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1日 星期六

婚姻價值觀問卷2009春季:資料呈現前的說明

※這是一篇關於「真耶穌教會台灣地區大專青年交往與婚姻價值觀調查(2009年春季)」的文章。有關該問卷調查的所有系列文章請參閱: 婚姻價值觀問卷2009春季 。如果有任何問題、建議或意見,皆歡迎留言討論,或來信blesserx@gmail.com

感謝主,小弟於寒假發起的真耶穌教會大專青年交往與婚姻價值觀調查(簡稱婚姻價值觀問卷,或問卷調查)簡稱的問卷資料轉換,到目前為止都順利。只不過礙於個人時間有限,所以進度稍嫌緩慢,謝謝大家耐心的等待。在呈現完整的「結果」之前,我想有一些重點必須先提示。這些內容一併在這篇文章做說明,其他篇就是資料的呈現。請各位在看報表之前,先稍微隱忍一下好奇心,務必將這篇文章看完。

問卷調查的目的及規劃

有感於主內青年們對交往及婚姻等兩性議題,有相當程度的需要及關注,所以在2009年寒假著手規劃並發起這份網路問卷。

問卷除了基本資料與雜項以外,主要包含了三個部份,分別是「交往與婚姻價值觀」、「現況」、「對象選擇(擇偶條件)」三個部份。想要藉由問卷法來呈現主內青年在這三個方面的意見。

第三部分是交往與婚姻價值觀,主要想瞭解的是主內青年對於「嫁娶主內」此一觀念的態度為何?相較之下「交往主內」的態度又如何?此外還有針對交往的目的、對結婚的看法等方向,進行調查。

第四部分是個人現況,想要反映出青年們目前有或沒有在交往?交往當中遇到的問題為何?沒有交往的原因又是什麼?

第五部份是對象選擇(擇偶條件),其實也算是一種價值觀的反映。可以從這些題目當中觀察主內青年對於在選擇對象時,所做的考量為何。什麼是青年們在對象選擇上的必要條件?

統計資料呈現上的困難

一份問卷調查或研究的結果,通常是給有相當程度知識背景的人們看的。然而,這份問卷調查,卻是要給大家做參考;希望讀者不論有沒有學過統計學的概念,都要能夠讀得懂這些數字、報表的意思,而且不會對資料做過度的解釋。

像這種採用抽樣調查法(而非調查全部的人)的研究,在統計結果的使用上,都一定要特別小心。所抽取到的樣本,是否能夠代表全部的人?或著是,能代表到什麼程度?如果沒有想過這些問題,而直接拿統計出來的數據做文章,那麼一定會出問題。

所以,將問卷資料蒐集好,製作成統計報表是一回事;將統計結果寫成文章,卻又是另一回事。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對我來說都是一個考驗。一方面擔心我的研究設計夠不夠完善,另一方面又要擔心看的人是否真正能懂。我需要從神而來的智慧。

所以,如果寫在下面的東西表達不清楚,歡迎留言詢問,我會盡量解釋清楚的。

幾個研究限制

瞭解限制是好的,這樣我們就不會無限上綱地做無意義的討論。我當然可以很不負責任的丟下一句「本問卷結果僅供參考」,但是把限制寫出來讓讀者可以判斷「能參考到什麼程度」,還是比較好。

個人能力不足:雖然大學已經唸到大四,但是還沒有經驗著手進行比較正式的研究計畫。在研究設計上有很多不夠週到的地方,所以這份研究其實我也不太好意思稱之為研究,只能算是簡單的問卷調查而已。

研究方法限制:問卷法不同於正式的心理測驗,主要是所謂的「自陳量表」。採用問卷法,只能呈現資料(描述統計),不能做太多的解釋(推論統計)。

缺乏可供探討之文獻資料:這樣規模的問卷調查(250人以上的樣本、主題是青年的交往及婚姻、問卷題目共約80題等),真耶穌教會過去並沒有做過。能夠參考前人所做的研究有限,頂多是參考其他教會的問卷來設計題目。不論如何,利用網路問卷且大樣本來調查交往及婚姻價值觀,還是不容易找到。沒有文獻的話,設計問卷與題目便有如瞎子摸象。解決方法是,除了參考別人設計過的問卷(但沒找到題目像我這麼廣泛的),也有設計預試的問卷給一些朋友寫寫看,並根據他們的意見做調整,來決定最終的版本。

抽樣、便利樣本與抽樣偏誤的問題:這些問題比較大,說明如下。

什麼是抽樣?

這次問卷調查,按照蒐集到的原始資料樣本數來算,有299人。但去除掉重複送出問卷、資格不符合(高中生或已就業)等樣本之後,得到有效樣本為291人。

如同前面提到的,所謂「抽樣」,是希望能夠以一部分的人(樣本)當作代表,來代表所有的人(母群)。例如用這291人來代表全台灣超過一千位的真耶穌教會大專青年(詳細數字我並不知道,但這是另外一個問題)。既然如此,這些被抽出來當樣本的人,就要具備代表性才行,否則就會產生有偏誤的抽樣結果。例如:如果我只抽取北區的大專青年作為樣本,那用這些樣本來推論全國的大專青年狀況就不甚合理,這就是一種抽樣偏誤。

便利樣本

必須承認的是,打從一開始設計問卷時,就知道這份問卷調查會有很嚴重的抽樣偏誤。利用網路設計並蒐集問卷,有著容易流通、廣泛蒐集、填寫有效率的好處,所以這次能夠蒐集到近300筆的資料(當然,同時要感謝神,以及幫忙大力宣傳的朋友們)。卻造成另一個問題:我並非親自挑選適當的樣本來進行抽樣,這稱之為 便利樣本。便利樣本顧名思義,在抽樣上是比較方便,但也最容易發生偏誤。採用便利樣本時,我們沒有辦法掌握填寫問卷的人,是否具備足夠的樣本代表性。例如:假使南區的弟兄姊妹宣傳問卷特別熱烈,則南區的問卷填寫比例就可能會高出其他地區許多,這樣的情況便不是我能夠掌握的了。

以這份問卷為例,理想狀況的抽樣應該要分層、隨機,例如抽樣一個班級中十位學生來計算平均智商,不能找全班前十名的人來做測驗,而是要隨機地抽人出來測。但稍微一想就知道,這麼正式且謹慎的做法在真耶穌教會裡面幾乎是不可能,因為我們沒辦法指定每一區、每一小區、每間教會當中的哪些大專生填寫問卷。今年大專班學靈會時姚傳道也有發一份問卷,他的樣本是「2009年參加大專班學靈會學生」的全體,所以他的樣本若要代表參加學靈會的大專生,是毫無問題的,甚至不能稱抽樣而要稱為普查。但如果他的樣本要推論全台灣的大專青年,恐怕就會有相當程度的抽樣偏誤;同樣的,我的樣本也是希望能代表全台灣的大專青年,也會發生抽樣偏誤。

抽樣偏誤的問題

填寫這份問卷的人必然是得知問卷的人,而能夠得知的人大概比較常參與教會的活動(所以才會得知這個問卷的消息),而且跟教會當中的其他青年有比較緊密的聯繫(所以才會有機會被人告知有這個問卷)。反過來說,較不常參與教會活動,或著跟教會當中其他青年的聯繫不緊密的人,接觸到這份問卷的比例應該就會相對較低。

往另外一方面想,現在就不常參與教會活動及聚會,也跟其他青年聯繫不緊密的人,是不是以後還留在教會的機率也比較低?或著離開教會的機率較高?我沒有任何證據下此結論。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些人做為樣本的代表性其實也就比較差。這樣看起來,整體樣本雖然有偏誤,也許還算是勉強可以接受的。只是有多「勉強」?我也沒辦法知道。

以上的抽樣偏誤還沒有考慮「知道卻不填寫問卷的人」呢!還有另一個令我為難的地方是:我拿不到各區大專青年人數的資料。所以這份便利樣本蒐集完畢之後,我不能用適當的比例做分層抽樣。舉例來說:教會青年的男女比例應該是姐妹多於弟兄,但是問卷填寫卻是弟兄稍微多姊妹一些。所以如果不能以適當的比例加權的話,弟兄樣本的代表性便會超過了姐妹樣本的代表性。

該怎麼解釋才好呢?

因為前面說的無可避免的抽樣偏誤的問題,使得這份統計結果,好像變得沒什麼價值似的? 的確,如果這是一份正式的研究,那麼這樣的抽樣偏誤問題,恐怕是不能寫論文的。

其實,資料的呈現本身是中性的,只要瞭解樣本的特性,就算偏誤地再嚴重,資料還是可以使用的,只是能解釋的空間就變窄了。不論如何,拿統計資料做解釋時,都要非常小心。必須時時僅記樣本偏誤的情形,而不能只簡單抓取圖表中的數字就當作真理,來加以解釋。

我打算這麼做:先將第一、二、六部份資料呈現出來。這些資料會反映出的是樣本的特性,也就是這291人在性別、年齡、學校、家庭、信仰生活等個人資料,以及他們是怎麼得知這份問卷的這些結果丟出來。光是這些基本資料就可以講很多「故事」了。由各位讀者自行判斷,到底這些樣本符不符合教會大專青年整體的平均值?

在這之後,才把第三、四、五部份資料呈現出來,說明這291人樣本在交往與婚姻價值觀、現況、對象選擇(擇偶條件)上反映出來的樣貌。

而在問卷資料呈現之外,我也會見證分享在這段過程當中我自身在交往與婚姻價值觀上的改變。這些文章應該會交互穿插發表,所以等全部都寫完可能要到5月底了。

結論

還記得我曾說過

我內心由衷地期盼,將來大家能在天國相會,能在教會參加彼此的婚禮,能在教會一起同工服事。我一個基督徒有了這三項,便沒有遺憾了。(嗯,可能還要加上兩個:生養敬虔的後裔、勸人與神和好--福音)

會發起這個問卷,也算是想要對真耶穌教會青年們的婚姻,出一點力吧!蒐集大家的意見、整理之後再反映給大家做參考。只是,人的智慧極為有限,用統計方法呈現出的資料只能稍做參考。在交往與婚姻的事情上,最要緊的是我們自己的想法以及做法為何,這些才是真正與我們有關的。所以,除了就婚姻的議題持續思考與討論以外,讓我們為彼此的婚姻代禱吧!(也請為我整理問卷所需的智慧代禱)

※這是一篇關於「真耶穌教會台灣地區大專青年交往與婚姻價值觀調查(2009年春季)」的文章。有關該問卷調查的所有系列文章請參閱: 婚姻價值觀問卷2009春季 。如果有任何問題、建議或意見,皆歡迎留言討論,或來信blesserx@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