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可是她好值得

「可是她好值得啊!」你說到。

「是啊,我知道。」所以呢?我心想。

你那種對她近乎無限的景仰我是能了解的(也許除了神以外吧?誇張嗎?考慮到感覺,我不認為),不管是在人格還是能力表現上,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優秀。我也懂得欣賞,但如同你這般把我們拉在一起,依我看來,未免太虛幻了。

感覺,一種非常模糊而不穩定的東西。雖說,在有感覺的當下,那是世界上最真實不過的東西。只有你自己才能體會那種美妙的滋味,「天啊!好像是真的!」的聲音在你腦海裡作祟,你不禁開始幻想,開始幻想,開始幻想......

有幻想就有幻滅的一刻,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等到它走了以後,剩下的是什麼?一種無止盡的空虛。因為你再也得不到那番感覺,只有停留再回憶當中打轉。

像我們在感覺的同時還能夠自我覺察(喔,不妙,這不是真的!這是真的嗎?),還算是不錯的了。有些人一頭栽進去以後便無法自拔,而且永遠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最要命的是憑著一股感覺就衝了,全然不顧理性的吶喊。

還記得我們敬佩的學長曾說,等你結婚以後再回來想現在在幹嘛,你不會覺得自己很傻嗎?傻,太傻了。空嘆一聲年少無知,又能彌補什麼?神要給你的(對象),怎麼能現在就知道?說真的,這種不確定性就連男生都無法忍受啊!你又何必......期待過高?

只可惜人類並非全然的理性,再怎麼樣都有情感的部分存在。(是賀爾蒙,還是神經傳導物質在發酵?)當你冷靜下來以後,是的,我知道你冷靜下來了。(血清素出來了?腎上腺素退去?)但還是有一種衝動潛伏,伴隨著無奈。

可是她好值得。」

我明白。

而你還是想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