的一句話了。
j
(創世記18:18~19)神說: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我眷顧他,為要叫他吩咐他的眾子和他的眷屬遵守我的道,秉公行義,使我所應許亞伯拉罕的話都成就了。原來原來,讀了這麼多次神對亞伯拉罕的應許,終於明白神的用意。是要藉由一種極大的眷顧保守,建立一個秉公行義的強大的國。或許這就是「願祢的國度降臨」的一種形式吧!

(創世記18:20)神說:所多瑪與蛾摩拉的罪惡甚重,聲聞於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罪惡甚重,聲聞於我」 這句話特別有感覺。上一次神出手行大毀滅是以洪水滅世,這次則是降下天火。唉,不知道現今這個世代,是否又是一個「罪惡甚重,聲聞於我」的世代了?
j
(創世記18:22~32) 這段是亞伯拉罕與神的討價還價。以前我總覺得亞伯拉罕也未免太大膽了,竟然敢向神更改價碼高達6次之多,聖經上還沒有哪一個人敢這樣跟神對話要求的。一方面再一次顯示出亞伯拉罕與神的關係如此密切,且亞伯拉罕十分了解神的性情。但另一方面請注意(創世記18:25)亞伯拉罕說:「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 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讀到這裡,我不得不說,亞伯拉罕真的是太了解神了!他清楚神不能違背祂自己的公義,也絕對不會將義人與惡人同等對待,才能說出這一番據理力爭。

再次思想亞伯拉罕的據理力爭,進而反省自己:相較於亞伯拉罕,我們的禱告又是怎麼樣呢?我們夠了解神嗎?我們能否像亞伯拉罕一樣因著真正認識神,而做出正確的祈求?

2009年10月23日 星期五

庇耳.拉海.萊(Beer-lahai-roi)

在讀夏甲離開主母撒拉的故事時,引起了我的注意,(創世記16:6~14)是第一次夏甲,夏甲因為撒萊苦待她,而逃走了。她遇到了神的使者,要她回到主母那兒去,並且應許她的後裔及其繁多,並且給她將要生的兒子取名為以實馬利,就是「神聽見」的意思。

夏甲就稱耶和華為「看顧人的神」,並且說:「在這裡我也看見那看顧我的嗎?」 ,並為該地的井命名為庇耳.拉海.萊。其實我看不懂夏甲這句話和合本的翻譯,就去查了一下CBOL的原文逐字翻譯,得到這樣的資料:
夏甲就稱那對他說話的雅威為「祢是看顧人的上帝」。
因為她說:「祂看見了我之後,我還能在這裡看見祂嗎?」
接著我們跳到(創世記21:8~20)。時間轉眼便過去,至少15年以後,撒拉所生的以撒已經斷奶,她看到大以撒15歲的哥哥以實馬利在戲笑,便對亞伯拉罕說:「你把這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因為這使女的兒子不可與我的兒子以撒一同承受產業。」亞伯拉罕因他兒子(英文版聖經這裡是單數,所以是指著以實馬利)的緣故很憂愁。我想這個憂愁是很合理的,儘管以撒才是應許之子,但是亞伯拉罕的第一個兒子卻是以實馬利,而且比以撒還早了15年哪!

後來是神指示亞伯拉罕聽從撒拉,並且也答應他使以實馬利的後裔成立一國,「因為他是你所生的」。亞伯拉罕只好打發夏甲與以實馬利走了。
接下來的描述,是很戲劇性的:
亞伯拉罕清早起來,拿餅和一皮袋水,給了夏甲,搭在他的肩上,又把孩子交給他,打發他走。夏甲就走了,在別是巴的曠野走迷了路。
皮袋的水用盡了,夏甲就把孩子撇在小樹底下,自己走開約有一箭之遠,相對而坐,說:我不忍見孩子死,就相對而坐,放聲大哭。
神聽見童子的聲音;神的使者從天上呼叫夏甲說:夏甲,妳為何這樣呢?不要害怕,神已經聽見童子的聲音了。起來!把童子抱在手中,我必使他的後裔成為大國。
神使夏甲的眼睛,明亮,他就看見一口水井,便去將皮袋盛滿了水,給童子喝。神保佑童子,他就漸長,住在曠野,成了弓箭手。他住在巴蘭的曠野;他母親從埃及地給他娶了一個妻子。
創世記21:14~20
神兩次看顧夏甲,想必是出於對亞伯拉罕紀念。後來,以實馬利真的如神的應許,發展成一個強大的民族,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熟知的阿拉伯人。這次讀經我特別留意了以實馬利。(創世記25)記載亞伯拉罕去世時,將一切所有的都給了以撒,把財物分給他的庶子(包括從基士拉生的6個兒子)。他的兩個兒子以撒、以實馬利把他埋葬在麥比拉洞,與撒拉同埋葬。以實馬利雖然是第一個兒子,與父親必然有很深的情感,但因為身為使女的兒子,且並非應許之子,只好被放逐。以實馬利應該是接到父親的死訊而匆忙趕來,並且與他的弟弟、亞伯拉罕真正的兒子以撒,一起埋葬了父親。不得不說,這一幕真感人。

亞伯拉罕死了以後,神賜福給他的兒子以撒,以撒靠近庇耳.拉海.萊居住。伏筆在標題,真正引起我的興趣,正是以撒的去處。庇耳拉海萊可是當時夏甲被放逐以後去到的口井呀!於是我以關鍵字「庇耳拉海萊」搜尋聖經全文,除了前面兩處,只找到了另一處,就是在(創世記24:62),那是老僕人奉亞伯拉罕之命為以撒尋妻,成功地將利百加帶回來的時候。「那時,以撒住在南地,剛從庇耳.拉海.萊回來。」

以撒為什麼靠近庇耳.拉海.萊居住?我沒有想通,也沒有追究。只是,比對了一下當時的以撒與亞伯拉罕對神的體驗,也許以撒自覺還離神很遙遠?也許以撒曾聽過哥哥以實馬利講過母親她夏甲懷他時在庇耳.拉海.萊遇見神的使者的見證?以撒是在追尋神嗎?

神極度眷顧亞伯拉罕,但是在他仍在世的時候,是很少看到神對以撒直接的照顧與對話。以撒是否渴望自己與神的關係如同父親與神那樣?我純粹是猜測,畢竟這很符合我們現在許多第二代以後的信徒的情況,困於長輩的信仰經驗無法在自己身上得到印證,尋求神卻不得門路。不過別忘了,亞伯拉罕的信仰曾經歷那煎熬的25年等待時間,只是以撒看不到。如果不是初代信徒的我們,可能真的很難理解長輩的信仰吧!每一代的信仰的功課都不同。對於第二代以後的信徒,這由夏甲之口所命名的井/地名豈不正合適嗎?

祂看見了我之後,我還能在這裡看見祂嗎?

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現實的現實(The Reality of Realities)

我很喜歡reality這個英文單字。哲學、科學談「事實」、「實在」用reality,它是真正存在的,就等同於至高無上的「真理」一般。現代主義談客觀事實(objective reality),認為現實只有一個。後現代主義強調主觀事實(subjective realities),認為現實只存在與主體的存在與觀點上。兩方對此爭論不休,是個傷腦筋的好問題。但是,生活、生命談「實際」、「現實」時也是用reality,這些現實條件,構成許多的「不得不」與「無奈」。

(創世記16:16、3)撒萊將夏甲給亞伯蘭為妾的時候,亞伯蘭85歲,在迦南地已經住了10年。(創世記17:1)當神應許生以撒時,亞伯蘭已經99歲,離開家鄉已經將近25年了。這25年裡,神四次應許亞伯蘭大福大國大民,卻沒有半點跡象顯示他和撒拉要怎麼樣生一個兒子,並從這個兒子發展成大國大民。

這25年期間,神至少4次向亞伯拉罕顯現,從(創世記12)的呼召;到(創世記13)回應亞伯蘭與羅得分離而應許給他土地;到(創世記15)安慰他,並明說亞伯拉罕本身要生出後嗣;到(創世記17)以割禮作為立約的證據,明言撒拉明年要生一個兒子。每一次顯現,都將應許說得更清楚明白,加添他的信心。

每次神告訴亞伯拉罕:「你向天觀看眾星...你的後裔將要如此。」一開始亞伯拉罕一定是抱持著一顆敬畏的心情去看待神對他的應許,但是當他回到日常生活,面對現實的時候呢?活得越久,信心就會漸漸失落,漸漸懷疑神。畢竟,他看到的現實是,自己與妻子一天一天老去,妻子始終沒有懷孕。每個月他都要經歷一次「神的應許沒有實現」的失落感,並且告訴自己還要繼續走下去。

生活當中的現實,多少會與神對我們的應許互相牴觸。有的時候神清楚向我們應許了,不論是聖經上應許的得救、平安、喜樂、力量、福氣、醫治...還是少數人蒙神親自在異象中顯現應許。這個應許若是與現實有一種巨大的落差存在,就只能靠信心去彌補了。

神的應許本來是一種真理,是客觀的事實。但人卻因為時間與現實情況,將應許給扭曲了。應許成了人的主觀事實,就像亞伯拉罕重新解釋了他成為大國大民的途徑。若不是神憐憫,不斷地重新告訴他、提醒他,我想亞伯拉罕也沒有足夠的信心去對抗現實條件。

神的應許是reality,人生的現實也是reality。因此,我相信在信仰中有一種不變的reality的存在,就是:人要得到神的「應許」,必然要經歷「現實」。這兩種realities的落差,必然要以信心去彌補,而這就是神要我們學習的,所謂信心的功課。

希伯來書描寫古聖徒處理這種矛盾,寫得十分感人。我們一起來欣賞: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證據......他們因著信,制伏了敵國,行了公義,得了應許,堵了獅子的口,滅了烈火的猛勢,脫了刀劍的鋒刃;軟弱變為剛強,爭戰顯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軍。有婦人得自己的死人復活。又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贖,為要得著更美的復活。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證據,卻仍未得著所應許的;因為神給我們預備了更美的事,叫他們若不與我們同得,就不能完全。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希伯來書11:1~12:2

祂已應許(He had Spoken)

(創世記15)第1節提到:「亞伯蘭,你不要懼怕!」因為亞伯蘭才剛打敗四王聯軍,當然會怕他們事後報復,所以神安慰他。神第三次向亞伯蘭應許他要得大福、成為大國大民,並且顯出異象作為證明。分析亞伯蘭和神的對話,會發現亞伯蘭其實沒弄懂神的應許為何。他說:「你沒有給我兒子,那生在我家中的人就是我的後嗣。」可見在他的認定當中,神的應許就是讓他的家業在未來繼續擴大。神糾正了他,明說:「這人必不成為你的後嗣,你本身所生的才成為後嗣。」
接著,神說:「我是耶和華,曾領你出了迦勒底的吾珥,為要將這地賜你為業。」亞伯蘭過去曾經好幾次築壇,求告(呼求)神的名,這裡是聖經記載中第一次神告訴亞伯蘭「我是耶和華」。雖然聖經成書史告訴我們,耶和華不是神的名字,只是YHWH加上希伯來文「主」的母音湊成的,而且音還比較接近雅威。不管怎麼樣,我覺得神在這裡將自己表明給亞伯蘭(以前都是提到「你」,這次提到「我」),是正式回應亞伯蘭的呼求,增加他的信心。

亞伯蘭說:「主耶和華啊,我怎能知道必得這地為業呢?」以前我覺得是亞伯蘭信心不足,才會向神求一個證據。今天我想到了另一種可能,可能當時的風俗習慣,土地的所有權轉移必需要有個物品或儀式作為證據。如果亞伯蘭真的是因為這樣才問神「我怎能知道」,可見神在亞伯蘭心中的姿態是很貼近他的,而非高高在上、遙不可及。

(創世記16)開頭我們看到亞伯蘭還是沒有弄清楚神的應許。不錯,亞伯蘭與夏甲所生的孩子確實符合15章神所說:「你本身所生的才成為後嗣。」但沒想到(創世記17)神第四次應許亞伯蘭,並且正式立約、以割禮為立約的證據,並將亞伯蘭、撒萊改名為亞伯拉罕、撒拉。這次神明說:亞伯拉罕要從撒拉得一個兒子,這個兒子才是神應許的那一位。亞伯拉罕對神說:「但願以實馬利活在祢面前。」神說:「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給你生一個兒子...。」

值得一提的是,和合本聖經在創世記提到對亞伯拉罕用「應許」這個字眼的,只有在(創世記18:19)。從KJV看來,「神的應許」大概就是「神已經告訴的事」的意思。有什麼事情是神已經告訴我們的?應該很多吧。我們又是怎麼去面對這些應許的呢?

2009年10月20日 星期二

300壯士(300)

(創世記14)有幾個疑點。第一點,當四王將五王的人民、財物、以及羅得擄去的時候,有一個逃出來的人,跑到希伯崙幔利的橡樹(希伯崙是地名,幔利是人名)告訴在那裡居住的亞伯蘭。這個人是羅得派來的嗎?不然他怎麼知道要告訴亞伯蘭?他又怎麼知道要去哪裡找亞伯蘭?

第二點,亞伯蘭率領家丁318人(每次都讓我想到三百壯士...),竟然能一直追擊到但(在希伯崙以北一百公里以上的地方),並且以寡擊眾,打敗四王。我想這個隊伍應該不只300多人,由(創世記14:24)可以知道,還要包括幔利、以實各、亞乃等亞伯蘭的盟軍才對。

第三點,亞伯蘭殺敗基大老瑪和與他同盟的王回來的時候,所多瑪王出來,在沙微谷迎接他。又有撒冷王麥基洗德帶著餅和酒出來迎接;他是至高神的祭司。他為亞伯蘭祝福,亞伯蘭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給麥基洗德。(創世記14:17~20)這個麥基洗德究竟是誰?希伯來書提供了解答:「論到麥基洗德,我們有好些話,並且難以解明(希伯來書5:11)」「這麥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本是長遠為祭司的...他頭一個名翻出來就是仁義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他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乃是與神的兒子相似。(希伯來書7:1~3)」這樣看來,麥基洗德根本就是神的另一個「化身」囉?「你們想一想,先祖亞伯拉罕將自己所擄來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給他,這人是何等尊貴呢!(希伯來書7:4)」

2009年10月19日 星期一

The First Sight

昨天是北區大專聯契影音事工小組(名字很長很難記我知道,所以我們要想個好記的名字)2009年影片的開拍日。以前聽朋友(例如Minlagus)講拍片的事情,或是聽聞影音小組的歷年作品拍攝過程,都是「風聞有你」。昨天在現場才真的是「親眼見你」。

原來,現場的每一個人都很重要,且讓我來一一報導(匿名):

編導組:遲到會放屁肚子又太大的導演,堅持把事情做到最後,整天下來不知道喊了多少次「action」和「卡」。發燒感冒快掛掉又一直喊「快點快點時間不夠了」的副導,負責催場並在時限內順利收工。編劇的兩位「姐」緊盯演員的表現以及場景的條件是否符合劇本,並且同時擔任場記的工作,標準台詞是跟攝影確認「time code」。

攝影組:攝影機老是發出怪聲又有回帶問題(很想換掉它)但還是把每一場的每一鏡的每一take都搞定的攝影收音的三位大哥輪流帶著耳機或將麥克風舉得高高的,不是耳朵爆掉就是手酸,還是弄了一整天。燈光必須忍受燈的亮度與溫度,在沒有空調降溫的情況下把光線維持穩定。不得不提也是第一次參與拍攝的打板學妹,一天下來沒講幾句話但非常敬業站得好穩,打板也打得鏗鏘有力。還有也是第一次參與拍攝的測拍學弟,從頭到尾也是戰戰兢兢,又面帶微笑地拿著單眼到處拍。還聽說製片寄給他們的信都很認真回(完全符合Responsibility的精神哪),一定要給這兩位學弟妹加分!

美術組:負責美術的學姊們基本上從演員化妝到西瓜水果這種道具,都要想辦法弄出來。光是聽她們在討論西瓜要怎麼準備我就頭暈了,不知道還有多少細節處理是我不知道的。
製片組:兩位大哥上午去參加婚禮,下午回現場「關心」,還帶了喜餅來塞大家的嘴。也真是辛苦他們了。另一位我不能稱她為大姐,不過因為是專業,所以到現場指導、測拍,也是幫了不少忙。

演員:不可不提的三位演員,演妹妹的要整天嘩啦嘩啦地開懷大笑,因為會笑到乾掉,所以還要吃很多西瓜。演姊姊的要擺整天的臭臉。演老爸的行動不方便還要走來走去放安全帽、包早餐,還有眼鏡上上下下推了不知道多少次。他還有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搞笑,減緩現場大家緊繃的神經,而且這點他做得很好。「記得要買木瓜牛奶喔」。

現場:最後要感謝的是借出自己家一整天讓我們當拍攝現場的那一家信徒。客廳跟廚房要關這個開那個,移東挪西的,還讓他們一整天都不能做事情,因為一旦副導喊出「全場靜音」,所有的人都屏氣凝神,不敢亂動。不知道有沒有漏掉誰?但總不能漏掉主耶穌。感謝神讓我們一天下來盡都順利(至少就我沒有眼光的眼光來看)。

我在那裡幹麼呢?好像一直在玩手機,或坐在電腦前面不知道在搞什麼,或只有出門跑腿。其實我很認真在傾聽觀察現場的一動一靜。因為自己擔任行銷的工作,是第一次,沒什麼經驗,想要捕捉一下我們整個團隊的氣氛,或許可作為行銷的題材。其中當然有互相開玩笑,誰犯錯了,遲到要罰多少錢,誰搞笑被唾棄等等,都被我記錄下來啦。

心得總結:第一次參與拍攝感到十分新鮮,不知道大家到底功力如何,不像很多人一眼就知道誰哪裡做不好,只覺得每個人很厲害也很認真。能抱著這樣的心情真好,因為可以從每個人身上學到好多好多。雖然編劇、導演、美術、攝影、收音、打板、演員...如果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小問題,就會增加後製的負擔(我也算是這個部份),但是親自在現場看大家的努力,我實在沒話說。最感動的是現場人人有專業,互相合作,沒有誰大誰小,為了同一個目標齊心努力。感謝神,讓我們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完,對影音事工有興趣的呢?歡迎同工^^

2009年10月18日 星期日

分離(Separation)

(創世記12)亞伯拉罕到了迦南地。從示劍地方、摩利橡樹(神第二次應許,築壇)→伯特利與艾中間(築壇)→南地→埃及→(創世記13)南地→伯特利→伯特利和艾的中間→希伯崙幔利橡樹(築壇)。路途,似乎總是會折返,似乎總是不會一下子就到位,似乎總是困難,似乎總是令人懷疑神的應許要怎麼樣實現?

(創世記13)記載亞伯蘭與羅得的牛群、羊群、帳篷、財物甚多,使他們不能同居。為了爭奪資源,亞伯蘭的牧人與羅得的牧人便相爭。亞伯蘭跟羅得說:「你我不可相爭,因為我們是弟兄。」並說:「請你離開我。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關於這段,常常聽到的是亞伯蘭謙讓的美德,以及羅得不懂得長幼有序的無禮與無理。我看到的是亞伯蘭的信心。出於對神的敬畏,以及相信神必保守看顧,所以他不怕吃虧。

我又想起路得執意跟從拿俄米的一番話,「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那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那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 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裡死,我也在那裡死,也葬在那裡。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路得記1:16)

把這兩段擺在一起,感觸更深了。與親人分離是多麼困難的一個決定?不論亞伯蘭將羅得當成他的晚輩還是弟兄(我想,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為了彼此的和睦,勢必要分開,我想他的心情是很沉重的。

不過後來,神對亞伯蘭說的話,就好像亞伯蘭對羅得說的話一樣,卻是加倍的賞賜,我覺得也可說是一種安慰。亞伯蘭對羅得說:「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嗎?」神對亞伯蘭說:「你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凡你所看見的一切地,我都要賞賜給你和你的後裔,直到永遠......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

2009年10月17日 星期六

一次又一次再一次(Again, Again, and Again)

(創世記12)從這一章開始,可以寫的事情有太多了。亞伯拉罕令人敬佩之處在於他聽從神的聲音,便相信了,且帶著全家出發,前往他完全未知的地方。面對未知的未來,人總是會產生莫名的焦慮,更何況帶著全家人,如果發生了什麼不測,豈不將全家都賠上了?看到7、8節亞伯蘭各築了2座壇,並且求告神的名(「求告」新譯本翻作「呼求」),想必他是很認真看待神的應許及帶領,付諸行動的同時也不斷地呼求神的指引。

10~20節這段就顯得莫名其妙了。亞伯蘭怕埃及人為了搶他老婆而殺他,所以要她與自己以兄妹互稱,然而神出手阻止,這是第一次。(創世記20)時亞伯拉罕(那時候已經改名,以撒還沒有出生)寄居在基拉耳,以相同的方式欺瞞非利士王亞比米勒。(創世記26)時以撒也去住在基拉耳,並要太太利百加與自己以兄妹互稱,這次又被非利士王給發現。

亞伯拉罕與以撒會這麼做,或許和文化背景有關,或許與個性有關,或許如「一般的講法」與信心軟弱有關。不管怎樣,這樣的事情一連三次真的滿扯的。地方首領看上了你漂亮的妹妹想帶回家,還滿合理的。知道你故意隱瞞的話,當然也會追究責任。但這三次,不論任何原因,神總是保守了亞伯拉罕、以撒,以及他們的妻子。

我說他們很扯,但是批評人家並不會顯得自己比較有義。想想自己也常常犯的毛病,遠不只三次,好像更糟糕。雖然沒有亞伯拉罕那麼嚴重,但是可能犯了有三十次、六十次、一百次。神還是保守看顧,憐憫赦免,只能說很感謝神。

2009年10月16日 星期五

分散在全地(All the Face of Earth)

(創世記11)開頭,提到其中一些人想要建造城與塔。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接著,神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成和塔。祂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 的了。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語言彼此不通。」於是,神就使他們從那裡分散在全地,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創世記11:1~9)最諷刺的是,這些人造城造塔就是因為不想要分散在全地,卻反而被神分散在全地,適得其反。

同樣是分散在全地,新約時代的那一次可大不相同。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凡受造的)聽。」(馬可福音15:15)門徒往世界各地傳福音去,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見證。(使徒行傳1:8)後來耶路撒冷的信徒後來大遭逼迫,逃往在猶太和撒瑪利亞各處,也往各處去傳道。(使徒行傳8)結果是: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使徒行傳11:21)

應該要傳揚自己的名,亦或是傳揚神的名,答案應該很清楚了。沒有人希望被分散,但如果一定要的話,希望我們是因為好的理由被分散。

(創世記10)記載了挪亞後代所生出的各國各族。(創世記11)最後開始提到亞伯拉罕家族。從挪亞至亞伯拉罕,看似很久。我今天算了算才發現其實並不會。挪亞一直到亞伯拉罕60歲時才過世。而他拉帶著全家離開迦勒底的吾珥到哈蘭時,挪亞可能還健在。神第一次向亞伯拉罕應許,要他離開哈蘭時,只不過在挪亞去世15年之後而已。(創世記12:4)

以前的印象是挪亞到亞伯拉罕之間有個信仰空窗期,今天讀了這段才赫然發現神一直都在揀選、帶領世上合祂心意的人,從不間斷。我想,歷史上應該沒有信仰的空窗期,神從來沒有掩面不顧世人,只是我們知道或不知道而已。

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約定(Covenants)

(創世記8~9)從洪水退去至立虹為記。9章17節神對挪亞說:「這就是我與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約的記號了。」小時候對於這段彩虹由來的傳說自然是深信不疑,學到彩虹形成的光學原理時也覺得十分有趣。但是現在想想,這段故事最奇怪的不是彩虹,而是立約。

約定,是人與人之間以信任為基礎的一項活動。不論是口頭答應、白紙黑字、印章指印、數位簽章。憑什麼約定好的事情一定要履行?完全是社會規範的運作。因為不管是哪一種社會,不按照約定的人將失去信用、被標籤為騙子,難以在社會生存,所以約定才有它的效力。一個正常、成熟的人,對於「答應的事情就要做到」視之為理所當然,背約不但是破壞信任,也違背了自己。
然而,創造世界宇宙萬物的神,為什麼要跟祂所創造的有血肉之物立約?除了以彩虹為記號向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不用洪水滅絕的約,還有以割禮為證據向亞伯拉罕立使他作多國的父的約(創世記17)、以血為憑據向摩西及以色列百姓立律法之約(出埃及記34)、以耶穌基督為道路真理生命向世人立的新約(耶利米書31:31~32)......

高高在上的神有必要向人或動物立約嗎?神不受人類社會規範的影響或限制,又何必與人立約?針對這個問題,我和室友假耗(他要我這樣提到他)討論了一下,想出了一種可能。我們覺得神主動向人立約,是一種展現誠意、甚至可說是紆尊降貴的表現。其中主要的目的,是以這種「人與人的方式」增加人對神的信任,且是一種體貼人類在信任方面軟弱的方式。

我們說主耶穌曾「親自」受苦,被釘十字架,且由死裡復活,所以祂能說服世人祂理解、擔當、救贖人的軟弱。同樣道理,神實在沒有必要與人立約,無非是因為神體貼人的需要。神主動向人立約,足可展現祂最大的誠意。可嘆的是,背約的,從來都是被動立約的一方 - 人。

神真的已經答應我們,要拯救我們,並賜給我們平安與生命。只是我們人類真的相信這個約定嗎?

遍滿全地All Over the World

我的一些朋友可能會說服我,創世記當中伊甸園、洪水滅世等故事,只是被創造出來的神話。聽一聽他們的理由,似乎也不無道理,畢竟聖經本來就不是一字一句的歷史記載。不過,對我來說神話也好、事實也好,我無從確知,也不在意。重點是能否從讀經當中得到生命?就算它只是個故事,能帶給人屬靈生命的故事也是有價值的,那樣也就夠了。

(創世記7)描述洪水淹蓋全世界,讓我想到全球暖化的議題。雖然神後來向挪亞立約不再用水毀滅世界,但是這無損於我對環境保護的關心。我從小就有環保意識,國小的時候我就對空污、水污染、水資源、農業危害有一點概念,到了高中的時候我開始注意了資源、能源、全球暖化的議題。雖然我的電腦曾消耗了不少電力,機車製造了不少廢氣,擤鼻涕的衛生紙耗掉不少數目,但是我自覺還算是滿有節約能源意識的了。

大學生在環保能貢獻的不多,但是至少隨手關水電、少吹冷氣、不用的電器拔插頭、廢紙背面繼續使用、垃圾減量之類的小動作是做得到的,以後當我更有能力時我就會做得更多。但是我有點擔憂身邊周遭的人是否有這麼明顯的環境憂患意識(有沒有sense啊?),是否知道自己的一個動作會增加或減少環境的多少負擔?

現在越來越多基督徒強調在社會關懷、社會責任上的努力,最常聽到的是政治涉入、弱勢關懷、公益活動的參與,但我覺得環境議題可能才是最值得我們關切的。因為所有的人都住在同一個地球,所以環境議題是與全世界每個人息息相關,也是最大的生存議題,比起局部地區的努力(雖然那些也很重要)來說或許是更重要的,也是最沒有色彩問題的。

前幾天有一則新聞,講到蘋果公司因為不滿美國商會(Chamber of Commerce)反對美國政府「要求企業減碳」的主張,而正式宣佈退出該組織。過了幾天,另一則報導指出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對蘋果此舉予以嘉許。有的人可能覺得這是企業形象的操弄,但因為我一直自己是蘋果的愛用者,清楚蘋果對環保的努力,所以蘋果此舉更加深了我對這個企業的尊敬。我覺得如果教會/基督徒真的重視社會參與,而讓社會了解其對環境關懷上的努力,對於教會/基督徒的正面形象是很大的加分哪。

2009年10月14日 星期三

義(Righteous)

(創世記5)是亞當至挪亞的族譜。研究創世記的人應該都會計算,也算得出來,亞當死之前看得到自己幾世孫?答案是第8代瑪土撒拉。不過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一個pattern:「OO共活了XXX歲就死了。」當然,這是和合本的用語所致,原文根本沒有這個意思,但還是可以思考,如果哪一天我們論到某人:「某某人活了九百多歲就死了。」其他人的反應應該會是:「天啊!九百多歲耶,應該是『才』死了吧?」但是就算活到千歲、萬歲又怎麼樣?人總難逃一死。
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傳道書7:2)
(創世記6)值得我一寫的是9節:「挪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我喜歡拿人際關係的倫常來比擬神和人的關係,例如君臣、父子、夫婦、兄弟、師生、朋友。以上幾種典型在聖經上面都找得到,也很好從人際經驗中去揣摩。但還有一些如挪亞、約伯是難以歸類的,我給他們跟神的關係下了一個特別的定義:神與義人的關係。這兩個人,在聖經中的描述很相近:挪亞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約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再者,神都讓他們遭遇莫名其妙的事情,都被人誤解,都遵照神的旨意,最後也都有個happy ending。

在世界上當個義人,似乎不是件討喜的一件事情。因為義人是屬神的、是為神所承認得以稱義的;卻是被世界所厭棄、所恨惡的。
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約翰福音15:19)
被世界所恨,就像挪亞造方舟必然會引起眾人的好奇以至於恥笑,就像約伯被朋友誤會他是行不義遭神懲罰卻百口莫辯。當一個義人,在不是義人的世界中生存是困難的,卻是蒙神所保守,結局也必然是美好的。因為義人必因信得生。(羅馬書1:17)
我們要當個義人嗎?It's a right question.

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Contacts

我從小就是一個會把東西及資料弄得整整齊齊的人。一盒的玩具雜物硬是要把它們放在西式喜餅盒大大小小的格子中擺整齊;不到一打的Word檔卻要分好幾類資料夾放在一張磁片裡。雖然現在電腦的檔案搜尋功能很方便,但我的資料夾分類還是超級整齊,儲存、分享、找東西都很有效率。對我來說,這完全是一個沒有經過陣痛期就建立起的好習慣。

高中開始用了PIM(Personal Information Management, 個人資訊管理)很強的PalmOS的PDA以後,我的通訊錄就是最整齊的資料。當時大概只有200筆聯絡人,筆電上也保有一份完整、自動同步的通訊錄。親戚朋友的生日只要有輸入我從來不會忘記。

上大學改用Mac,系統內建的通訊錄很好用,從Palm轉換過來也沒有問題,也可以同步到SymbianOS的手機上。後來Gmail使用頻率越來越高,Google也開放聯絡人同步給Mac,通訊錄的使用便逐漸移轉到Gmail上了。最近換成Google的Android系統的手機,手機通訊錄直接在線上跟Gmail聯絡人同步(這是個雲端的時代),所以我就更勤奮地維護通訊錄了。

上大學至今,聯絡人暴漲到800多人,但就像很多人加了之後從來沒有在聊天的MSN聯絡人一樣,通訊錄上那麼多資料很多都只是擺著沒在用。為了增進效率,最近決定狠下心來幫它瘦身,卻也在每一筆聯絡人刪與不刪(當然,都有備份)之間,發現了自己人際關係的有趣現象。

我觀察到,被刪掉的聯絡人,大概有這些特徵:

  • 教過的學生、學生的家長,因為無法再關心到他們了。刪掉並不會心痛,因為有別的版本保存
  • 參加活動同組,後來沒有在聯絡,不熟到突然寫封email給對方都覺得太超過的人
  • 收件人永遠被列在副本的人而且根本不認識的人
  • 去某個地方訪問、出遊,或著接待外地同靈,只有一面之緣的朋友(放心,我保留著Facebook朋友)
  • 每年參加學靈會,一直知道彼此,卻從沒講過話的同靈
  • 列在團契契友名單上卻從來沒看過的人
  • 誰家出生沒多久的嬰兒(我之前為什麼把他們加入通訊錄呢?)
  • 之前加過MSN之後從來沒有聊天怕忘記是誰,只好把它存在通訊錄上,現在統統不管了
猶豫之後沒有刪掉的聯絡人:
  • 感覺上很強還滿有用的人。唉,我真現實
  • 哪一天不小心碰到,怕被知道我把對方刪除了會不好意思的人
  • 名字擺著卻永遠不會去聯絡到的長輩、大哥姊(這種是幫別人存查用的吧)
  • 小時候很熟,長大卻不熟的堂表兄弟姊妹們
  • 部份國小、國中、高中同學
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不會刪除的聯絡人:
  • 家人(廢話)
  • 真正的好友、屬靈同伴(也是廢話)
  • 現在的同工
  • 團契、高級班、教會中還看得到的人
  • 教過我的老師們
  • 以前曾經密集同工一陣子,如山輔、課輔之類的。雖然之後很少聯絡

最後剩下不到600人。

當我一面刪,一面想到:取捨之間很明顯可區分出某些人原來是我重視的人!不知道我在別人的通訊錄上是個怎麼樣的存在?如果哪一天有人要整理通訊錄,會不會把我給刪除了?還是對方其實從來沒有把我加入通訊錄?

contact這個名詞很妙,一方面意思是通訊、接觸、交往(還有傳染),另一方面是人際關係、「聯絡人」。在我通訊錄上永遠佔了一些位置的,是那些不一定是同工,但曾有一段美好共事經驗的人們,像是帶山輔時的廚媽、管理員、傳道、負責人等。雖然幾乎不會再聯絡,但這些名字在通訊錄上是一個特別的空間。原來,一份整理過的通訊錄,不只是聯絡彼此的工具,更是勾起回憶的線索。曾經有深深接觸的人們,也許時間短暫,關係卻是長久。

矛盾的愛(Paradoxical Love)

(創世記3)敘述了始祖犯罪的起因、經過,以及結果。「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馬書5:12)

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有什麼了不起的,可以引誘夏娃?好作食物、悅人眼目、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創世記3:6)。哇,如果以這些標準來看,現代社會到處都是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哪。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事物,以及那些號稱能幫助成功的、增加記憶力的、創造力、自信、健康、身材......的「課程」。乍看之下很多東西是合法有效的,或著看起來很美好,但是這些東西是否跟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有一樣的效果呢?我所謂的效果就是:阻隔使我們跟神的關係。似是而非的事物太多了,只能求主保守。

再來我們來看推卸責任。亞當把責任推給神、推給夏娃,夏娃再把責任推給蛇。嗯,推卸責任正是這段經文最有趣的地方。人真的很愛推卸責任,尤其是犯錯的時候。我想這應該不是因為罪的影響,而是人性軟弱之處。神知道人的軟弱,知道人難免有過,卻最喜悅人們悔改,人也只有悔改以後才能得救。正如史上第一個佈道詞是:「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順便一提,雖然人生苦短(如果能早點回去就好啦),好像是因為始祖犯罪而受咒組的緣故,但我們不能怪他們,更不能怪給神,要不然我們跟推卸責任的亞當夏娃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創世記4)主要在講該隱的故事,亞伯在這段經文的描述中完全是個配角,而且很快就沒了戲份。我覺得值得一想的是該隱殺人這件事。該隱知不知道自己「殺」了亞伯?他對「死亡」有沒有概念?(也許有,因為亞伯曾宰殺羊群獻祭,奪取動物的生命。)他對於不能殺人、奪人生命有沒有概念?知不知道後果?良心有沒有譴責?

殺了亞伯之後,神追問該隱時,他怎麼說呢?「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天啊,又是一次的推卸責任,還加上了否認。結局是,「你必流離飄盪在地上...該隱離開耶和華的面」。或許有人下結論說,神喜愛亞伯,不愛該隱,是嗎?我覺得不是。神也愛該隱,曾提醒過他:「你為什麼發怒呢?你為什麼變了臉色呢?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服它。」神雖然不悅納該隱的祭物,卻這麼諄諄教誨地提醒他,我覺得神愛該隱,是該隱自我放棄了。

當我們軟弱的時候,別以為神不愛自己,也不要以為自己不配為神所愛。事實上我們確實不配,但不要這麼想,而是正因為自己不配,更顯得神的愛之偉大與寶貴。如果以為神不愛自己而放棄神,那才是最可惜的事情呢。

2009年10月12日 星期一

生命,智慧與力量(Life, Wisdom, and Strength)

最近適逢教會舉開靈恩佈道會,我在反省自己的信仰。想起小時候讀經很勤,上了大學以後在讀經方面反而退步許多,照理來說應該要在這四年內把聖經再讀完一次才對,但是很多經卷完全沒有去碰。對於該怎麼樣讀經有一番思考以後,決定重頭讀過一遍,希望能藉由讀經得著生命、智慧和力量。所以,要把聖經讀「活」了!

今天的進度從(創世記1)開始。雖然這段很熟,但這次我發現經文當中很有趣的pattern。這個pattern是:「神說...事就這樣成了...神看著是好的」。當神在發出祂的旨意時,既然發出,事就成了,而祂看起來也是好的。既然神看著是好的,就算我們人看不出這有什麼好,又有什麼關係呢?其實只是我們不了解神的旨意,而不是神的旨意不好。畢竟人的智慧太有限、人的視野太狹窄了。所以禱告的時候就真的應該說:「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再來看(創世記2:1~17)。引起我注意的是伊甸園中的兩棵樹:「生命樹 vs 分別善惡的樹」。還記得神訓班一年級,黃誌新傳道上創世記的時候特別提到這是一種選擇 - 「生命 vs 智慧」的選擇。這個概念也頗有意思的。雖然很難說清楚生命是什麼、智慧是什麼,不過要我選的話...我選擇生命。而有了生命以後伴隨而來的智慧是不一樣的,是來自聖靈的智慧。我很喜歡這段經文:
「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們也講智慧。但不是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這世上有權有位將要敗亡之人的智慧。我們講的,乃是從前所隱藏、神奧秘的智慧,就是神在萬世以前預定使我們得榮耀的。這智慧,世上有權有位的人沒有一個知道的;他們若知道,就不把榮耀的主釘在十字架上了。如經上所記:
『神為愛祂人所預備的, 是眼睛未曾看見, 耳朵未曾聽見, 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只有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是神奧秘的事也參透了。」
哥林多前書2:6~10
我並不是反對神學研究,那的確也很重要,卻不是信仰當中最重要的(比較級與最高級的差異)。因為到最後,真正能拯救一個人靈魂的,不是高言大智,而是一個人與神的關係。
(創世記2:18~25)則是一段關於力量的故事。亞當,這個獨居的人,正在殷勤地做神交付他的工作,也就是管理動物、為動物命名。人的腦很傾向幫人事物取個好記的名字,因為運用名字是我們大腦處理資訊時的重要方法。但我默默覺得亞當應該是個滿有創造力的人,因為取名字其實並不容易,尤其這件事情只有他一個人做。

神為亞當造配偶夏娃,是為了要她能幫助他。所以我覺得婚姻應該也是這樣,神配合兩個人在一起,是為了要互相幫助,成為彼此的力量。那未婚的青年,怎麼樣才能讓神發出這種:「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的聲音呢?應該就是學習亞當殷勤服事主吧!直到一個人真的忙不過來、累壞了......。

2009年10月9日 星期五

Privacy

身為現代人,我們很努力地在保護自己的隱私,有很多事情不希望為人所知。包括會影響我們形象、名譽、人身安全的訊息,也包括無關緊要的生活瑣事。

我們非常努力地在維持自己的形象,也很在意別人眼中的自己(我還為此寫了篇探討維護網路形象的文章呢)。確實,人對自己的認識有一大部分是參考自別人對自己的評價,不過也許有的時候是過頭了。人看人,無論如何都是看不準的,哪怕你學過心理學,還是去訓練什麼讀心術,其實我們連自己都看不準呢。聖經上說:

「人都是看外貌,神卻是看內心。」(撒母耳記上16:7)

我不禁發出一種哲學式的苦笑。如果將隱私定義為:「關於個人而不希望為人所知的事情」,那麼在神面前我們其實沒有任何隱私,因為沒有什麼事情是神不知的呀。我們拼命要在人們面前維護的形象,要保護的隱私權(許多人為此告上法院),其實是不存在的,或著說只是暫時存在。

我不知道主耶穌是不是認真的,不過祂說得很嚇人哪:

「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馬太福音12:36~37)

常聽到「信徒成為雙面人」的說法,也就是在教會外的行為表現遠不如在教會內。其實我樂觀地認為沒有人希望自己的信仰是死的,我也能體諒要把信仰實踐在生活上的困難(天啊,真的很難,也許就像門徒聽到耶穌說駱駝過針眼比財主進天國還要容易時說的:「這樣,誰能得救呢?」一樣)。不過所謂雙面人的說法,也只是從人的角度來看;從神來看的話,真的是一清二楚。

反省自己,是否重視人眼前的形象,而忽略了真實生活每個層面神的鑒察?

「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馬太福音6:4、6)
記得,在神面前,隱私權是不存在的

2009年10月4日 星期日

Nostalgia

夜深了。不知道為什麼,總在夜晚的時候才容易從腦中傾倒東西。中秋加颱風前夕,有什麼特別寫下?

事實是,沒有家人可以團員的中秋節,讓我感傷了起來。事實是,看著身邊朋友全家人一起出現在教會、一起回家,內心多少羨慕著他們。一個同靈說:「為什麼教會不要讓各家自己回家過節團員,還要辦活動?」我說:「我沒有家可以回啦!不然去妳們家。」她半開玩笑地說:「好啊好啊。」事實是,其實我也是半,半認真。

嘿,等一下,難道我以前跟家人一起住的時候,就有這麼快樂嗎?就有這麼令人羨慕嗎?也沒有吧。想了想,應該是這樣:人總是不滿於現狀。我的朋友們不見得珍惜他們跟家人相處的時光,他們說不定還比較羨慕我自己一個人呢。

要知道,其實自己很幸福,擁有許多人羨慕的東西。就像以前我跟一個朋友聊起我對自己不滿意,不知道自己好在哪裡。她回了一句話:「喔,你知不知道有很多人想當你啊?」真的嗎?我真是驚訝,當然也是個很好的提醒。

不懂得珍惜,真的是人性的一大軟弱。最近也觀察到自己有好多不足與軟弱之處(這不配之處就容我不多說了),可是同時又發現主耶穌還是很愛我。怎麼會這樣?這才是主的愛最奇妙的地方。這又令我不禁開始思考一些問題:我愛主多少?我要怎麼樣才能知道自己所獻的祭已經蒙主悅納?(有人可以回答我嗎?)

耶穌愛我我知道(今天禱告時發現這首兒童詩歌真的好可愛、好感人),我們愛主也永遠都不夠,可是如果能知道主喜悅我們所獻的祭,那該是多大的安慰啊!

晚上我用Skype解決了我的鄉愁,那也是個不小的安慰。

2009年10月1日 星期四

The Real Person

最近我在準備研究所考試的讀書空閒中讀了《Google會怎麼做?》。說實在的,在我認識的朋友當中,我自覺算是很懂Google以及網路對整個世界的影響的人了。不過讀完這本Jeff Jarvis的著作以後,還是有許多深刻的啟發。

我回想到我自己2005年4月左右剛開始寫網誌的時候。挑選BSP,先是從Hinet的Xuite開始用起,接著很快地就跳槽到Blogger.com,一直用到現在。說也奇怪,當時正是我忙著準備大學聯考的忙碌時刻,卻把讀書之外的休閒時間全拿來研究怎麼樣經營網誌。那個時候寫了好多好多文章,沒有什麼寫作責任的概念,想到什麼就寫什麼,非常地愉快。

幾年後長大了點,心智成熟了點以後,開始注意到自己以前寫的文章真的是蠢斃了,帶著濃濃地年少輕狂的無知。連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看,只好將文章全數下架,一切好似從頭來過一般。現在寫文章常常要考慮東顧慮西,誰會看?誰在看?誰要看?訴求對象、讀者需求、意見傳達、個人形象...每多摯肘。

前些日子,我還寫了那篇簡直是勒脖子的〈比化妝更重要的網路形象〉。的確,我關心周遭朋友以及網友的隱私安全問題,但是我在那篇文章沒強調的是,我更希望大家能夠善用網路這項工具來promote自己、交朋友、自我成長。我們有很多要學習,我們也必然會犯錯。就像Jeff說的:

因為Google,世界擁有更好的記憶力,我們年少輕狂所犯下的錯誤,將永遠攤在世人面前,糾纏我們一生一世。不過,這些大家都有的羞辱教訓也可用來保護我們。現在我們全都有了謙虛的理由。這現象的另一面就是:假如你原諒我的過錯,我也會原諒你的。或者說得更動人心魄一點...作家大衛.溫柏格在一場演討會所說的話:「一個透明的時代,也必須是一個寬容的時代。」...用Google的話來說,我們都是活在beta中。
反省檢討自己的blog,雖然也不乏佳作(其判準是:自己滿意就算),但其實非常地Web 1.0,非常地制式、封閉,且很少與其他網路上的文章、作者互動,好似篇篇都準備要投稿聖靈月刊(我至今還未曾這麼做過)。這裡不應該是個遺世獨立的網站,而要加入更多的連結。我可以不要那麼在意讀者是否喜歡我的改變或嘗試,因為我根本沒有嘗試過 - 做自己。

曾有朋友說我的網誌看起來很嚴肅,的確,我承認那是我的其中一面,而且還辯解說我的感性層面都用手寫在心愛的MUJI筆記本上,還有很多面向是沒有表達在網路上的。這是個很矛盾的現象,畢竟我是一個力求真誠的人,卻在網路上很有所保留。我搞得自己很不像個blogger,更不像個real person!活在網路這一代的人們逐漸發現,將自己「透明化」帶來的不是危險,而是更多的了解與信任。我已經清楚風險了,所以更加躍躍欲試。

想改變寫作風格有好一陣子了。讀完了《What Would Google Do?》以後,回頭思考的是:「真正的自己」,會怎麼做?

不求完美,但求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