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而立有感

三十年,對某些人來說是一輩子;三十年,對某些人來說彷彿轉眼便過去;三十年,是我待在景美的十倍時間。待在景美的這「十分之一」,讓我學到很多,而那其餘的十分之九,有更多人在當中伴隨著教會的歷史一同成長茁壯!

景美三十週年紀念的意義不只在於感念主恩,更在於使當代景美人對景美教會有認同感。我們舉辦了許多特別聚會,從安息日的專題講道、紀念週的晚間聚會、感恩音樂會,到當天的特別聚會;我們投入老老少少的事工人員,從幼、少、青、壯、老,從內到外(在地的、外地的、畢業回來的),從詩歌、講道、美工、文書......;我們翻新教會軟硬體,從會堂地板、地下室隔間、講台講桌、海報、邀請卡、照片牆、紀念刊......藉著這個機會,我們動員整個教會,使得景美好像活過來似的!

以一個外地來此唸書,卻又把這裡當成自己家的學生來看,最令我感動之處是這不長不短的三十年有著豐厚的成長與傳承。高級班是教會活力的來源,自己身為景高的一份子,有幸參與歷史的盛會,景美的三十年,自己與有榮焉。當感恩音樂會最後,比拉迦詩歌團契老中青不知幾代契友,同聲唱出「願主賜福保佑你」,我既感動又感慨。感動於自己身處歷史的脈絡之中,有幸與大家一同見證這一刻;感慨的是自己這一代的景高青年,服事的心志與愛主的熱心似乎較前輩學長姐們差上了一截。

還記得參加大一班學生靈恩會時,我跟景高同屆的弟兄姊妹互勉提醒:「景高很棒,但是那些是過去優秀的學長姐留下來的名聲,我們不可以此自滿,卻要努力充實自己,方能成為將來學弟妹們的榜樣,對於我們自己也才是實在的『景高很棒』。」今天景美三十歲了,高級班也走過二十餘載,由衷地期待這一代的景美人、景高人,能承先啟後,充實裝備為主所用。這樣子直等我們畢業三十年後,才能對主問心無愧、心滿意足地回來景美六十週年看看那時的學弟妹!

2008年11月6日 星期四

看見需要,滿足需要

以前,我總覺得自己有個長處,也或許只是一種「不敢」--就是不敢埋怨神。我確實很少這麼做,畢竟,神,總有祂美好的旨意。待我們忍耐、等候、走過之後,一定會發現恩典,並且讚嘆神的安排。這樣的信心是來自於一股傻勁般的執著,還是源自於對我們的主有足夠的認識?

大學時代還沒結束,我在團契、高級班、教會的生活卻讓我有了很大的改變。一大部分是因為人,一大部分是因為神。不敢說自己是一個成熟的大人,至少思想、情感與行為都與大一那時候截然不同。放下了很多不該在意的東西、更看清楚人生的價值選擇。過去曾經很不理性地將一些「人的問題」放在心中耿耿於懷,現在泰半能一笑置之。這其中經歷了許多不為人知的掙扎,但是畢竟都已經是過去式,現在留下的是恩典的痕跡

我身邊有好些優秀的弟兄姊妹,看到他們身為基督徒的生命,與神的密切關係,令我稱羨、效法,是我在信仰路上的好榜樣與好同工。我身邊也有好些軟弱的弟兄姊妹,看到他們對於信仰的冷淡、懷疑、搖擺,我是心疼,卻又感到無奈。我身邊還有些痛苦的弟兄姊妹,他們活在一種我無法體會的苦難之中,那不是來自於肉體的,而是心靈的黑暗。我自以為也感受過那種黑暗,可是從小在主裡幸福長大的我,其實哪裡知道什麼叫做黑暗!

今年山輔總檢討時,詩韻大姐提出了一個新口號:看見需要,滿足需要。這其實不能說是口號而已,只是因為山輔往往都會用一些經典名言來貫串山輔精神,這一句便是在說明如何實踐基督的愛。也許多年以後,當我已經忘記山輔的苦與痛,卻不會忘記這一句話。因為我猜想,也許多年以後,我會後悔,後悔在團契高級班時,沒有看見週遭人們的需要,沒有滿足他們的不足,沒有擔待他們的軟弱。也或許多年以後,我會感謝,感謝在團契高級班時,我懂得看見週遭人們的需要,滿足他們的不足。

我看見了嗎?也許我看見了。我滿足了嗎?恐怕是遠遠不足。

神看見了嗎?神一定看見了。神滿足了嗎?也許祂正要藉著我們去滿足困乏人的需要、擔待不堅固人的軟弱,實踐彼此相愛。

啊!我還能等繼續忍耐下去嗎?你能堅持相信這一切都有神美好的旨意嗎?會否有一天你絕望了、離棄了、消失了?屆時,後悔的是誰,檢討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