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逸杉,你愛我嗎?

我帶過葡萄園,我帶過課輔,我帶過山輔,我帶過國中班學生靈恩會,我在國中諮商實習,我帶宗教教育初級班。

雖然我沒有打算當國中輔導老師,可是我很喜歡跟這些國中生相處。

幼年班、少年班這些小學生,不是好傻好天真,就是太活潑頑皮。高中生呢,則是太過「成熟」,可能已經不那麼可愛了。但國中階段的孩子們,他們正面臨著身心發展的最重大階段、生理上的改變、人際上的困擾、感情上的羞澀,就連靈性上也是最為敏感的時刻。

在國中的偶遇

你永遠也想不到,老師對一個學生能夠產生多大的影響力。我今天才稍稍體會到這句話。

在我實習的國中,無意間碰到熟悉的面孔。是兩個九年級的學生先把我認出來的。

「我看過你!」「咦?你什麼時候看過我?」
「你以前有帶過葡萄園對不對?」「對啊!」

原來這兩位是我兩年前帶過的學生啊!現在他們已經九年級了呢!

「我記得你叫一三~」其中一個學生說。
「一三一三亮晶晶~」另一個學生開始唱起來,我也跟著哈哈笑起來。

直到輔導室的老師衝出來說你們在什麼亮晶晶啦,趕他們回教室,他們才離開。

我覺得好有趣。兩年前的他們是初入國中的小國一,現在的他們是已經要畢業的學長了。我已經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他們的臉孔與個性也有一些不同了。簡而言之,長大了。

我反省,自己曾經跟他們說過什麼話呢?曾經教導他們什麼呢?我在他們心中留下了什麼種子?我讓他們留下什麼印象呢?對他們有造就嗎?同樣的問題,也適用於每一個曾經稱呼我一聲老師的所有學生。希望,在這些孩子們身上留下的,是能發芽的好種子,只要落在好土裡,就能結實。有三十倍,有六十倍,有一百倍

山輔探班

前幾天才跟山輔同工回去看今年的山輔學生。才4個月不見,他們已經長高了,聲音也變了。有的學生看到我們,明明就很高興,卻害羞地躲到廁所(去弄頭髮);有的學生一見面就跟我拼命握手,纏著老師不放一直雞哩瓜啦;有的學生坐在老師旁邊,一句話也不好意思多說,淺淺的微笑卻表明了一切。

回去看學生之前,我一一打電話連絡確認他們在不在。有的學生因為教會或著家庭的活動而不在,他們直說好可惜,我也覺得很遺憾。問起一個家長(之前去他們家訪問的時候,他戲稱自己家是「豪宅」-好窄)孩子們近況如何,回答的是一句簡短,至今卻仍令我深深感動的「感謝主,都平安」。是啊,有主的保守看顧,這些孩子們即使成長路不容易,也是在神的羊圈中安然居住。

帶山輔不會只有認識學生,我也很高興認識他們的家長。這次,一個媽媽十分熱心地接待我們,我問了她,你們家孩子好嗎?緊接著,我聽到許多令人擔憂的消息。有的時候,做父母的無能為力,當山輔老師的也鞭長莫及。我向她承諾會再跟學生聊聊,不過我心裡知道,真正能影響孩子們的,是主。就如同我一個同工告訴我的,「屬神的羊群,會聽牧者耶穌的聲音」。

結語

有的時候,在反省自己到底有多愛主的時候,腦中浮現了耶穌與彼得在提比哩亞海邊的那段對話。「你愛我嗎?」「主啊,是的,祢知道我愛祢。」「你餵養我的羊。」

不管是撒種,還是餵養,皆因著主愛的激勵。如果有一天主耶穌也問了我同樣的問題「逸杉,你愛我嗎?」,希望我能夠心安理得地回答:「我餵養了祢的羊。」

跟這些孩子之間還有好多故事說不完,我對他們只有一個最深的期盼,寫在我彼此相愛的歌詞當中:將來一齊回天家裡

以真名示人

現在在網路上發表言論是如此地方便,有的時候我們會因此而忘了要為自己的言論要負上責任。我非常認為在網路上寫文章實在應該要負責任,而且這是我們現代人應該培養的一種習慣

以下簡單說明幾個原因。

第一,在網路上發表言論與在現實生活中發表言論有相同的效力,在法律上如此,在實際影響上也如此。並不因為在網路上發言比較容易,就可以隨便。不管用什麼身分發言,你的言論都可能造成幫助或著傷害。因此,就算你使用的是虛擬的身分,也一樣要為這個身分負責任。

第二,網路上的東西可以被保存好久、好久。一些線上的RSS閱讀器(如Google閱讀器BloglinesNewsGator等),都會永久保存以前的文章。網路上也有像Internet Archive這種網站,專門保存網路上的資訊。所以每次寫文章,我都會記得我寫的文章很有可能在我孫子長大後都還看得到!既然可以保存這麼久,那麼我們就更沒有理由逃脫寫作、發表的責任了。

第三,網路空間很多時候是個人的延伸,所以管理好個人的言論就是很重要的事情。這就像是我們會把自己的辦公室/工作區域、家裡/房間打掃整理乾淨一樣,我們也會將自己的身體衛生照顧好,穿體面的衣服。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各人在網路上的活動與空間。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過存放私密照片的無名相簿被破解的新聞,那真是一場災難;同樣卻更慘的例子就是鼎鼎有名的冠希兄啦。現在大家知道照片不要亂放(所以會破壞別人形象的照片幾乎不會從我這裡流出去,大部分早在第一時間就被刪除了),那麼文字/文章是否也不該亂寫呢?

因此我建議宣道人,以及行銷人,在網路上發言時使用真名。這不僅是在建立個人品牌與知名度,也是提升信任感的方法。

以真名示人當然有好有壞,然而我認為長久下來利多於弊。除非是文學上的需要,否則用本名發表文章及作品,能夠訓練對自己的發言負責任。當我必須承認這些文章是我寫的的同時,我就會更加謹言慎行。壞處是,你可能會難以逃脫責任,或著遭到針對性的言語攻擊,不過我想人本來就該如此。

我相信無論在虛擬世界還是現實世界,展現自己真實的一面,待人真誠,都是最佳的原則。我不禁想到以下的經節:

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馬太福音12:36~37)

做不到的我不寫,只為了榮耀自己的我也盡量克制自己不寫。網路上的我雖然不是我的全貌,但是也是真實的我的一部份。(即便是親眼看到本人,我們也無法看到他的全貌,就這點來說虛擬世界並沒有什麼不同)唯有用這樣的態度發表言論,才能與讀者建立真正的關係。長遠下來,這樣的作品才對作者與讀者雙方有意義吧。

2008年12月22日 星期一

真耶穌教會台灣北區教會地圖

剛才抽了點空把《真耶穌教會北區教會位置圖暨聚會時間表》上面列出的教會輸入到Google地圖裡,然後就跑出上面這張圖了。共計53個教會及祈禱所。這張圖可說是真耶穌教會在台灣北區的的「勢力分布圖」啊。

你可以按這裡連結這張到我製作的Google地圖。

製作緣起

我是一邊參考台灣總會的網站,一邊參考這本北區辦事處印製的《真耶穌教會北區教會位置圖暨聚會時間表》。因為北區的資料比較新,所以我輸入到Google地圖的資料可能比總會網站目前的還要準。

會想要把他們輸入的原因是,我一時之間發現Google地圖上面沒有真耶穌教會的完整資料,而我手邊剛好又有北區這本位置圖,所以就順手輸入了一下,並沒有花很多時間。以前我曾說過教會網站可以整合GIS(地理資訊系統)來方便慕道朋友或信徒找教會,也許我今天輸入的資料無意間會提供一些幫助囉。

以後只要在Google地圖輸入真耶穌教會,應該就可以找到這些教會的位置,包含地址與聯絡電話。方便大家查詢。不過可惜的是,目前只限於北區的資料。如果哪一天我真的比較有空,可能會借一本最新的教會電話簿補齊台灣其他區的資料吧,到時候一定會更精采。

一些發現及感想

地圖上最北邊的是三芝祈禱所,最西邊的是南寮教會,最南邊的是竹東教會,最東邊的是正濱教會。想不到吧!

從地圖上可以學到很多事情,一邊輸入的時候,我會一邊拉回大比例尺的畫面,看著地圖上的每個點,感覺不僅僅是有趣而已。例如說,對照台灣北部地區的行政分區及人口密度,我們就可以知道每個地方教會的教勢概況。我們也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有許多地方是沒有我們教會的。你可以把地圖拉近到台北市中心,就會發現全台灣經濟文化水平最高的大安區是沒有真耶穌教會的(其他教派倒是有非常多的教會在大安區)。還有我第一次知道新竹的4間教會是連成一條線的,像這種事情得藉由地圖才看得出來。

北區這53間地方教會,幾乎每一間我都聽過,但是去過的還不到一半。別看它們好像只是地圖上的藍色地標,它們並不只是地標,每一個地標都代表了一間真耶穌教會在某個地方的建築物、一群信徒、當地的生活圈及生活文化、傳教史、見證集,更重要的是神的工作。假如這張地圖標示出了在全世界各個地方的真耶穌教會,那種感受應該會更加強烈。

我們習慣用時間的角度來思考教會的發展,會拿以前的教會跟現在做比較,會希望以後能往什麼方向發展。我們何不也用空間的角度來思考類似的問題,去了解不同地方的信徒,雖是與我們共有一個信仰,屬於同一個肢體,卻也有許多不盡相同之處。我們怎麼樣彼此接納、尊重,而不簡單地只用同一套標準看待每個地方的信仰生活型態,我想這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2008年12月18日 星期四

你的眼睛若昏花

「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裡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馬太福音6:22~23)

昨天團契的課上的是「黑暗中的曙光 - 從個人信仰衝突談福音」。稅彩艷老師分享了很多,也讓我有許多省思。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話是:什麼是黑暗?我們的盲點在於:我們只看到我們自己!

這令我想到上面那節經節:也許眼睛的昏花就是我們的盲點,而使我們陷入黑暗的最大的盲點,就是我們只看到我們自己吧!

我可以很深刻地體會稅老師那句話的涵義。我也曾經感受過所謂的黑暗,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確實只看到了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看不到比我更有需要的人們。直到我轉念思想神在我身上的作為,處處是恩典,而我卻視而不見,相較於他人我是如此的幸福,這才明白自己的無知。

一味追求個人的成就與榮耀,到最後並不能帶來快樂,真正的喜樂在於我們看到別人的需要而互相幫補。但是要學會把自己放下來,付出不是為了得到回報,確實是不容易。

若我們把上面的經文接著看下去,就會發現一條路。「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你們要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耶穌的這條應許我們是否能抓住不放呢?信心不夠但可向主祈求。只要憑著信心求,一點不疑惑;因為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這樣的不要想從主那裡得什麼。(雅各書1:6~7)

以賽亞先知預言耶穌來的時候:那坐在黑暗中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馬太福音4:16)耶穌就是那光,我們只看見了自己的黑暗,或著是已經看到主的光了呢?

默默地

這次去幫忙聖樂團的幕後工作,獲益良多。

我發現自己很喜歡做幕後的工作,當一個被使喚的小角色,到處跑來跑去,做一些別人不知道或著不在意的事情,然後看著幕前的表演因著自己的準備而逐漸順利地完成,心裡就很有成就感。(我曾說過覺得自己適合當秘書)

以前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一場晚上的演出,從中午就要開始準備了,真的很不容易呢。這次的演出我從頭到尾也只參與了今天下午到晚上的幕後工作,但就有這麼多事情了。很難想像一場表演要多少人花多少的心血精神才能完成呢。

這次的參與,令我想到的利未人。平時我們在讀舊約聖經的時候,好像從來不會想到獻祭以及節期的時候,除了祭司以外,還有多少沒沒無聞的利未人,分工合作完成多少的準備工作?有太多的細節要照顧,是我們難以想像的。我深信他們所做的工,人雖然看不見,神都看見了。

再想到現在。教會裡也有許多人默默地做工,身為「觀眾」的我們,看不到他們的身影,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他們所做並不是為了求自己的榮耀,而是為了榮耀神。這樣,即使他們並非親自「獻祭」,卻更是為神所悅納的吧!

2008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可是她好值得

「可是她好值得啊!」你說到。

「是啊,我知道。」所以呢?我心想。

你那種對她近乎無限的景仰我是能了解的(也許除了神以外吧?誇張嗎?考慮到感覺,我不認為),不管是在人格還是能力表現上,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優秀。我也懂得欣賞,但如同你這般把我們拉在一起,依我看來,未免太虛幻了。

感覺,一種非常模糊而不穩定的東西。雖說,在有感覺的當下,那是世界上最真實不過的東西。只有你自己才能體會那種美妙的滋味,「天啊!好像是真的!」的聲音在你腦海裡作祟,你不禁開始幻想,開始幻想,開始幻想......

有幻想就有幻滅的一刻,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等到它走了以後,剩下的是什麼?一種無止盡的空虛。因為你再也得不到那番感覺,只有停留再回憶當中打轉。

像我們在感覺的同時還能夠自我覺察(喔,不妙,這不是真的!這是真的嗎?),還算是不錯的了。有些人一頭栽進去以後便無法自拔,而且永遠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最要命的是憑著一股感覺就衝了,全然不顧理性的吶喊。

還記得我們敬佩的學長曾說,等你結婚以後再回來想現在在幹嘛,你不會覺得自己很傻嗎?傻,太傻了。空嘆一聲年少無知,又能彌補什麼?神要給你的(對象),怎麼能現在就知道?說真的,這種不確定性就連男生都無法忍受啊!你又何必......期待過高?

只可惜人類並非全然的理性,再怎麼樣都有情感的部分存在。(是賀爾蒙,還是神經傳導物質在發酵?)當你冷靜下來以後,是的,我知道你冷靜下來了。(血清素出來了?腎上腺素退去?)但還是有一種衝動潛伏,伴隨著無奈。

可是她好值得。」

我明白。

而你還是想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