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7日 星期六

不要論斷

※本文同步刊載於《景美雙週報》第46期

我在高中時曾做了件缺乏智慧的事。我的一個好朋友,為了學校社團的練習,每個禮拜都不能參加安息日聚會。甚至到了暑假也不能來參加學生靈恩會,就因為它的社團要加緊練習。我對於他這樣「沉迷」社團的行為很看不下去,就傳了封簡訊說:「你怎麼為了社團,放棄了安息日跟學生靈恩會?我覺得這樣子真的很不好」不過當時,他並沒有做出什麼回應,久而久之我也就忘了這件事情。

時間來到了我們上大學以後,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之下我聽到了他見證他的高中生活。他分享到:在高二那一年,因為社團練習很重要,一定會佔用到安息日,他十分苦惱,所以禱告求神讓他這一年的安息日,暫時以星期五晚上的聚會代替。並且他立志每次週五晚間聚會一定要到,後來也真的做到了,神也保守他的課業順利。當我聽到他這麼說時,感到十分慚愧。因為當年的我,雖然每次安息日聚會必定出席,但我守安息日的心卻遠遠不如他,只是人有到而已。更糟糕的是,我那時還不明究理地論斷他的出席狀況。

經過了這次經驗以後,我開始學到不要隨意論斷人。瞭解到:每個人表面上相同的行為背後,可能隱含著完全不同的動機與心態。一個不斷推辭聖工的信徒,可能她真的懶惰不想做工,也可能其實她默默地做了太多不為人知的工;一個行為怪異的慕道朋友,也許他受到了靈的干擾,但也許只是展現他內心無可言喻的痛苦的一種方式。同樣地,一個看似熱心聖工、信仰堅強的弟兄,有可能他真的很愛主,也有可能其實是他需要一個表演舞台;而一個充滿溫暖與關懷的姊妹,也許她被主的愛充滿,也有可能她自己才是最孤單、寂寞、需要關懷的人。

這當中的差異,我們無從得知,因為人只能看到外表,不像神能看人內心。我們所知有限,卻對我們不了解的人品頭論足,難道不是對神主權的一種僭越嗎?隨意地論斷人,不僅缺乏智慧、違背主的教訓,而且往往是無效的。論斷不能帶來什麼造就,唯有憑著從神而來的愛心,能說的人以溫柔地話去勸說,不能說的人便暗暗地代禱,才能真正挽回對方的心。不求改變別人,只求神改變自己所看到所聽到的。

2009年6月15日 星期一

你有多久沒有?

為了生活忙碌
拼命的朝著某個目標努力
其實,筋疲力盡、倒頭就睡
久未傾聽自己身體的聲音

強迫自己要開心、正向積極地面對
再大的壓力也要克服
其實,情緒解離、空虛渾沌
久未接觸自己內在感受

安息日排滿滿的聖工
禱告了,卻不是在聖殿獻祭
其實,人在教會、心卻遠離
久未親近自己靈性與神最親密的狀態

為了某個不明所以的目標
全神貫注、熱切追求
欺騙自己忙碌代表了一些價值
框哄自己忙完這場就有時間休息
卻從沒想過要回來貼近自己、貼近身邊的人、貼近神

為何得不到喜樂?好像總有事物要去追求
忙碌終日卻感覺不到意義,因為不曾好好活著
身體已經發生病症在提醒你了
心理已經被強迫壓抑太久了
靈性已經許久未上線與祂連絡
是啊,我們多久沒有去傾聽?

當我們沒有去接受自己疲憊、脆弱的一面時
我們的心智運作,便彷彿在一台電腦上佔滿系統資源地跑著沒有意義的病毒程式
一直跟自己說這一切都有意義,卻不曾真正感受到
大夢初醒,才發現都是虛空
哪怕是件很有意義的聖工,意義卻不發生在你的做,而是在面對面見到神的那一刻

你有多久沒有?
也許是時候了
安靜、沉潛、對自己真誠、對神全然交託、回家一趟、回到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