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日 星期三

97年山輔心得

三年,很快就過去了。轉眼間,三年的山輔已經陪我度過了大學階段的三個寶貴暑假。辛苦是一次比一次更甚,挑戰是一次比一次難,成長卻也是一次比一次多。我很感謝神,藉著這些機會磨練我。

因著前兩年的山輔經驗,我自認為能當一個及格的山輔老師。實行山輔的精神,把時間安排好,有效地處理雜事,把更多時間用在學生身上,成為同工的助力、新舊同工的橋樑等等。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今年主耶穌卻讓我當上了林口班的班負責,而那是一個全新的挑戰。

班負責必須學著掌控全局,榮辱責任兩肩扛。來自事工小組的壓力、同工的意見、傳道的看法、與教會的協調、學生的問題、自己的身體狀況,甚至還有事後聽到的各式奇怪傳聞。簡單地來說,就是負責整個班級。平時就對領導沒什麼自信的我,不禁納悶,究竟自己何德何能擔此大任?

正當我一面懷疑,又一面禱告交託時,神默默地在開路。山輔期間,雖然不敢說帶給孩子多大的正面影響,但是我們十分地平安,這就是最大的恩典。我也收到傳道的一句勉勵:「不要怕困難,要相信神的揀選。」給了我莫大的信心堅持下去。

山輔真的很辛苦,沒有當過山輔老師的人幾乎無法想像,沒有心理準備的人最好不要輕易嘗試。但是當山輔老師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了不起的是主耶穌用祂的愛激勵我們去愛學生。大家常說「做」山輔,我卻覺得山輔並不是用做的。當山輔老師是一種being,而非doing。也就是說,投入山輔並不是在做事情,而是一個成為能影響學生的人的過程。

每年我難免會去想這些問題:究竟我再一次地投入山輔,是為了什麼?一週兩三小時的宗教教育如果不能影響學生太多,一年一整個月的山輔就有好到哪裡去嗎?山輔辛苦一個月,一年還有11個月是看不到也摸不著學生的,真的有用嗎?

話雖如此,當我轉念去想,主耶穌是怎麼樣吩咐我們,「倒一杯涼水給弟兄中最小的,就是做在耶穌身上。」(馬太福音25:40)我們還能夠因為看不到成效就放棄嗎?這些都是小耶穌啊!在你付出的當下,你沒辦法感受到其實主的愛是如何藉著你的手正激勵著這些孩子們成長。大概只有曾經深深感受過主愛的人,才能用這份愛去愛這些學生。

就是因為這樣,山輔也可以說是一個考驗、一個測試,考驗你的愛到底能夠多深,是否深到你能強迫自己去做平時不願意做的事情、破碎自己,只因為這些學生有需要你這麼做、同工有需要你這麼做;只因為主耶穌問你:「你愛我嗎?」,而接著那一句既溫柔又充滿深深地期待:「你餵養我的羊。」(約翰福音21:15~17)我相信這也是山輔工作如此吸引山輔老師一再地投入的原因。

對於山輔學生來說,山輔是一個愛與希望的生命工程,一個快樂充實新希望的暑假。而對於山輔老師來說,我認為它是一個體驗什麼叫做「基督徒應該要有的愛」的機會,然後你就會發現當自己好像已經盡力、筋疲力竭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愛遠遠不足,而主耶穌又是多麼愛自己以及這些孩子們。

我當了三年的心輔系學生,要去實習時,老師卻告訴我們,現在談不上諮商、輔導,主要就是做孩子們的陪伴。念心輔的如此,更何況非專業科目的山輔老師?可是這一切都不重要。在這裡,你必須放下一切的自我、專業、「我可以」,去破碎自己,因為山輔是一種付出也是一種學習,而如果你肯放下,當山輔老師學到的往往比當學生的還要多很多。

然後,你學會交託,你學會順服,你學會謙卑,你學會忍耐,你學會感謝,你學會知足,也學會知不足。你會看到學生的軟弱、教會的軟弱、同工的軟弱、自己的軟弱,然後看到神的剛強與作為。等你回到自己的家,你知道自己很幸福,你也帶了一個新的視野去重新省思什麼叫事奉、什麼叫愛。然後,期待你會踏出下一步,為主繼續餵養祂的羊群。

P.S. 91年北特區開辦第一年的山輔,寫下山輔歷史新的一頁,同一年林口課輔也隨之成立,以延續一個月山輔的工作果效,這兩項事工相輔相成至今邁入第7年。面對山輔前輩們開創的局面,身為後輩的自己自嘆弗如,但還必須繼續前進,方能稍稍不負山輔勤耕之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