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逸杉,你愛我嗎?

我帶過葡萄園,我帶過課輔,我帶過山輔,我帶過國中班學生靈恩會,我在國中諮商實習,我帶宗教教育初級班。

雖然我沒有打算當國中輔導老師,可是我很喜歡跟這些國中生相處。

幼年班、少年班這些小學生,不是好傻好天真,就是太活潑頑皮。高中生呢,則是太過「成熟」,可能已經不那麼可愛了。但國中階段的孩子們,他們正面臨著身心發展的最重大階段、生理上的改變、人際上的困擾、感情上的羞澀,就連靈性上也是最為敏感的時刻。

在國中的偶遇

你永遠也想不到,老師對一個學生能夠產生多大的影響力。我今天才稍稍體會到這句話。

在我實習的國中,無意間碰到熟悉的面孔。是兩個九年級的學生先把我認出來的。

「我看過你!」「咦?你什麼時候看過我?」
「你以前有帶過葡萄園對不對?」「對啊!」

原來這兩位是我兩年前帶過的學生啊!現在他們已經九年級了呢!

「我記得你叫一三~」其中一個學生說。
「一三一三亮晶晶~」另一個學生開始唱起來,我也跟著哈哈笑起來。

直到輔導室的老師衝出來說你們在什麼亮晶晶啦,趕他們回教室,他們才離開。

我覺得好有趣。兩年前的他們是初入國中的小國一,現在的他們是已經要畢業的學長了。我已經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他們的臉孔與個性也有一些不同了。簡而言之,長大了。

我反省,自己曾經跟他們說過什麼話呢?曾經教導他們什麼呢?我在他們心中留下了什麼種子?我讓他們留下什麼印象呢?對他們有造就嗎?同樣的問題,也適用於每一個曾經稱呼我一聲老師的所有學生。希望,在這些孩子們身上留下的,是能發芽的好種子,只要落在好土裡,就能結實。有三十倍,有六十倍,有一百倍

山輔探班

前幾天才跟山輔同工回去看今年的山輔學生。才4個月不見,他們已經長高了,聲音也變了。有的學生看到我們,明明就很高興,卻害羞地躲到廁所(去弄頭髮);有的學生一見面就跟我拼命握手,纏著老師不放一直雞哩瓜啦;有的學生坐在老師旁邊,一句話也不好意思多說,淺淺的微笑卻表明了一切。

回去看學生之前,我一一打電話連絡確認他們在不在。有的學生因為教會或著家庭的活動而不在,他們直說好可惜,我也覺得很遺憾。問起一個家長(之前去他們家訪問的時候,他戲稱自己家是「豪宅」-好窄)孩子們近況如何,回答的是一句簡短,至今卻仍令我深深感動的「感謝主,都平安」。是啊,有主的保守看顧,這些孩子們即使成長路不容易,也是在神的羊圈中安然居住。

帶山輔不會只有認識學生,我也很高興認識他們的家長。這次,一個媽媽十分熱心地接待我們,我問了她,你們家孩子好嗎?緊接著,我聽到許多令人擔憂的消息。有的時候,做父母的無能為力,當山輔老師的也鞭長莫及。我向她承諾會再跟學生聊聊,不過我心裡知道,真正能影響孩子們的,是主。就如同我一個同工告訴我的,「屬神的羊群,會聽牧者耶穌的聲音」。

結語

有的時候,在反省自己到底有多愛主的時候,腦中浮現了耶穌與彼得在提比哩亞海邊的那段對話。「你愛我嗎?」「主啊,是的,祢知道我愛祢。」「你餵養我的羊。」

不管是撒種,還是餵養,皆因著主愛的激勵。如果有一天主耶穌也問了我同樣的問題「逸杉,你愛我嗎?」,希望我能夠心安理得地回答:「我餵養了祢的羊。」

跟這些孩子之間還有好多故事說不完,我對他們只有一個最深的期盼,寫在我彼此相愛的歌詞當中:將來一齊回天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