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5日 星期日

我可以不吃肉

我很喜歡保羅對於愛心的詮釋。不是哥林多前書13章愛的詩篇,而是關於吃與不吃的故事。

為了弟兄姊妹而不吃肉

哥林多前書第8章:1論到祭偶像之物,我們曉得我們都有知識。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 ......4論到吃祭偶像之物,我們知道偶像在世上算不得甚麼...... 7但人不都有這等知識。有人到如今因拜慣了偶像,就以為所吃的是祭偶像之物。他們的良心既然軟弱,也就污穢了。 8其實食物不能叫神看中我們,因為我們不吃也無損,吃也無益。 9只是你們要謹慎,恐怕你們這自由竟成了那軟弱人的絆腳石。 10若有人見你這有知識的,在偶像的廟裡坐席,這人的良心,若是軟弱,豈不放膽去吃那祭偶像之物麼? 11因此,基督為他死的那軟弱弟兄,也就因你的知識沉淪了。 12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們,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 13所以,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遠不吃肉,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

哥林多前書是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哥林多這個地方是個國際貿易海港,偶像林立,道德敗壞。在這樣的城市當中,肉類食品很有可能是在廟裡拜過的祭物,或著是經過跟宗教有關的處理。雖然不一定所有的肉類食品都是跟偶像有關的,但是如果在哥林多吃肉的話,很有可能讓人聯想到偶像或廟宇的祭物。所以對於吃的人來說,他們知道這些肉沒有到廟宇祭拜過,是可以吃的;但是對於不知道狀況、在旁邊看到的人來說,可能會誤以為吃的是拜過的東西,以至於對於他們的信仰有所影響。所以13節保羅說,如果這樣吃會讓人跌倒,就寧可不要吃。

自己雖然是自由的,相信所做的事情不影響信仰、不違背真理,但是考慮到弟兄姊妹的觀感及信心,所以還不要做比較好。舉例來說,同原住民教會堅決反對信徒喝酒,因為長久以來部落受到酒的危害太大,許多原住民也以能夠不染上酒癮為榮。雖然我們知道品酒、淺嘗,不會影響信仰,但是我們不會在原住民教會講可以喝酒。因為有些信徒一聽到可以喝酒,會真的去喝,而沒有注意到怎麼樣的喝法是可以被接受的,這樣可能就會喝到「馬拉桑」而不省人事了,對信仰與生活也有所危害。

吃的是為主吃,不吃的也是為主不吃

羅馬書14章:1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2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軟弱的,只吃蔬菜。3吃的人不可輕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論斷吃的人;因為神已經收納他了。......5有人看這日比那日強;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樣。只是各人心裡要意見堅定。6守日的人是為主守的;吃的人是為主吃的,因他感謝神;不吃的人是為主不吃的,也感謝神。

羅馬書也是保羅寫的書信,這裡寫得更加簡明扼要。羅馬地區的教會為了非猶太人的信徒要不要行猶太教傳統的割禮而起了爭論,依照保羅的看法是不必要的。他認為這樣的爭論是沒有意義的,並且告訴信徒更重要的準則,就是為主而做,且知道自己所行的為何,第5節是重點。

在教會裡我們常常會對於各樣的行為有所評判,認為這樣是可以的、那樣是不行的,因此起了爭論。舉教會音樂的例子來說,長輩們多半覺得太過流行的音樂不適合教會的崇拜,但年輕人往往比較喜歡現代的敬拜讚美詩歌或福音詩歌。其實,古典的聖樂也曾經是當時的流行音樂,如果要追朔到最傳統的聖樂,那可能大家都得聽沉悶的葛利果聖歌了。我想,只要音樂能達到讚美神、強化宗教氣氛、感動人心歸向主等等目的,用什麼類型的音樂其實沒有那麼大的差異(我並不是說用什麼樣的音樂都可以)。主要要看聽的人如何認定這樣的音樂,在一個年長的信徒居多的場合,使用較現代的詩歌可能給他們一種不敬虔的感覺;反之,年輕人不一定能習慣古典音樂;要求非洲的信徒以穩重的四部合聲唱真耶穌教會的530首讚美詩,可能很難激起他們的宗教熱忱;台灣或大陸的信徒卻可能難以普遍用敲打節奏的非洲音樂方式做為崇拜聚會中詩歌的輔助。誰也不能論斷誰是否正確,只要做的人自己知道能夠讓自己更親近神,就輪不到別人來論斷。

多元文化的接納

乍看之下,前面兩個原則好像有點矛盾。一個是說,「如果為了別人的信心,我就不要做某件事情」。另一個則是說,「我知道自己做的是什麼,別人不用論斷我,我也不論斷別人」。其實這兩個原則是一體的兩面,都是出於愛心的緣故。

現在是後現代主義盛行的時代,後現代的多元文化精神、沒有客觀概念只有主觀事實的思潮,正衝擊著教會對於絕對真理的堅持。維繫真理是真教會的重要工作,但是我們不可因此而過分堅持某些與真理無關的事情,例如聚會的形式、音樂的使用、宣道的方法、行政的方式、衣著的尺度等等。很多時候我們所堅持的其實只是前人根據當時的環境條件所決議、所採取的方式,沒有必要視之為真理而一再奉行。

台灣的教會禱告完會唱副歌,有些國外的地方教會卻堅持禱告完唱副歌要站著唱;有的地方教會堅持洗聖餐杯要用未出嫁的姊妹,有的卻認為必須是長職或長職的太太才行;大部分地方教會嚴禁會堂飲食,有的教會卻因為空間的緣故而使半個會堂可做為餐廳;有的教會堅持領詩不能穿牛仔褲、姊妹司琴一定要穿長裙,有的卻覺得有彈性空間。這些都是同一個肢體的真耶穌教會,只是因著各地方的風俗習慣而有些許不同的樣貌,所幸在真理上,各地方並無二致。我並沒有說因著各地的差異,所以怎麼樣做都可以,仍然會有個尺度在(例如音樂與衣著)。到世界各個角落看不同的地方教會,會發現許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習慣及舉動,但要知道這些對當地的人來說是再平常也不過了。一旦想清楚大家都是為了主而守住某些規矩(雖然無關乎真理),應該可以減少一些沒有必要的爭論吧!

此外,有的時候某些規矩雖然與真理無關,卻是前人流傳下來的智慧,要思想其精神所在,而不是只尊奉其形式而已。而有的規矩跟做法,雖然與真理無關,卻是前輩們重要的宗教行為。行為本身無關乎真理,他們卻將這種維持了數十年的習慣與自己的信仰做了很強的心理聯繫,一旦更改了,他們可能會懷疑:自己過去的信仰生活難道做錯了嗎?

就好像今年大四班的學生靈恩會,有一位學員在疑難解答時提出了「為什麼禱告完要唱讚美詩的副歌?」這樣的問題。傳道的回答很簡單,「因為唱詩很好啊,大家喜歡唱詩。」這樣簡單的回答固然引起哄堂大笑(感覺問了個蠢問題),但是卻道出了一個事實:有的時候行為只是一種習慣。但是,試著想想假如從今天開始,崇拜聚會的禱告都沒唱詩,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感到不習慣?

沒有律法禁止

因著時代的變遷而調整前人的習慣,或著因著前人(對於某些無關乎真理的堅持與其信仰強烈的心理聯繫)而暫時不去調整改變那些做法。改或不改,到底尺度要怎麼拿捏?堅持道理純正的同時,還必須要有分辨是非的智慧,分辨是非的同時,還要能夠接納彼此之間的差異。差異可能來自於習慣、環境因素、個人領受,但無關真理。

不管是為了弟兄姊妹的信心而不做某些事情,還是不要去論斷別人,都是因為主的緣故而行的愛心。無關乎得救真理之行為,卻有關乎弟兄姊妹彼此的和睦或著信心的建立,求神賜我們智慧選擇做或不做,這才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