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3日 星期五

好的無比

我不常記得自己說過的話,或著別人說過的話。不過最近有一句話一直深深地感動著我,每想到一次就會感動一次。所以先前的文章我已經寫過,但是還是想再提一次。

去年年底回去看山輔學生之前,我打給一個家長問去他們家看學生方不方便,剛好他們教會有活動,所以兩個孩子那個時候都不會在。我當然感到可惜,但還是要關心一下。所以我就在電話上問啦,「他們都好嗎?」那個可愛的爸爸(這是我對他的印象)被我這樣一問,短暫停了半秒,回答了那句我一直感動在心的一句話:「感謝主,都平安。」

大學期間我在國中生的宗教教育上是投注比較多時間的(我想,這也跟本科系所受的訓練有關吧~),不管是山輔、課輔、葡萄園還是宗教教育初級班,總會遇到一個問題,就是我們老師不可能永遠陪在小羊身邊。特別是山輔的學生,暑假大概一個月的時間過了以後,很難持續地關懷與輔導(所以課輔才有其必要,但還是有所不足)。所以聽到學生的爸爸這麼地回答我,實在很感動。如果當我們問起任何一位學生家長或著信徒,都能得到同樣的回答,該有多好?

以前朋友問我近況,我多半回答:「還可以」。但從今以後我會說:「感謝主,都平安」,因為這永遠都是事實。有了主耶穌,有這樣的平安,還需要求什麼東西嗎?啊,真的是沒有什麼可比的了!

2009年1月9日 星期五

愛‧不一定這麼做

長久以來她總覺得關懷應該就是這麼一回事。對於不常看到的契友不時以電話、簡訊、MSN問候,甚至親自送宵夜到他們宿舍門口順便附上一張小卡片。終於見到面的時候,還要小心翼翼地問說;「最近在忙啊?」深怕讓被誤以為自己在責怪對方的出席率怎麼這麼低。最高招的就是藉由出去遊玩的機會,在大家心情都比較好的時候,好好的給他聊一下,大大地增進彼此之間的關係。沒錯,關懷,不能給人家太大的壓力;愛心,還要加上智慧。

早先,學長姊就是這樣教的,「關懷其實只是把你從學長姊那裡所受的,再傳給學弟妹而已!」。這觀念在她心中根深蒂固,在大學前面這幾年毫無動搖。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些學長姊實質的行動,讓她心服口服,心升嚮往,暗自決定也要成為一個對學弟妹關懷上十分優秀的學姊。

只是,等到她大四以後,她開始懷疑了。

憑著一股熱血,在她大二的年紀時這樣做是很OK的。看到活潑又上進的學弟妹,她總會覺得既欣慰又感謝。感謝神讓這群學弟妹逐漸地認同、投入、參與,甚至成了核心,發揮他們在團體中的影響力。

但是到了大四的時候,事情變了,她忙碌,撥不出時間去做關懷。研究所考試不是鬧著玩的,雖然長此以往她都有默默地在為這件事情做準備,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她還是很焦慮,只得埋頭苦讀。她不是那種最聰明的學生,在學習時往往還要比別人花更多的時間準備,這使得她參與團契、高級班的活動的頻率越來越少了。有的時候,還要跟大家說聲抱歉,就先行離開回家趕進度。

她覺得好矛盾,好痛苦。自己以前的付出是多麼地有POWER,讓很多學弟妹受到感動而願意再來一下團契。雖然只是多來了一兩次,但是她還是很高興。現在卻完全沒有辦法這麼做。更糟糕的是,她照顧過的那些學弟妹,似乎沒有把她這種精神傳遞下去,雖然「長大」了,卻沒有足夠的動力也去關懷之後的學弟妹。看在她眼中,似乎是一屆不如一屆。想起自己的學長姊,她也覺得自己所做的實在跟他們差了好多,自嘆不如。

「主啊,求祢讓我有能力繼續餵養祢的羊吧!」她只能在禱告中,像神如此祈求。

那天她禱告完,還剩一點時間才要睡覺,就上MSN、開了信箱,看看有沒有該做的事情還沒寫在行事曆上。突然,就想說來找個人聊一下好了。於是,就她就敲了我MSN。

她:哈利路亞~
我:哈利路亞 天啊,妳好難得上線啊
她:對啊,我都快不認得大家的暱稱了= =
我:噗哧~有這麼糟喔 啊妳讀書讀得怎麼樣?
她:還可以啦
她:我有個想法喔
我:是喔,我剛好在想要問妳要不要一起讀書耶

如果她不是那麼傻傻的個性,應該會以為我要追她吧。

她:啊?
我:妳先說
她:就是...我覺得現在關懷做得好少
我:妳是要說這個啊
她:嗯
我:這沒辦法啊,每個人的時間有限,而且學弟妹們也會關懷他們的學弟妹不是嗎?
她:可是我覺得學弟妹好像沒有我們那個時候來得積極
我:我有同感。但是,也許他們有他們的方式
她:是嗎
我:唉,我不是要否定妳的感受啦
她:我知道
我:其實我也覺得自己做得比以前少很多,而且跟學長姊比起來真的很不足!
她:你也這麼覺得啊
我:對啊
她:那你怎麼想
我:我?我也沒想很多,我只想說我是怎麼愛他們的
她:什麼意思?
我:就是,愛啊。要怎麼說,就妳愛一個人不一定要付出很多時間吧
她:你不怕你這樣想以後交不到女朋友嗎
我:我是說,每個人去愛的方式不同
她:當然
我:而且每個人適合的方式不同
我:表達的方法也不一樣
我:如果說一定要用以前那些送宵夜、出去走走、聊奧秘的方法,那可不一定啊,是誰規定一定要這樣的咧~

我一口氣打了三句話,她停了大概30秒才回答...

她:你說得對
我:嗯
她:我好像只想著自己寫小卡的次數變少了
我:嗯
她:沒有注意到其實我可以換個方式
我:像我就超不愛寫小卡的啊,三年前買的小卡到現在還沒用完。簡訊好一點啦
她:哈哈
我:像我當契長那個時候發電子報啊,那就是我的方式
她:對耶
我:畢竟我做一些拍照啊、發e-mail啊、寫文章什麼的,比較擅長
我:叫我還跟以前一樣常常衝哪裡衝哪裡,我覺得我的肝也要受不了了
她:真的
她:其實發電子報算是你關懷的方式
我:對,妳懂了 。真聰明
她:那我適合什麼方法?
我:妳喔...喜歡看大家的網誌嗎?
她:還不錯啊,其實我會看啦
我:可是妳會不會覺得十幾二十個人的網誌要一個一個去看有沒有更新很累?
她:是還好啦,就點一點嘛
她:我跟你說,我差不多要睡了喔,明天早上8點要報告
我:可是我有方法讓他們的網誌一更新我就知道耶,這樣就不用一個一個去看啦
我:喔是喔
她:是喔,教我教我
我:啊妳不是要報告
她:沒關係,我怕我下次沒機會聊了

於是我教她怎麼使用RSS訂閱大家的網誌。

她:酷!
我:嘿嘿~
她:這樣就方便多了
我:對啊。其實如果有一點時間上來看看大家更新的網誌內容,偶爾留個言,也算是一種關懷的方式嘛
她:對啊,其實我就是這樣想
她:感謝你~~~^^

嗯,我感覺我又成了好人。

她:對了,你剛說要跟我一起讀書?
我:喔那個喔...
我:沒關係啦,下次再說,妳不是說妳要睡了
她:嗯 好吧 謝啦
我:晚安平安
她:晚平安

也許,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特別的方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與特殊的使命。不僅僅是經驗或著專業養成所致,有的時候可能剛好他住的靠近哪裡,或工作上的方便等等。不管在愛心關懷上,還是為神的服事工作上,其實沒有人規定我們非得要做什麼事情不可(所以我從來就不覺得她沒當上契長很可惜)。出於那份從神的愛而得的感召,再去做自己認為能做、想做、該做的事情,也許就夠了。神沒有給每個人五千,也沒有要求每個人都是利未人。也許對於她來說,神暫時把她的時間從五千變成了三千,要她學著別樣的事情也說不一定。

也許吧。

〈下集:愛‧學電腦

P.S. 〈愛‧〉系列文章是以類似短篇小說的形式寫成的,包含了對話與其中角色的第一人稱或第三人稱思考,其中一定會有我的出現。這些文章都是純屬虛構,藉由人物的互動來傳達訊息,希望提高閱讀時的趣味。採用故事與對話,捨棄過去論說文式或大綱式來撰寫,是我在寫作上的另一種嘗試。至於為什麼要叫做〈愛‧〉,這個我倒是不知道,大概只因為第一篇文章的標題是這麼取的吧。

2009年1月2日 星期五

我爸爸本來就是我爸爸

人際關係有一個巧妙之處。

我們與一個陌生人從接觸、認識、熟悉、了解,以至於建立穩定的關係,是需要過程的。就好像一對男女,從見面打招呼,到開始熟悉彼此,到交往,甚或到結婚。這個關係維持了一輩子,卻是從兩個人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開始,或許還要往回推到初次聽見別人提到對方的名字的那一刻。

從那一瞬間,對方這個人在你腦中啟動了一個空間的佔用,建立了所謂的第一印象。從這點小小的基礎上,構築了未來所有你與她之間互動的架構與內容。這個空間也許是一種記憶形式,一個稱之為基模的心理結構,或著是數百個神經元的集合。誰知道呢?總而言之在我們的心智中、在我們的腦中存在了一個她。

這是一種需要發展的關係,構築在人類心智的能力當中。沒有記憶能力的人,似乎就沒有建立與維持關係的能力。今天認識,明天就把你給忘了,當然談不上什麼關係。即使有,也只是單方面的存在而已。

可是,有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本來就存在著的,例如我們與親生父母之間的關係、我們與親手足之間的關係。血緣關係是無從否認的,即便父子之間互相不承認,但是畢竟他們之間就是有一種聯屬。就算我們膽敢否認自己的親生父母親,他們將我們生下來的這層關係,卻是無可推諉。

所以,人們習慣把家庭中的關係分成血親姻親。藉由血緣建立的關係具有先存性,是無法推翻的。即便事後不承認,但他們之間原本就有關係;婚姻則是具有發展性,是漸漸形成的關係。他們建立在一種人類心智的基礎之上,武斷地來說,沒有記憶可以說也就沒有關係。

我喜歡去思考一個問題,就是人際關係與人神關係的類比。我總覺得,從人際關係中,可以去明白人與神關係的內涵與價值。所以從前面的討論當中,我們可以知道,人與神的關係應該是具有先存性的血緣關係。原因在於,如果這個世界以及人類是神所創造的,那麼不管人類承認不承認,都無法磨滅神與人之間有關係這個事實

從這個角度去思考,才能明白神救贖人的偉大。翻開聖經歷史,向來都是人棄絕了神,自願切斷這份關係,而神卻不斷地用盡各種方法來挽回。期間當然有毀滅,可是在我看來那是忍無可忍所展現的公義,因為神的慈愛並不是一種溺愛。暫且撇開神的管教不談,救贖的奇妙就在於關係的重新建立

神創造了人,所以神與人的關係有先存性。人離棄了神,被罪隔絕(罪的問題留待以後探討),但是因為人神關係有先存性而實在無可推諉。道,成了肉身來到世界上,耶穌為了拆毀隔斷的牆實行拯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從靈的角度來看重新建立起那份人與神本來就有的關係。

每次想到這裡,我便不禁感動。我們不必倚靠心智與記憶來與神建立關係,因為我們跟神本來就有關係,我們是祂所造的。我們讀經、禱告,是為了要重新認識祂。祂為了維持這段我們本來放棄的關係,而替我們受死。對於神,我們都是單方面的接受祂的恩典,我們在這段關係中所能給祂的根本沒有什麼。

神人關係有一個偉大之處,我細細地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