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4日 星期六

後學生靈恩會時期(Post-Student Spiritual Convocation)

十年同學

今年參加大四班學生靈恩會,是抱持著一個要畢業的心態來的。從國一班到大四班,十年來很感謝主地沒有間斷。我還數得出來呢,大同+三重小區的國中班:國一三重班、國二大同班、國三三重班;北區的高中班:高一大同班、高二桃園班、高三淡水班;全台灣的大專班:大一台中班、大一大二總會班、大三台中班、大四溪湖畢業班。

好感謝主,這麼多年來認識了許多熱心愛主的弟兄姊妹,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在愛中彼此激勵成長。在這當中有國中班就認識的,有高中班認識的,也有大一之後才認識的。算一算現在還比較有在互動的少說也有十幾位吧!畢業之後,有的人要結婚了,有的要出國讀書,有的要當兵,有的考上研究所了,有的跟我一樣要延畢。

雖然學校還沒要畢業,但是學生靈恩會應該是最後一年了。畢業意味著之後不再參加,也沒有機會參加像學生靈恩會這樣,把同一屆的學生聚集在一起學習的活動。之後大家要這般聚集,只有在各樣的事工場合、彼此在教會的婚禮,以及在天國的相聚吧!我內心由衷地期盼,將來大家能在天國相會,能在教會參加彼此的婚禮,能在教會一起同工服事。我一個基督徒有了這三項,便沒有遺憾了。(嗯,可能還要加上兩個:生養敬虔的後裔、勸人與神和好--福音)

不能說的見證

去年參加學靈會的時候,我曾暗自下定決心,要在今年一開始就報名見證會,來見證回顧到目前為止的信仰與恩典。今年寒假我卻沒有好好做準備,一開始沒有填見證報名表,第一輪見證會後雖然還是去填了,卻苦惱了很久到底要講什麼,我才驚覺自己的信仰大事不妙。畢竟做見證的目的是榮耀神,雖然參與教會很多事工,我竟然不知道要怎麼講才能榮耀神,令我非常的慚愧。後來也因為時間的關係沒有輪到我上去講,我想這也是神的安排。雖然沒有做見證榮耀神,但是這次準備見證的過程對我的反省與造就很大!神的帶領也真是奇妙。

思想神在我身上的恩典,整理、累積,做為見證,這份功課從國一學到大四,我還是做得不好,求主憐憫。報了名卻沒有機會上台做見證,是神在告訴我「小心一點不然要當掉你啦」。其實恩典俯拾即是,心思細膩如我,又怎麼察覺不到呢?問題在於沒有好好感謝、好好記錄下來。因此我決定調整以後寫文章的方向(其實一直都在調整),不只讓人從我文中來認識耶穌,更要從我文中看見耶穌的榮耀。

尊主為大 回歸基本

學生靈恩會期間,尊主為大四個字不斷在我腦海中繚繞。覺得自己還是把自己看得太大、太重要了。思想、情感與行為上都要尊主為大。神國的邏輯(自高必降為卑、先求神國神義等)我可以很清楚的講說,甚至還寫了講章,但是實際上很難做啊!

還記得小時候我自動自發地讀聖經(其實是神的感動吧),這個習慣到了上大學之後反而沒有維持地很好。雖然比較深入地查考各個經卷,但是我並沒有每天讀經的習慣。信仰如果不從最基本的親近神的話語開始,那麼我們其實沒有穩固的基礎與力量,也就別提事奉了。

這些也是要改進的地方。

Post-Student Spiritual Convocation

大四畢業班還有個很重要的功課(如果之前沒有做的話),就是開始思考自己一生的服事之路。神給我們每個人的恩賜與經歷不同,我們能做的也不同。不用去學別人,要思考神給自己的服事道路為何。有的人擅長宗教教育,有的人重視宣道(醫宣、網宣、關懷跟進、語言翻譯......),有的人專長在聖樂,有的人專注於神學研究......各從其類。耶穌說「信神所差來的,就是做神的工。」(約翰福音6:29)事奉是本分也是神使我們在信仰上成長的方法,並不是神需要我們替祂工作。

學生靈恩會的英文是Student Spiritual Convocation,加了一個post,意思是「後學生靈恩會時期」,也就是大專畢業以後的信仰時期。個人信仰的Post-SSC時期,脫離學生身分,從宗教教育高級班畢業。從今以後,不再有「學生」靈恩會,只有自己的靈恩會,以及天上的靈恩會。

嘿,我們同工、婚禮、天國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