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1日 星期三

individual difference

昨天跟同學跑去體適能檢測中心做體適能檢測。除了一台叫做InBody的儀器測量身體組成以外,還有十幾個設備是在測量體適能的六大項目,分別是心肺耐力、肌力、肌耐力、柔軟度、敏捷度、瞬發力,另外還有平衡感。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的敏捷度瞬發力超過平均值,心肺耐力肌力柔軟度偏低。肌耐力倒是出乎意料之外地還不差。從小我在運動方面的表現就是速度與反應很快,但耐力不持久,柔軟度也差。百米衝刺、跳高跳遠都不錯,長跑游泳什麼的就比較弱。做完心肺耐力的測驗以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從小到大每次激烈運動以後都很喘了,因為我心臟不是那麼好。當然這些項目都是可以鍛鍊的,透過測量能了解該努力的方向。

每個人從身體到心理都有所不同

我是跟另外一個同學去的,所以我們兩個都可以看到對方的表現已及測量結果。十幾個項目的測驗,每一個項目都讓我感到驚奇!原來我們兩個人有這麼大的差異啊!

我心想,體適能檢測中心如果有100個人來做測驗,也不會有人有相同的結果吧!在身體上我們每一個人就有這麼多的差異。那心理上呢?

還記得大一的時候系上的老師就教我們什麼叫做個別差異這個概念。雖然人類的身心有一些基本的運作規則,但每一個人都有它獨特之處,而且每一個人都很特別。

在統計課我們學到了常態分配,大家應該也對那個鐘形曲線熟悉。這個曲線表示了自然界的一種普遍現象,如果我們把一個項目從低到高或從A到B形成一個向度(例如身高從低到高,或是從悲觀到樂觀),那麼中間的人會最多,兩個極端的人會最少。而且有趣的是,不管測量的是什麼向度,只要人(樣本數)夠多,在統計上幾乎都會呈現常態分配。

這就是個別差異。我們要如何看待個別差異呢?

什麼叫做正常?什麼叫做不正常?

這學期修了一門課,叫做變態心理學。變態心理學是在探討心理異常診斷與治療的一門課。老師在上課一開始就問了我們一個問題:「變態(不正常)是怎麼樣被界定出來的?」正常以外的就是不正常嘛。但是,正常又是怎麼被界定出來的?我們發現,有很多時候,正常只不過就是 大部分的人都這樣,叫做正常。換言之,不正常就是少部份的人這樣

這真是很驚人的解析,因為如果正常與否是這樣定義的,那麼它意味著我們把鐘形曲線中間高起來的範圍稱作正常,而兩旁極端的稱為不正常。每一個人都有不知道幾千幾百個身體及心理的向度可以測量,那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也有一些不正常的了。

老師又叮嚀我們,要很小心,因為很多時候我們只是把那些我們不習慣的人貼上一個不正常的標籤來處理--把人的精神或心理狀態劃分為正常及不正常,就可以輕輕鬆鬆地把那些怪人給隔離到精神病院去,不打擾我們這些「正常人」的生活。

好可怕。

如果說有人因為先天或後天因素,使得他的身體或心理條件與眾不同,我們基於對自己正常的保護,或不習慣這些極端,就將他們視為不正常,甚至將他們排除在外,那我們真是太可惡了啊!

在鐘形曲線上,我看到的是,雖然每一個人可能在曲線的中間、左邊或右邊,但是不管怎麼說,每一個人,只要在這條線上,他就是人啊!

不管正常不正常,他都是個人!

對於每一個人,都能做到基本的尊重,是很困難的。我們對於自己不熟悉的極端情況(例如精神異常或著人際能力差,或更簡單的--怪人)有不安全感,所以我們很自然而然地會用一些方法來尋求安全。但我們往往就是把對方隔離、排拒在外--反正不要看到就好了。

在認識個別差異以後要去尊重個別而不是排擠差異。這是一個很難的功課,對於基督徒更是一個不簡單的功課。

在教會中或社會上我們常常遇到他怪怪的或著讓人感覺不舒服的人。我們要怎樣才能時常提醒自己,眼前這個怪人也是個人,而不是一味著逃避?如果我們排擠或冷漠對待那些「不正常」的人,是因為自己不曉得怎麼樣去與他們相處,那麼他們因排擠冷漠而受傷,我們要付很大的責任。

求主賜給我們智慧、愛心與耐心去面對那些被我們自己視為不正常的人,接納並尊重他們身為人的基本權利,並且視他們一樣是祢所創造的人。

P.S. 名詞解釋

individual difference 個別差異

個體在成長過程中,因受遺傳與環境因素不同的影響,使不同個體之間在身心特徵上各不相同的現象,稱為個別差異。個別差異的了解與鑑別,一向在教育上施教與社會上選材兩方面均極受重視。是故因材施教與適才適用,向來就是教育理想與實際的基本原則。個別差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兩方面:一為生理方面的差異,一為心理方面的差異......

摘自張氏心理學辭典

教大家一點心理學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