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4日 星期五

如果沒有北區大專聯契

聲明:我不是北區大專聯契的幹部、常委或輔導大哥姐,我只是一個高級班班代,所以以下的言論都只是我個人身為一個班代或契友,從聯契外看到的現象而得出的想法。我把這些東西寫出來的主要目的是期盼能得到各方面的回應,來激盪我的想法。我承認個人對聯契的運作的某些方向不甚滿意,但就因為我覺得它很重要,所以我才會提出 建設性的建議,不是為了批評,而是希望它更好。若能因此受參考而產生一些造就,滿心感謝神。

首先我要幫聯契大哥姐說句公道話。他們真的很辛苦,除了到各團契高級班上課以外,還要辦很多活動、課程,像是新生成長營契長靈修會幹部訓練營大型詩歌佈道會 福音事工成長營神學研習營福音特攻隊信仰體驗之旅,製作精美的福音短片海報 小卡,發代禱網......,本學期還多了個畢業生成長營。事情不但很多很花時間,而且還不輕鬆。我相信大哥姐付出這麼多,神必紀念他們的辛勞。

這次寒假參加幹訓跟學靈會,有一個心得我一直還沒公開在網誌上。本來打算再寫一篇「2008寒假12天學習之旅」,不如就寫在這吧。這個心得,可分成兩個部份來看。第一個部份,我這次遇到比較多中區、南區的同靈,他們也多半是幹部,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因為密集的交流,感受到他們稍稍透露出的 羨慕自我認同。羨慕什麼呢?是羨慕北區的大專青年擁有豐富的資源,有眾多的輔導大哥姐,有北區大專聯契。自我認同什麼呢?是認同自己所處的區域雖然沒有北區那麼多資源,但還是擁有很多 學習機會。(例如中區詩演,由學員自己舉辦)第二個部份,是北區人雖擁有這麼多資源,但是卻很不懂得珍惜。跟其他區相比,資源的多寡並沒有跟成長的程度成正比。

我相信北區聯契大哥姐對於大家這麼不懂得珍惜,應該早就感到程度不一的無力了。但他們還是不斷地在付出,這種精神實在令人感佩。確實,人若一開始就擁有很多東西,就不會懂得珍惜。像是我剛提到的課程、活動、福茶資源,各團契高級班真的是不愛參加也不好好利用。南區的輔導傳道拿到北區的 福音光碟高興地不得了,直呼好用。每學期影音事工小組都會拍攝福音短片給各團契辦福茶使用,那可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可是有多少人使用?

如果沒有北區大專聯契,雖然少了很多資源,「反正我們的成長也沒有跟資源成正比」、「不給我們方便的服務與資源,讓我們自己去爭取與規劃,說不定反而收穫還更大呢!」,或著是「太好了!不會再佔去那麼多時間參加這參加那的」、大哥姐也不用那麼「為誰辛苦為誰忙」了!一舉數得!

真的是這樣子嗎?

最近一期的聯契代禱網,刊出了一則消息,這次3/9的契長靈修會,參加的契長人數達到史上最低。代禱網上,楊大哥說:聯契同工固然做自我檢討,但是參加契修是契長應盡的義務。聯契雖自省,同時也是溫柔地勸告契長班代們要多注意一點。

但我想這並不是各契長班代的問題。契長班代們對於聯契活動課程資源不重視,我認為有以下幾種可能原因:

  1. 人性:對於擁有的資源不懂得珍惜
  2. 代間傳遞:學長姊對聯契的態度高度地影響新幹部的態度
  3. 關於聯契是不是一個團契的疑問?

第一點我已經在前面講得很清楚了,就不再重複。第二點是聯契大哥姐再怎麼苦口婆心勉勵來參加都沒有用的原因,因為學長姊的影響力更大。我曾聽過「契長靈修會?幹麼去啊?」這種話。要抗拒這種觀念,契長或班代自己必須很有想法才行。到後來變成契長班代自己講:「唉...聯契又有活動了,又是在禮拜天。」說實在的,契長班代自己都不想去,怎麼可能鼓勵契友參加呢?契長班代比別人忙碌不是主要原因,真的想去又不能去的人,你會看到他們請假。代間傳遞背後真正原因是學長姊本來就對聯契沒有歸屬與認同感,這就是我認為的第三種可能原因。

因為北區號稱隨時有600位大專青年,北區聯契就算有50位同工,也不可能用水平式的架構關懷、照顧到所有的契友。就我的認知(如有錯誤請不吝指教),北區聯契的組織架構是以聯契為最上,有各行政分組,聯契之下是各高級班與團契的班代契長,在班代契長之下才是團契的契友們。例如:北區聯契-師科團契契長-師科契友。契長班代的角色,就聯契的認定來說,是聯繫團契契友與聯契的橋樑。這是一種垂直式的架構。

垂直式的架構或稱科層體制,固然有非常多得好處,例如方便管理、分層負責、分工明確,但是卻有一個很大的缺失。我的論述如下:

聯契常委(幹部、大哥姐)們本身是非常良好的同工團契。但是聯契本是由北區所有的團契高級班成員組合而成的聯合團契。聯契本來應該是定位成一個團契才對,但它只有大哥大姐們自己像是一個團契。我們當然不可能每次都辦聯合聚會,讓所有聯契成員參加,但所有契長、班代的集合體卻可以是一個很好的 同工團契

我相信聯契的大哥姐大多很清楚團契的意義。團契有一個最重要的本質,就是分享,即基督徒彼此生命之間的交流。透過分享,我們將自己的軟弱與重擔與別人分擔,我們述說從神而得的恩典與喜樂,也從別人的分享中得到力量。聯契的科層體制將所有班代跟契長分開來了,北區所有的契長跟班代彼此之間雖然做的是相同或一樣的事情,但是卻不是 同工,彼此之間也沒有分享,我覺得這實在是太可惜了。

之前輔導組的大哥曾找過我去幫忙討論如何改良契長靈修會的課程方向。我當時考慮到自己能力及時間而回絕了。現在我有一個很明確的建議方向:把契長靈修會,改造成契長們的同工團契吧!

聯契(大哥姐之外的)之所以不像是個團契,還有一個現象可供參考。我上面寫輔導組,本身就是一件很怪的事情。當班代以後,我第一次接到代禱網,我跟契負責楊大哥明明本來就認識,可是在聯契的組織架構底下,我所面對的是一個不具名的 契負責的頭銜;當我接到契長靈修會的參加通知時,我收到的也是署名輔導組的電子郵件,其實輔導組的大哥也早就跟我認識了,我們在各樣活動場合也不會用xx組來稱呼啊。怪哉!在團契當中我們面對的是,而不組織啊,那為什麼e-mail卻要這樣寫呢?有的讀者可能覺得我小題大作,名稱確實不是多serious的東西,不過從中也許可以看出一些東西吧!

我講的東西可能從來不是聯契大哥姐思考的角度。從我(班代or契長)的角度來說,聯契真的不像是我所屬的團契,我想很多契長班代大概也從來不會想說自己有義務參加一個叫做北區大專聯契的團契,而只是把它當成一個 組織或是負責對象。我們在聯契的經驗完全不會跟我們在各自團契中的經驗聯結。對聯契不會有歸屬感,更甭題要將聯契的目標:成為聯契與團契契友間的橋樑落實了!

因此,我在這裡大膽的假設,如果反過來,聯契成為各契長班代之間的橋樑,建立契長班代的同工團契,我們會對聯契有歸屬感,因為我們在聯契的經驗會是一個美好團契的經驗,會是成功的團契的典範,我們會把這些經驗類化至我們帶領團契高級班的工作上。

提昇了對聯契的認同與歸屬以後,辦課程、活動想要沒有人來都很難!這就好像你跟一個人建立良好的關係以後,想要不讓他認同你的想法很難一樣!固然大哥姐辛苦辦的課程活動很重要,但這些東西與「聯契是個團契」的先後順序,恐怕必須重新調整一下。

以上,是我的結論。

如同我一開始的聲明所述,我是在聯契同工之外,但又是在聯契組織底下的一個角色。我是聯契服務的對象,同時也聯契與我所處的團契(高級班)契友間的橋樑。聯契大哥姐若能從我的角度思考,或許會對聯契的運作有些幫助。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這樣思考過,但既然我在這個位置了,我就提出我的這些想法。

我受限於所處的位置與經驗,能看到並提出的方向是有限的。礙於表達能力,我的文字說明多少也有不清楚之處。歡迎大家提出對我看法的疑問,好讓我有機會澄清當中的觀念。更歡迎大家提出不一樣的觀點,我們都需要不一樣的思考來互相激盪,好讓我們有更廣闊開放的視野來從事對神的事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