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5日 星期日

愛‧學電腦

學生靈恩會總是會遇到來自各地方的弟兄姊妹。一天晚上,我正要走去鋼琴旁彈琴唱詩,有個姊妹叫住我把我攔下。

她: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我:好啊,只能一個喔
她:好好,很快!
她:你電腦是怎麼學的啊?怎麼這麼厲害?

咦?這好像是兩個問題耶?而且我還以為她要問我團契或高級班還是問卷的事呢!嗯,說真的,這個問題幾乎從來沒有人問過我。她這麼突然一問,害我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

想了想,我慢慢地說:小時候主要還是因為玩遊戲吧!以前電腦常常當機,就要學著處理當機的情況、重灌什麼的。

我沒說的事情很多,因為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講,我又不知道她為什麼問、想知道什麼。

還記得我國小六年級是1998年,那個時候正是微軟推出Windows 98的時代,當時台灣熱門的遊戲除了美商Blizzard推出的星海爭霸(StarCraft)、暗黑破壞神(Diablo)以外,還有一堆經典的台製DOS版遊戲,像是仙劍、金庸等RPG(族繁不及備載)。當時美國的遊戲廠商流行推出Demo版遊戲,我也是從這些Demo認識許多遊戲的,再從遊戲來學電腦。

當時台灣才剛開始啟用撥接上網,我們家兩條電話線其中條常常被我上網佔線。另外,當時台灣的電腦雜誌沒幾本,最大的就是PC home跟PC!DIY吧,但爸爸幫我訂的是1997年剛創刊的PC Office,它比PC home更厚一本,內容更紮實。從創刊號一直讀到國中不知道幾年級吧,我的電腦知識恐怕就是這麼來的。

當時我跟一個同學爭論一般的光碟片到底叫做CD還是CD-ROM(那時候是我弄錯了),後來電腦便成了我們共同的興趣。想一想,現在的小朋友除了Windows XP跟Vista以外,可能連98或DOS都沒聽過。玩遊戲只知道3D遊戲跟網路遊戲,上網只知道雅虎奇摩跟無名小站。我們那個時候可是邊玩電腦遊戲邊學怎麼樣重灌、處理當機,順便充實硬體知識,學著自己組裝電腦。

最令我津津樂道的經驗是,小六那一年,因為導師把我們兩個當電腦神童來栽培,很多課也不用上了,去輔導室製作畢業光碟跟打班刊吧!我同學那個時候就會寫VB程式(跟實習老師討論),我則是負責處裡照片掃描、文書排版等雜事。老師還開車載我們從淡水去台北車站的NOVA買燒錄光碟片回來燒。電腦教室的老師也常找我們當義工幫忙灌軟體。想一想,我現在的很多能力與習慣都跟那一年的經驗有關,例如我常常不務正業(應該說不按牌理出牌)、擅長文書處理、培養對電腦的sense、處理當機等等。

小時候遊戲玩得不少,但電腦知識也學得不差。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有興趣,或許是因為操控與掌握一台機器的成就感吧!

她:嗯
我:妳這樣問我還不知道怎麼講呢......
她:因為我覺得你怎麼會這麼懂電腦,我也想學啊

原來是想學電腦啊!嗯...這樣上進的姊妹哪裡找啊?不過我國中的時候可不是很上進,電腦以玩遊戲居多,班上幾乎沒有對電腦知識有興趣的同學。只記得國中三年,Windows從98到了令人唾棄的當機王ME(有如現在XP到Vista的過程一樣)、2000年的Y2K事件、國二的時候ADSL開始在台灣發展。我國三的時候MSN是4.7版,Hotmail剛推出,我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接觸MSN跟Hotmail的。

她:還有,我很好奇你電腦這麼厲害怎麼會跑去唸...心輔系?
我:因為我雖然對電腦有興趣,但是從來沒有想過靠這個吃飯啊

的確,這是個很好的問題。簡單來說,上了高中以後,進了電腦研習社,開始學寫程式(那個時候選了VB,因為我對C語言沒轍),擔任社團幹部、去參加幾次程式設計比賽,我明白自己的專長不在程式設計,也不在網管。但是當時玩BBS、玩PDA、學著使用Google搜尋引擎,我知道自己的專長在應用,而非設計。既然如此,電腦是我的好工具,但不靠著它吃飯。

社會組班上的同學對於我一直去跑自然組類的電研社很感冒,而電研社的朋友則對於我選了跟電腦完全無關的心輔系不解。其實如果以這麼狹隘的眼光來看待興趣或生涯選擇,會錯失很多機會哪!我的興趣也不只有電腦,但它實在是個好工具,有別於其他知識。

國中到高中,有好幾次在網路上發言或MSN而跟朋友引起誤會的慘痛經驗,也養成了我在網路上謹慎發言的習慣,我也知道明白網路與電腦終究不能人與人真實的接觸。我對於心理學研究人們如何思考與覺知,比對電腦更有興趣呢。

她:你可不可以講一下你是怎麼學的?
我:嗯...主要就是小時候累積起來的知識,加上我碰到一個新的軟體或網站會去看它到底有哪些功能,就會知道它有哪些功能可以運用啦!
她:好抽象喔,可不可以再具體一點?
我:要不然就是看一些網站的介紹啊。你如果想學我再推薦妳一些不錯的網站好了
她:好啊好啊

上了大學以後,我與電腦進入了另一個「境界」。因為大學時代開始,我放棄了Windows系統,買了一台蘋果的iBook,用的是Mac系統。那是一個穩定少當機、不用重灌、不會中毒,而且設計人性化又美觀的系統。同學們看到Mac在展示投影片時的驚人效果,一直直呼好高級(我實在不懂,為什麼走到哪裡大家對於Mac的感覺都是同一個形容詞)。課餘時間,我寫網誌、大量地閱讀新知、研究各式各樣的軟體工具或著網站、玩社群網站、學習關鍵字行銷、用Mac製作許多影音作品。我對電腦的熟悉來自於興趣,與長時間的使用。特別是Google搜尋引擎的使用,我找資料相當快。

其實我有很多東西不懂,接觸越多就越知道自己弱項在哪裡。硬體部分像是超頻、顯示卡、高階影音設備,軟體部分像是繪圖/影像處理、數學工具、程式設計、網路管理......這些我都很不熟悉。比較擅長的是:對電腦新知的敏感度、新軟體或網站上手速度、搜尋、網路行銷等等。

這些故事要講可以講很久,而且我其實也不太會講,不過我告訴她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我:電腦對我來說雖然是很重要而且很好用的工具,但是我盡量讓自已不要對它太依賴
她:喔?
我:就是盡量做到沒有電腦也沒關係
她:我懂了,就是不受它挾制

心理學家說,成為一項技能的專家,大概要一萬個小時的訓練及練習時間。這麼長的時間是為了讓大腦十分熟悉該項技能,以至於能夠專注在創造,而非操作。例如音樂家或攝影師,他們受的訓練雖然是樂器跟攝影器材的操作,但是終究是要超越這些器材,而專注於音樂的表現或著光影的捕捉。使用電腦也是一樣,如果不能讓電腦成為一個可有可無的工具(例如我寫日記寧可用手寫),那可是很糟糕的一事情。

我:其實我比較想講的是...
她:嗯?
我:我以前都覺得我玩電腦、學電腦,十分地不務正業
她:呵呵
我:把很多時間用在上面,但是卻沒有很專精,也沒有什麼生產力
她:會嗎?
我:是的。但我現在不這麼覺得了
她:為什麼?
我:就因為我找到我對於電腦的知識可以用在教會的很多事情上。這是最近我才明白的

以前我真的不懂,也覺得自己學電腦沒什麼用,雖然比人家有更多更快的資訊來源,但是這些對於我的信仰或著教會有什麼造就嗎?我就很懷疑。直到去年我開始認真思考用網誌「讓人從我文中認識耶穌」的可能性以後,我拿出了我在寫網誌與推廣網誌所做的網路行銷功課,很快速地轉移到網路宣道以及教會網站的設置的方向上去思考。我必須謙卑地承認,是神讓我有機會學習使用電腦,在必要的時候這些學習便能為主所用。我比別人(其他信徒)更了解網路行銷、網路安全、心理學,這些在網路宣道上都有一定程度的幫助。既然這樣,不懂寫程式又有什麼關係呢?(教會倒是不乏程式設計師)如果我真的唸了資工系,今天的我會知道這些嗎?我不這麼認為。

多多充實自己總是好的,而神也給我們每個人該學習的功課以及該走的路。我從來沒有很「認真」地看待自己學電腦的過程,只當它是個有趣的東西。想不到這樣的知識與技能可能會成為我在服事上很重要的幫助,我實在應該為此好好感謝神才對。

剛才有說要推薦幾個網站,我想這幾個是比較容易上手的:重灌狂人(軟體、網站)、電腦玩物(軟體、網站)、癮科技中文版(硬體為主)。對於一個想學電腦的人來說,每隔一段時間來看看這些網站應該就夠了吧!

電腦方面聊得差不多以後...

她:對了,那你畢業之後打算幹嘛啊?

喔喔,進入另一個話題了,我看還是消音好了,哈哈。

〈下集:愛‧伊甸園之戀

〈上集:愛‧不一定這麼做

P.S. 〈愛‧〉系列文章是以類似短篇小說的形式寫成的,包含了對話與其中角色的第一人稱或第三人稱思考,其中一定會有我的出現。這些文章都是純屬虛構,藉由人物的互動來傳達訊息,希望提高閱讀時的趣味。採用故事與對話,捨棄過去論說文式或大綱式來撰寫,是我在寫作上的另一種嘗試。至於為什麼要叫做〈愛‧〉,這個我倒是不知道,大概只因為第一篇文章的標題是這麼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