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日 星期五

我爸爸本來就是我爸爸

人際關係有一個巧妙之處。

我們與一個陌生人從接觸、認識、熟悉、了解,以至於建立穩定的關係,是需要過程的。就好像一對男女,從見面打招呼,到開始熟悉彼此,到交往,甚或到結婚。這個關係維持了一輩子,卻是從兩個人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開始,或許還要往回推到初次聽見別人提到對方的名字的那一刻。

從那一瞬間,對方這個人在你腦中啟動了一個空間的佔用,建立了所謂的第一印象。從這點小小的基礎上,構築了未來所有你與她之間互動的架構與內容。這個空間也許是一種記憶形式,一個稱之為基模的心理結構,或著是數百個神經元的集合。誰知道呢?總而言之在我們的心智中、在我們的腦中存在了一個她。

這是一種需要發展的關係,構築在人類心智的能力當中。沒有記憶能力的人,似乎就沒有建立與維持關係的能力。今天認識,明天就把你給忘了,當然談不上什麼關係。即使有,也只是單方面的存在而已。

可是,有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本來就存在著的,例如我們與親生父母之間的關係、我們與親手足之間的關係。血緣關係是無從否認的,即便父子之間互相不承認,但是畢竟他們之間就是有一種聯屬。就算我們膽敢否認自己的親生父母親,他們將我們生下來的這層關係,卻是無可推諉。

所以,人們習慣把家庭中的關係分成血親姻親。藉由血緣建立的關係具有先存性,是無法推翻的。即便事後不承認,但他們之間原本就有關係;婚姻則是具有發展性,是漸漸形成的關係。他們建立在一種人類心智的基礎之上,武斷地來說,沒有記憶可以說也就沒有關係。

我喜歡去思考一個問題,就是人際關係與人神關係的類比。我總覺得,從人際關係中,可以去明白人與神關係的內涵與價值。所以從前面的討論當中,我們可以知道,人與神的關係應該是具有先存性的血緣關係。原因在於,如果這個世界以及人類是神所創造的,那麼不管人類承認不承認,都無法磨滅神與人之間有關係這個事實

從這個角度去思考,才能明白神救贖人的偉大。翻開聖經歷史,向來都是人棄絕了神,自願切斷這份關係,而神卻不斷地用盡各種方法來挽回。期間當然有毀滅,可是在我看來那是忍無可忍所展現的公義,因為神的慈愛並不是一種溺愛。暫且撇開神的管教不談,救贖的奇妙就在於關係的重新建立

神創造了人,所以神與人的關係有先存性。人離棄了神,被罪隔絕(罪的問題留待以後探討),但是因為人神關係有先存性而實在無可推諉。道,成了肉身來到世界上,耶穌為了拆毀隔斷的牆實行拯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從靈的角度來看重新建立起那份人與神本來就有的關係。

每次想到這裡,我便不禁感動。我們不必倚靠心智與記憶來與神建立關係,因為我們跟神本來就有關係,我們是祂所造的。我們讀經、禱告,是為了要重新認識祂。祂為了維持這段我們本來放棄的關係,而替我們受死。對於神,我們都是單方面的接受祂的恩典,我們在這段關係中所能給祂的根本沒有什麼。

神人關係有一個偉大之處,我細細地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