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8日 星期五

聖經人物分析試作(創世記1~5)

這禮拜我開始施行一個我老早就想嘗試的事情:聖經人物分析。一方面是準備山輔的需要,另一方面我覺得這是我查經的一個好方向,因為我唸的是心理學。

以下是本週的成果,結論摘要如下:

亞當:亞當可說是個悲劇人物。他原本擁有最好的條件,是神親手創造的人,是神的兒子,住在伊甸樂園,有神賞賜的工作及配偶。對亞當以及所有的人類來說,人際關係是重要的,特別是神所賞賜的美好婚姻,就像夏娃本是被造要來幫助亞當的。可惜亞當在人際關係上的重視,超過了與神的關係,以致於他受人影響、被誘惑、犯罪受神懲罰。罪的權勢是可怕的,若不抓緊跟神的關係,即便是神所賞賜的美好事物也可能變成網羅。

夏娃:夏娃本來應該是史上最幸福的女性。舉例來說,她不用害怕找不到對象、不用擔心丈夫被搶走、不用煩惱鄰居的閒言閒語,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要神唯一的命令不犯就好。但是她跟神的關係如何呢?顯然是不夠密切,以致於蛇一番花言巧語便引誘了夏娃嚐禁果,使得她失去了自己的幸福。亞當的一句:「妳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想必大大傷害了夏娃的心。這豈是男人卑鄙、女人卑微? 神要我們遵守的話語應當常放在心中,珍惜所擁有的一切,否則神若要收回我們的幸福,可是輕而易舉。

該隱:該隱是種地的,他將土產為供物獻祭,卻不如弟弟亞伯一般蒙神悅納,主因他自身的行為不好。該隱發怒,神察言觀色並親自向他解釋原因,並要他要去制服罪。但該隱並沒聽從神的話,任由憤怒、嫉妒、仇恨在心中滋長,以致最後殺了他無辜的弟弟,也使神離開他的面。對於自己的行為、情緒我們應當謹慎,否則便會像該隱一般,被罪制服,與神隔絕。

亞伯:亞伯應該是世界上出現的第四個人,但有關亞伯描述,在聖經中的篇幅極小。亞伯是世界上第一個肉體死亡的人,且是被人殺死的。神先前因亞伯行得好而悅納他的獻祭,在他被殺後也替他申冤;他雖不得好死,但必已在神的懷抱當中安息了。從亞伯的故事裡,我們應當謹記,那只能殺身體的不用怕它,但那能殺靈魂的才正要當心

以諾:創世之初的人們,以諾算是在世期間十分短的一個人,但他在世界上活著的生命品質可說是非常高。因為有神時刻的同在、互相陪伴,以諾甚至不必經過肉體的死亡,便被神直接取去。我們應當羨慕並效法以諾與神如此密切的關係。假若人生在世能向以諾一般有神時刻同在、同行,世上又有什麼困難痛苦是不能忍受克服的呢?

如需完整的內容,請參考原文:亞當夏娃該隱亞伯以諾

在寫這幾個人物時,因為要細讀創世紀的前幾章,我深思了很多問題。在寫完以後,我感覺創世記真像是神話故事,但是它的內容是否正確、屬實,我想對於個人信仰的造就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的人相信的程度為何。對每個人來說,事實真相遠不比相信事實為何來得重要,因為我們只相信我們所相信的,也只有我們所相信的才會大大地影響著我們。再說聖經當中有許多奧秘,不是我們想要理解就能理解的。我並非反對認真查考聖經,只是我覺得人們常爭論聖經當中的事實,但對於信仰來說,這遠不比 實踐自己所相信的聖經道理來得重要。

對我個人而言,亞當、夏娃、該隱、亞伯這第一家庭的故事,雖然篇幅不大,但是有很多可以探討的地方。我不在意聖經上寫的東西我是否了解正確了,我在意的是去思想每一個聖經人物他的生命經歷、他與神的關係、他與人的關係,以及這些因素導致他的結局為何。

即便是短短的創世記1~5章,也給了我很多啟發。探討聖經當中的人們的信仰典範是很有造就的事情,希望以後的日子有機會將各個值得探討的聖經人物一個一個寫完。我將這些人物的分析都放在13的知識庫,我會隨時修正我的想法,也歡迎讀者一起討論!

2008年3月17日 星期一

百般恩賜的好管家(彼得前書4:10)

本文謹獻給照片中的主角。

我們師科小屋有三位弟兄住戶,我是其中一位。我們沒有明定家務分工,但總會有人去做。掃廁所、倒垃圾、掃地、準備開水、清理廚房、整理冰箱......。因為小屋幾乎每天都會有人進出,尤其安息日沒聚會時段景高人幾乎都會來小屋休息,所以我們還會把自己的食物、飲料拿出來分享,或是乾脆親自下廚!遇到有弟兄要借宿一晚時,我們也很樂意將房間與客人共用(地上舖個墊子棉被就可以睡了)。我甚至還把自己的第二台電腦整理出來,供 客人家人回來小屋時可以上網使用,又架設了無線網路,方便帶筆電來的人可以上網,學長也樂意提供他的PS2供大家娛樂。總而言之,師科小屋真的像一個團契的家,我們隨時歡迎。

就因為小屋像個家,所以大家都愛來小屋。像我照片上這個學弟,最愛來小屋住,一個禮拜可以住六天,剩下有回宿舍的那天是他怕被室友圍剿了才勉強回去。

有這樣的一個家,每位契友在享用之餘,都該好好愛惜。就舉我這學弟為例吧:

上個月,寒假剛要結束,團契還沒開學的那段時間,大家都回到學校來,小屋也有人回來了。學弟看到小屋東西好多好雜亂,很久沒清理了,一個人開始動手默默地打掃完畢。我在忙我的工作,看到他一個人在弄實在好感動,又於心不忍。其實,那個時候團契的大家都躲在學長房間聊天、唱詩,殊不知學弟一個人在整理。我跟他說:「進去跟大家唱詩吧,約一個時間大家再一起弄就好啦。」他爽快地回答我說:「沒關係啦,反正這裡是我家啊!」

本來團契期初聚餐結束後都會去打掃小屋,就因為他都掃好了,這次就免了。

最近,經過累積幾天的「殘局」以後,小屋又變得有點凌亂了。剛才學弟他打完球回來,顧不得洗澡休息,看到自己的家需要整理,又開始動手打掃起來了。昨天晚上我跟另一個學弟煮宵夜送去給景高球員們,今天因為一早就去教會參加聯契的活動,晚上回來時也累了,所以一直都沒收拾(好啦我真的很理由)。反而是今天他打完球回來,把昨天剩下發臭的廚餘收得乾乾淨淨的。

大一的他,可能還沒辦法做團契高級班的什麼「重要工作」,但是他做的事情卻非常重要!像我當了班代以後,與契友、班友的互動時間多半是在「行政業務」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懷,不知道要說沒時間還是沒有餘力,總之沒有大二時那麼積極了,真的是軟弱又十分虧欠神!相反地,學弟他雖不是什麼幹部,卻做了非常基本的事情。我相信任何一位契友都會肯定他的辛勞,甚至因為大家會效法,而成為帶動團契凝聚力的一個動力。相信神也不會輕看他的用心。雖然他可能覺得這一切都沒什麼,但是對我來說,很感動。

團契中,每個人能扮演的角色都不一樣,
有的人懂得會觀察別人的需要
有的人特別有關懷的恩賜
有的人因為課業忙碌只能做小規模的付出
有的人軟弱,好讓剛強的人能來擔待
有的人活出基督徒馨香之氣,讓契友們稱羨效法,
有的人雖然什麼都不會,但是總是會出席
有的人開始學著怎麼樣當一個好的學長姊,
有的人不知不覺忘記自己偶爾也可以是學弟妹
有的人很會用聖經的話與勉勵契友
有的人最會當小天使開心果
有的人專門會去反省團契哪裡有可以更好的地方,
有的人總是甘心多做一點,毫無怨言
有的人給學弟妹很大的學習空間
有的人常心存感恩,使得只能小小付出人的也得到肯定與鼓勵,
有的人......

我想,就如彼得前書4章所說的,
最重要的是彼此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過錯
團契裡,大家應當互相款待,不發怨言
每個人都照所得著的恩賜彼此服事,成為神百般恩賜的好管家。
使神在凡事上,因我們有耶穌的愛而得著榮耀。
你也值得,我也值得,值得的團契,自然而得。

2008年3月14日 星期五

如果沒有北區大專聯契

聲明:我不是北區大專聯契的幹部、常委或輔導大哥姐,我只是一個高級班班代,所以以下的言論都只是我個人身為一個班代或契友,從聯契外看到的現象而得出的想法。我把這些東西寫出來的主要目的是期盼能得到各方面的回應,來激盪我的想法。我承認個人對聯契的運作的某些方向不甚滿意,但就因為我覺得它很重要,所以我才會提出 建設性的建議,不是為了批評,而是希望它更好。若能因此受參考而產生一些造就,滿心感謝神。

首先我要幫聯契大哥姐說句公道話。他們真的很辛苦,除了到各團契高級班上課以外,還要辦很多活動、課程,像是新生成長營契長靈修會幹部訓練營大型詩歌佈道會 福音事工成長營神學研習營福音特攻隊信仰體驗之旅,製作精美的福音短片海報 小卡,發代禱網......,本學期還多了個畢業生成長營。事情不但很多很花時間,而且還不輕鬆。我相信大哥姐付出這麼多,神必紀念他們的辛勞。

這次寒假參加幹訓跟學靈會,有一個心得我一直還沒公開在網誌上。本來打算再寫一篇「2008寒假12天學習之旅」,不如就寫在這吧。這個心得,可分成兩個部份來看。第一個部份,我這次遇到比較多中區、南區的同靈,他們也多半是幹部,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因為密集的交流,感受到他們稍稍透露出的 羨慕自我認同。羨慕什麼呢?是羨慕北區的大專青年擁有豐富的資源,有眾多的輔導大哥姐,有北區大專聯契。自我認同什麼呢?是認同自己所處的區域雖然沒有北區那麼多資源,但還是擁有很多 學習機會。(例如中區詩演,由學員自己舉辦)第二個部份,是北區人雖擁有這麼多資源,但是卻很不懂得珍惜。跟其他區相比,資源的多寡並沒有跟成長的程度成正比。

我相信北區聯契大哥姐對於大家這麼不懂得珍惜,應該早就感到程度不一的無力了。但他們還是不斷地在付出,這種精神實在令人感佩。確實,人若一開始就擁有很多東西,就不會懂得珍惜。像是我剛提到的課程、活動、福茶資源,各團契高級班真的是不愛參加也不好好利用。南區的輔導傳道拿到北區的 福音光碟高興地不得了,直呼好用。每學期影音事工小組都會拍攝福音短片給各團契辦福茶使用,那可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可是有多少人使用?

如果沒有北區大專聯契,雖然少了很多資源,「反正我們的成長也沒有跟資源成正比」、「不給我們方便的服務與資源,讓我們自己去爭取與規劃,說不定反而收穫還更大呢!」,或著是「太好了!不會再佔去那麼多時間參加這參加那的」、大哥姐也不用那麼「為誰辛苦為誰忙」了!一舉數得!

真的是這樣子嗎?

最近一期的聯契代禱網,刊出了一則消息,這次3/9的契長靈修會,參加的契長人數達到史上最低。代禱網上,楊大哥說:聯契同工固然做自我檢討,但是參加契修是契長應盡的義務。聯契雖自省,同時也是溫柔地勸告契長班代們要多注意一點。

但我想這並不是各契長班代的問題。契長班代們對於聯契活動課程資源不重視,我認為有以下幾種可能原因:

  1. 人性:對於擁有的資源不懂得珍惜
  2. 代間傳遞:學長姊對聯契的態度高度地影響新幹部的態度
  3. 關於聯契是不是一個團契的疑問?

第一點我已經在前面講得很清楚了,就不再重複。第二點是聯契大哥姐再怎麼苦口婆心勉勵來參加都沒有用的原因,因為學長姊的影響力更大。我曾聽過「契長靈修會?幹麼去啊?」這種話。要抗拒這種觀念,契長或班代自己必須很有想法才行。到後來變成契長班代自己講:「唉...聯契又有活動了,又是在禮拜天。」說實在的,契長班代自己都不想去,怎麼可能鼓勵契友參加呢?契長班代比別人忙碌不是主要原因,真的想去又不能去的人,你會看到他們請假。代間傳遞背後真正原因是學長姊本來就對聯契沒有歸屬與認同感,這就是我認為的第三種可能原因。

因為北區號稱隨時有600位大專青年,北區聯契就算有50位同工,也不可能用水平式的架構關懷、照顧到所有的契友。就我的認知(如有錯誤請不吝指教),北區聯契的組織架構是以聯契為最上,有各行政分組,聯契之下是各高級班與團契的班代契長,在班代契長之下才是團契的契友們。例如:北區聯契-師科團契契長-師科契友。契長班代的角色,就聯契的認定來說,是聯繫團契契友與聯契的橋樑。這是一種垂直式的架構。

垂直式的架構或稱科層體制,固然有非常多得好處,例如方便管理、分層負責、分工明確,但是卻有一個很大的缺失。我的論述如下:

聯契常委(幹部、大哥姐)們本身是非常良好的同工團契。但是聯契本是由北區所有的團契高級班成員組合而成的聯合團契。聯契本來應該是定位成一個團契才對,但它只有大哥大姐們自己像是一個團契。我們當然不可能每次都辦聯合聚會,讓所有聯契成員參加,但所有契長、班代的集合體卻可以是一個很好的 同工團契

我相信聯契的大哥姐大多很清楚團契的意義。團契有一個最重要的本質,就是分享,即基督徒彼此生命之間的交流。透過分享,我們將自己的軟弱與重擔與別人分擔,我們述說從神而得的恩典與喜樂,也從別人的分享中得到力量。聯契的科層體制將所有班代跟契長分開來了,北區所有的契長跟班代彼此之間雖然做的是相同或一樣的事情,但是卻不是 同工,彼此之間也沒有分享,我覺得這實在是太可惜了。

之前輔導組的大哥曾找過我去幫忙討論如何改良契長靈修會的課程方向。我當時考慮到自己能力及時間而回絕了。現在我有一個很明確的建議方向:把契長靈修會,改造成契長們的同工團契吧!

聯契(大哥姐之外的)之所以不像是個團契,還有一個現象可供參考。我上面寫輔導組,本身就是一件很怪的事情。當班代以後,我第一次接到代禱網,我跟契負責楊大哥明明本來就認識,可是在聯契的組織架構底下,我所面對的是一個不具名的 契負責的頭銜;當我接到契長靈修會的參加通知時,我收到的也是署名輔導組的電子郵件,其實輔導組的大哥也早就跟我認識了,我們在各樣活動場合也不會用xx組來稱呼啊。怪哉!在團契當中我們面對的是,而不組織啊,那為什麼e-mail卻要這樣寫呢?有的讀者可能覺得我小題大作,名稱確實不是多serious的東西,不過從中也許可以看出一些東西吧!

我講的東西可能從來不是聯契大哥姐思考的角度。從我(班代or契長)的角度來說,聯契真的不像是我所屬的團契,我想很多契長班代大概也從來不會想說自己有義務參加一個叫做北區大專聯契的團契,而只是把它當成一個 組織或是負責對象。我們在聯契的經驗完全不會跟我們在各自團契中的經驗聯結。對聯契不會有歸屬感,更甭題要將聯契的目標:成為聯契與團契契友間的橋樑落實了!

因此,我在這裡大膽的假設,如果反過來,聯契成為各契長班代之間的橋樑,建立契長班代的同工團契,我們會對聯契有歸屬感,因為我們在聯契的經驗會是一個美好團契的經驗,會是成功的團契的典範,我們會把這些經驗類化至我們帶領團契高級班的工作上。

提昇了對聯契的認同與歸屬以後,辦課程、活動想要沒有人來都很難!這就好像你跟一個人建立良好的關係以後,想要不讓他認同你的想法很難一樣!固然大哥姐辛苦辦的課程活動很重要,但這些東西與「聯契是個團契」的先後順序,恐怕必須重新調整一下。

以上,是我的結論。

如同我一開始的聲明所述,我是在聯契同工之外,但又是在聯契組織底下的一個角色。我是聯契服務的對象,同時也聯契與我所處的團契(高級班)契友間的橋樑。聯契大哥姐若能從我的角度思考,或許會對聯契的運作有些幫助。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這樣思考過,但既然我在這個位置了,我就提出我的這些想法。

我受限於所處的位置與經驗,能看到並提出的方向是有限的。礙於表達能力,我的文字說明多少也有不清楚之處。歡迎大家提出對我看法的疑問,好讓我有機會澄清當中的觀念。更歡迎大家提出不一樣的觀點,我們都需要不一樣的思考來互相激盪,好讓我們有更廣闊開放的視野來從事對神的事奉。

2008年3月13日 星期四

Person and Professional

細心的讀者可能會注意到,上個月,我悄悄地把網誌的副標題改了。

原本的副標題是什麼呢?在現在這個網誌的文章列表找不到來龍去脈,但是我已經隱藏起來、那個有454篇文章的舊站上面,還完整地保留著。

就是「Life is Experiencing.」。這句話在當時是我的人生哲學,舊文章描述我如何從一個理性的人逐漸加添感性的部份。生命是一種體驗,是個很奇妙的概念。

但那已經過去了。我不是說我不再重視深刻地去體會生活中的大小事物,而是我進入另一個階段了。

現在的副標題,也是我現在的人生哲學,如讀者所見,是「Person and Professional」。

這句話是我從諮商理論課本上擷取過來的概念。

經過了兩年半的掙扎,尤其是大三上半年急迫地生涯抉擇,現在我已經有一個明確的目標與方向了。以前,我總覺得自己的信仰與輔導專業是不能結合的,如果我有神可以以靠了,為什麼我還要用「人的方法」去幫助人呢?但現在我不這麼想了。助人專業,真的可以跟信仰結合。我訂定自己未來的服事方向,就是「以所學的助人專業專長,造就教會的愛心」。

這不是我今天要講的故事,因為實在太長了,需要一番整理。總而言之,我要準備當一個諮商師、一個專業的助人工作者。

成為一個助人專業人,除了培養專業的知識以外,最重要的其實是他這個人本身的人格特質。又或著我可以說,諮商師自己本身就是在他幫助別人時最好的工具

專業助人者若只懂諮商理論、技術,他充其量只是個操作技術的人而已。但諮商師也不會只是人格特質美好的好人而已。兩者必須兼備。

礙於表達能力,我恐怕不能把概念說得很明確。我想強調的是,培養自己的人格特質是最重要的,而其次,培養自己的專業能力也是很重要的

Person and Professional,就我現在及未來努力的方向。

解釋完畢啦~後面的只是參考資料,有興趣的讀者不妨看一看。



以下,我從我個人的知識庫節錄一部分文字過來,是我對諮商理論課本的研讀心得並整理。完整原文請見這裡

在學習成為一個諮商師之路上,我們會學習到許多人格理論、諮商理論、診斷與處遇技術,並發現許多人類行為的動力。這些知識與技術雖然勢必要的,但卻不足以使我們成為一個有效能的諮商師。事實上,諮商師最有力的治療工具就是你自己這個人。諮商師本身的人格特質與個人經歷可以在諮商時發揮相當重要的功能。

這裡提出一些有治療性的諮商師可能應具備的人格特質。並不是說我們都必須擁有這些特質才能成為諮商師,以下僅供參考。

  • 自我認同:知道自己是誰、能成為什麼樣的人、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人事物
  • 尊重並接納自己:付出能提昇自我的肯定,但並非藉由幫助別人得到自我價值
  • 了解自己的能力:與人相處融洽,而且能使相處的人感到自己是有能力的
  • 接受改變:在不滿意自己時,願意離開安全的已知區域。願意做能改變自己的事情,並認真地執行
  • 有選擇的能力:知道過去的決定或外在環境對自己的影響,更重要的是能夠自己選擇,去塑造自己想要的自己與生活
  • 生活具有生命力:對生活負上全責,不僅僅是為了活著而活著
  • 真誠:不將自己隱藏在面具或防衛之後,表裡一致地展現自我
  • 有幽默感:對生活事件有獨特的看法,不忘記大笑。特別是面對自己的缺點與矛盾時
  • 雖會犯錯但願意承認:不輕忽自己的錯誤,也不會耽溺於錯誤之中
  • 活在當下:不沉溺在過去,也不只眼望著未來。能夠經歷「現在」且與他人同存於當下
  • 看到文化環境的影響:看得到自身文化帶給自己的影響,同時也尊重不同文化的價值。並且能敏感地貼近不同的價值
  • 真誠關懷他人福祉:幫助別人是基於尊重、關心、信任及真實重視他人
  • 對於工作投入且產生意義感:接受從助人專業工作中得的報酬,但不會成為工作的奴隸
  • 能維持健康的界線:雖然努力與案主工作協助解決他們的問題,但不會把這些問題帶到自己的閒暇時間。知道如何拒絕要求,而得到一個平衡的生活

另外,我也很喜歡今年山輔老師的招生主題:我們正在找一個人

  1. 愛別人比自己多的人
  2. 看別人比自己強的人
  3. 公平、正直、親和、喜歡接觸人的人
  4. 多做一點、勤奮甘心做事的人
  5. 自省能力高的人
  6. 學習容量大的人、積極有創意的人
  7. 讓人多所成長的人
  8. 讓人樂意與你同工的人
  9. 肯真心道歉的人
  10. 對人常存感恩的人
  11. 有勇氣修正自己、重新出發的人
  12. 不輕言放棄、願意再試一次的人

2008年3月11日 星期二

山輔:付出與學習的平衡

這次參加山輔基礎訓練有規定的作業,就是寫一篇作文參加山輔培訓有感。這是個好題目,可惜我現在其實是沒什麼心情與靈感寫它,只好先來一道醞釀情緒的開胃菜。

感謝神,讓我有機會參加山輔。參加山輔改變了我的生命。我的第一年,95年山輔立山班,本是抱著「我好像什麼都會」、「去付出」的自大心態而去,到了那裡、帶完一個月的山輔,才發現我什麼都不會。

我的第二年,96年山輔立山班。修正自己,重新出發,又回去立山。因為去年的經驗,這次相反地是抱著「去學習」的心態。去年處得不好的同工,今年卻成了最佳工作夥伴。同工與行政這兩塊,因為已經熟悉,這次我都表現得不錯。雖然立山班不是總會正規班級,但是我們還是去參加總檢討了。說真的,感謝主還好有去,要不然我會不知道自己到底還不會什麼。第二年山輔,我最大的問題是對學生全面性的照顧。虧我還是心輔系的學生,教學、個別輔導、帶小組、照顧學生需求(青少年心理學)等等,應該要是我的專長,卻全都是我不足之處。

還記得我參加第一年山輔時,雖然遭受很大的挫折,但是給自己的期許--明年再去。第二年甫開始帶班時,我也決定再去第三年。一再參加山輔的動機很簡單,不過就是付出學習這兩種,我相信大部分的山輔老師也是,只是我自己 兩次都弄錯了。第一年以為自己要付出,卻發現自己應該要謙卑學習。第二年抱著學習的心態去,才發現自己應該付出更多更多才對。

主若願意,今年會是我帶山輔的第三年。付出與學習,是該取個平衡點了。其實,為了付出而做的準備也是一種學習。

都已經到第三年,該準備的方向自己是知道的。隨著自己將信仰與輔導專業結合的努力,這次希望把重點放在「孩子引領到神面前,引導他們建立自己與神的關係」。此外,以學生為主,複習認知發展、青少年心理學、小組活動...學科方面,前兩年教英文跟國文,這次試試看數學吧!這些,雖不敢說自己能準備得很好,至少是個明確的努力方向了。

至於舊同工之間最常問的一個問題--班負責。我只會說:該做的準備會做。主若願意,有也好,沒有也好,都感謝神!
(為什麼會這樣說?詳情可參考求主賜副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