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進入內屋禱告

小時候常去台中教會。大會堂講台的兩側有弟兄、姊妹各自的禱告室。雖然小朋友的我沒有特別熱衷禱告,卻對於禱告室的存在有著深刻的印象。而對於在台灣參加過神訓班的學員來說,人人難以忘懷的體驗就是在總會八樓禱告室,似乎特別能夠專心禱告。因為每個人去那邊不為別的,就是禱告。

可惜的是,筆者去過各地會堂一百多間,設有禱告室的卻所見不多。有時安息日中午會特別想要找個地方禱告,有會堂、教室、交誼廳、辦公室、餐廳,甚或休息室,無奈就是沒有找到安靜方便禱告的地方。沒有空間,只好另外找時間了。

近來教會越來越重視聯誼交通的空間,良好的開放空間讓人一邊品嚐咖啡,一邊分享。咖啡香搭配著屬靈的造就,是很優良的規劃。但是禱告的香氣不也需要良好的空間營造嗎?

主會堂並不適合做禱告室,皆因空間太大,出入的人多,會影響禱告的專心程度。副堂或婦幼室如果隔音良好,又沒有作為午休用途,是可以當作禱告室,但要記得設置窗簾。最好的情況還是在會堂購置與設計時,就把禱告室的設計考慮進去。

那麼,信徒與慕道友在分享時如果談到需要代禱的事情,就可以相約去禱告室禱告。兒童如果要加強求聖靈,也可以利用禱告室,且方便長執按手。教會若想組成禱告團契,也有現成的空間。欲實施禁食禱告的同靈,不會尷尬地被「去享用愛餐」的邀請打斷。聚會以外的時間,教會四處總聽得到陣陣禱告聲傳來,豈不是理該如此的現象嗎?

不只是會堂,家裡也需要禱告室。一家人睡前聚在客廳做睡前禱告,才剛把電視關掉,同心的效果有多好呢?有些人家中空間較大,具備書房或者更衣間,視情況可以作為禱告室,但如果用書房來辦公,恐怕就不適合。臥室的一角也不錯。最好遠離電腦跟手機充電所在位置。客廳不適合當作家中主要禱告空間,因為那是心情比較放輕鬆的地方。

空間與時間本來沒有聖俗之分,但是我們的心可以調適,因為能夠分別聖俗的是在人心。聖經中談到的聖潔(比較好的翻譯應該要避免「潔」,因為跟清潔無關),最主要是分別屬神與不屬神的概念。將特定的空間或時間規劃給神,是幫助我們的心養成習慣,培養適合禱告的情緒。

就如筆者總佩服但以理一日三次禱告的習慣。他可是大帝國的宰相呢,如何能在繁忙的公務中固定抽空禱告?他家中樓上的窗戶面朝耶路撒冷,可見他有固定禱告的空間;一日三次,可知有固定的時間。(但6:10)

對他來說,這個特別的時空就是專門用來禱告的(也就是分別為聖的概念),所以俗事、雜念,就更容易拋留在外面,專心來到神面前,也容易養成習慣。假若真的沒有適當的空間,只好找沒有人事物打擾的時間。所以人們在清晨早禱與夜深人靜時禱告,似乎特別有效。

「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太6:6)

禱告是自己與神的事情。規劃物質空間的內屋,可幫助我們進入心靈空間的內屋。對於靈修會有莫大的好處。

2014年10月24日 星期五

數算自己的日子

前陣子聽到一篇道理,加上最近自己又讀了一次摩西的名詩(詩90),有些感觸。

其中的名句很多,但這句特別有意思:「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90:12)」

摩西不是說,求主賜給我們智慧,來數算日子。而是先學會數算日子,就能得著智慧。我想,那是關於人生當行何事為美的大智慧。

最近覺得,人真的很有限;想做的事情很多,真正能做的卻很少。年輕的時候什麼都可以去學習、嘗試,但到了一定的階段時,時間、體力、金錢、心力,都變成稀有資源。

我說的事情也包含聖工。一邊寫文章,一邊寫程式,再加上其他事情,總覺得自己很不智。

此時摩西的詩就顯很有道理。仔細地評估要做什麼事,其餘的,不管再想做,也就放掉吧。

有人說趁著年輕、趁著還有機會,要多做一點。我同意。但這並非永久狀態。時候到了,必須取捨,才是對自己,以及對神負責。

寫到這裡,我想到耶穌對馬大的話:
「耶穌回答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路10:41-42)」

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

風浪平靜之後

讓我說一個愛的故事。

這天,耶穌在加利利海邊講完了道,已經很累了。祂卻召集門徒說,我們搭船到海的那一邊去吧。於是一行人上了船,渡過加利利海(湖)。湖面寬達13公里,可不是下班後的一趟小旅行。

途中,耶穌在船尾休息睡覺,為了稍後的重要工作保留體力。海上卻起了暴風,門徒拼命要把船身保持穩定,免得翻船。他們雖是熟悉操舟的漁夫,也抵抗不了大自然的力量。只好趕緊到船尾叫醒耶穌說:「老師,我們要被淹死了,祢快救救我們哪!」

耶穌先是斥責了風和海,也訓了門徒一頓,說他們缺乏信心。好像是祂有起床氣,實際上是感嘆門徒的信心不足。耶穌既然能安穩睡覺,他們何必擔心?但可別笑他們,誰能在急難時,還能與耶穌一同安睡呢。

動動嘴巴就使風浪平靜,讓眾人都詫異耶穌究竟是何方神聖。那場面用特效拍成3D電影肯定賣座。但,我們別因為一場「精彩」的神蹟而忘了耶穌此行的目的。

耶穌大老遠跑到格拉森(又名加拉大),是為了拯救一個被群鬼附身的人。這人住在墳墓裡,極其凶猛;當地人曾經用腳鐐、鐵鍊捆鎖他,他卻能夠掙脫。他晝夜常在墳墓裡和山中喊叫,又用石頭砍自己,非常可憐。
鬼一見到耶穌就來拜祂,耶穌吩咐鬼從這個人身上出去,這群鬼就進入了豬群,兩千多頭豬衝下山崖,死了。這個人也完全清醒,穿好衣服。當地人因為這個事件感到害怕,求耶穌離開,耶穌就上船回加利利去了。可見耶穌完全是為了拯救這個被鬼附身的可憐人,才來到格拉森。

在這個故事中,你記得什麼呢?耶穌能單憑話語來掌控風和海,我們對於祂的全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吧。可我覺得,從祂大老遠專程來拯救可憐的格拉森人這件事上,我們感受更強烈的應該是祂偉大的愛。這愛,比平靜風浪更令我感動。

耶穌臨走前,那位仁兄求祂准他同行,耶穌卻叫他回家向家人見證,見證他如何蒙憐憫、被拯救的大事蹟。他卻走遍了低加坡利(十城的意思)傳揚耶穌。他回應耶穌的愛,就是極力宣揚耶穌的愛。

故事說完了。你是否想到耶穌愛你多麼深切,而你又該如何報答祂呢?

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興趣不在有沒有用

不管是誰,只要有人告訴我他找到而且正在做他最喜歡做的事情,我會打從心裡替他感到高興。

遇過好些學生,甚至自己也曾經是,被課業壓力催逼,卻不清楚自己真正想做什麼、對什麼有興趣。有些人提早放棄探索,只想打工賺錢,沒事就打電動、追劇。有些人嘗試過很多工作,就是沒有找到自己想喜歡的。有些人是知道自己最愛做什麼事情,但是現實環境不允許他們去實現夢想。我感到好可惜。

我高中以來就很「不務正業」。對課業並不排斥,但是對課外的事情更有興趣。搭捷運上下學大部分的時間如果不是在睡覺,就是在看各種課外書,很少是在讀課本上的東西。上了大學以後更加不務正業。讀的是心理,但我好愛研究行動裝置(以前沒有智慧型手機,叫做PDA)、寫部落格、研究設計、研究聖經,還有一堆有的沒的。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甚至可能耽誤了課業。有時難免會想,我做這些事情有什麼意義嗎?以後能幹嘛呢?

一旦找到自己真正有興趣的事情,我們對這些事物會難以抗拒,哪怕是再特別或奇怪。我的朋友當中,有人喜歡養水族、研究非主流語言、鑽研聲樂、拍攝植物、玩桌遊、寫程式、做歷史研究、拍紀錄片、研究電影、鑽研廚藝與刀具......到一種他人覺得誇張的程度,但他們樂在其中。我猜,他們一開始投入的時心中難免有另一個聲音說:做這個有什麼意義嗎?學這個能幹嘛?能靠這東西活下去嗎?別人會怎麼看我?

就像當時我並不知道我玩這些東西要幹嘛,只是有興趣。殊不知,這些都在完全沒想過的情境下派上用場,而且還因為這些獨特的學習經歷而有著與別人不一樣的機會,不管是服事還是工作。例如,因為寫部落格,我後來開始寫讀經心得,意外地參與了文宣事工;對於電腦、手機跟設計的喜好(特別是蘋果相關),每天花了很多時間在閱讀國外的科技新聞,後來能開發出有一定水準的app,也參與了資訊事工,都是長久累積起來的。

若不是神的安排,我們不會對這些事物產生興趣,並且為祂所用。如果你對什麼事情有種莫名的興趣,遠超過其他人,不要覺得自己好奇怪,別想說這個以後可以幹嘛,不管他人不了解你的異樣眼光,就去學習、研究,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吧!相信神有祂美好的安排。

2013年9月22日 星期日

回首來時資訊路 -- 談讀經軟體Verse的開發與資訊事工的未來

7年前,我在網誌的經營上,從單純的發表個人想法,轉變成以撰寫基督徒為讀者群的文章為主。當時的服事目標是:「讓人從我文中認識耶穌」。對於當時只不過是大二的學生而言,這想法很單純、甚至想起來有點幼稚好笑,但不能說沒有聖靈的感動。7年過去,我從blogger變成固定在教會刊物上出現的作者,不是說我很厲害,這一切絕對有神的帶領。

當年著重撰寫讀經心得、發表在網誌上,最主要也是看準了網路世代的崛起。我觀察到人們在使用社群網站頻率越來越高,部落格正夯。後來Facebook在短短半年內取代了無名小站、雅虎奇摩在台灣使用者的地位,更不用說全球的社群媒體變革──可見這的確是個趨勢。對於普羅大眾、對於信徒,都是。

但我沒有想到的是,自從2007年iPhone發表以來,智慧型手機的進展如此迅速。我們現在已經很習慣在手機上使用Facebok、LINE,常常拍照打卡。有時候想想LINE這個東西,真的很奇怪,它不過就是一個app(不像FB有網站),卻改變了那麼多人的通訊與人際生活。

科技與網路的變化很快,使用者的習慣也跟以前大不相同。因此,6年前的我,認為應該要經營一個個人部落格,瞭解其中的眉角。今天的我,卻認為應該來開發一個app。


來談談Verse這個iPhone讀經軟體吧!(下載請按這裡,for iOS 7)

因為興趣與機會,我從高中就開始拿隨身行動3C產品,那個時候是從Palm(PDA)開始用起。通常擁有一台PDA的基督徒,肯定會希望有時候能夠用PDA來讀聖經,甚至查詢一些聖經的資料。我也不例外。而這樣的需求,一直到我成了Android手機使用者、iPhone使用者,也一直沒有改變。

但是我對於市面上可以下載安裝的聖經軟體從來就沒有滿意過。也許是我比較挑剔吧,但是聖經軟體往往太複雜了。幾個常見的問題:
  1. 讀經的畫面太多東西,除了經文以外還有許多按鈕,讓人分心
  2. 在讀經時要捲動畫面,所以必須注意自己捲到哪裡了
  3. 打開聖經軟體的速度要等上好幾秒,而且軟體沒有記住我上次讀到哪裡
  4. 介面與操作太複雜,沒有仔細考量版面
  5. 要「翻」到其他經節很費力
  6. 聖經軟體放了太多與讀經無關的功能,例如登入帳號、社群分享、教學、影片…
  7. 聖經軟體的「品牌」形象太強,阻礙了我與經文的直接對話
以上murmur,簡而言之就是:「我只是想好好讀個聖經,幹嘛搞得那麼複雜!」

去年開始,我也是偶然得到機會(其實都是神的旨意)與一些資訊同工合作,開發給信徒聚會或福音事工可以用的apps。我其實已經7、8年沒碰程式語言了,所以只能負責做測試。或許是個人興趣與學科背景的因素,神讓我在測試使用者體驗(UX, user experience)上似乎特別有心得。

由於同工們主要開發的重點是Android,我們在iOS(iPhone、iPad所用的系統)開發上較弱,所以我不禁思考:身為iPhone、iPad長期使用者,我是不是可以來試試看iOS的程式撰寫?

因此在今年6月左右,我的心中已隱約有兩個念頭:1. 對現有的聖經軟體不滿意 2. 考慮是否該學開發iOS程式。正巧,第3個條件發生了:蘋果發表了iOS 7測試版的消息給開發者,讓秋季正式版開放下載時,大家都準備好最新版的app。

iOS 7最大的變化是使用者介面的改變。細節我不說,但我驚訝地發覺,它的設計風格正符合我心目中理想聖經軟體該有的樣子:簡潔有力、專注於內容而不是操作按鈕。這項「不謀而合」促使我決心要嘗試開發一套符合自己期待的iOS讀經軟體。

三個月過去,Verse在2013年9月21日正式上架全球的App Store,任何iOS 7的使用者都可以下載這套讀經軟體。過程與結果,我滿心感謝神。如果不是祂,一個非資訊科系背景的人,怎麼有可能寫出一套美觀、實用的軟體?而且這還是我生平第一個應用程式。


Verse好不好用,我覺得你要親自用過了才知道。但我可以在這裡告訴你我的設計理念。

一個聖經軟體的重點應該完全在經文,verse正是聖經的「節」的意思。Verse一開始的slogan是"Read into the verses",希望人們真正地在讀經,而不是有一部分的注意力被強迫要放在操作上。

Verse必須非常地好用,迅速,簡單、可靠。就像教會裡放滿的和合本聖經,給人的感覺是那麼穩定,翻閱起來是很快的,排版與字體是清楚的。和合本聖經儘管版面設計早在1969年,直到現在還是大量被採用。我希望Verse也是那樣的親切,而不是用一堆按鈕、功能來「奪目」。
 

所以Verse的畫面就只有經文。再加上底下一個目前讀到的經節小提示。經節小提示其實是個按鈕,點一下可以進入許多powerful功能。在你讀經的時候,所有的功能都是隱藏起來的,不干擾你沉浸在思索經文內容;當你需要的時候,所有功能都可以輕而易舉地取用。

這些功能包括我非常自豪的快速目錄,以及最近翻閱的經節、喜愛經節、全文搜尋,以及讀經筆記。

設計快速目錄,源自於我在使用各個聖經軟體時最深切的挫折:翻找經節很費力。一般的聖經軟體在翻經節時,都是要從「卷」、「章」、「節」開始層層點選選單或按鈕。這些選單、按鈕的位置並不好記,有時候還要捲動來尋找。我一直覺得最快的方式是打字。

Verse的快速目錄是這樣子的。假如你要找馬太福音6章5節,你只要輸入「太6.5」。我在跟同工討論這個idea時,他們對於打字的速度感到懷疑。但我很相信一件事情:既然要翻經節一定得輸入卷章節,那麼就用使用者最習慣的輸入方式──鍵盤,會最省力。這不只是快慢的問題,還有費不費力的問題。至少我輸入「太」這個字所花的力氣比我在捲軸上面尋找「馬太福音」的力氣來得輕鬆多了,畢竟手機的鍵盤是人們熟悉的,眼睛不太需要盯著畫面也沒關係。
等你打了經卷名稱之後,鍵盤會變成大大的數字鍵盤,所以就可以直接輸入章節的編號。就算你是打死也不想用鍵盤輸入的人,Verse也讓你完全可以在捲軸列表中找到你想讀的經節。每一節都會提供即時預覽,所以你可以知道自己要找的經節是否正確。點選經節,會從目錄回到經文畫面,並且會幫你標上紅線,就像和合本聖經的紅線書籤一樣,告訴你:這就是你想讀的經節。

最近翻閱的經節、喜愛經節、全文搜尋等功能,就讓使用者自己感受,不值我一提。但讀經筆記可以說說。道理很簡單,讀經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想法想記錄下來,以前的作法是切換到其他的筆記app去做記錄,但是這一來一往的時間與操作,都難免中斷讀經的思緒。因此,在Verse中,只要輕輕按住經文畫面,就會滑出一個筆記欄。這個筆記欄非常簡單,就只是文字框而已。你可以輸入任何想輸入的文字,直到你把它們清除為止。

讀經筆記具有「分享」按鈕,所以你可以複製到剪貼簿,或是轉寄email、分享到Facebook等等。我還在目錄/最近/喜愛/搜尋的經節列表設計了「經節動作」視窗,讓你可以把所選的經節複製到筆記欄,或是分享出去等等。

說了這麼多,Verse不過是個「讀經軟體」,它不是什麼功能強大的「查經軟體」。要認真查經,你還是需要眾多的工具書、參考資料、筆記等等東西,不是一個小小的app可以完成的事情。(如果真的想找好的查經軟體,我推薦你試試看Logos。跨平台、資料很多,但也不便宜就是了,而且中文資源幾乎沒有)

你可能會覺得Verse好像不錯,可是「我沒有iPhone,或是不想升級到iOS 7,怎麼辦?」、「什麼時候要出Android版?」在此我不能保證未來會有符合你手上那支手機可用的版本出現,畢竟我的能力是非常非常有限的。但是我相信Verse是有未來的,它不只是個app,可能是個新計畫的起頭。


觀察現在宗教教育的學員甚至教員,幾乎人手一台在那邊滑來滑去(至少我在台灣北部的觀察是如此)。我很大方地承認,我自己也是手機難以離身的人。但是滑手機是在LINE、打卡,還是在Verse,這其中的差別很大。

對這個世代的青少年來說,手機變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具,不只是通訊,還有娛樂、學習的功能。我希望能夠早一點開始實驗「數位化的宗教教育」,Verse是我到目前為止的答案。就算這些孩子不愛翻紙本的聖經,他們的手機上有一部很好用、很好讀的聖經。開啟LINE可能還要載入個5秒鐘,開啟Verse只要2秒。

未來有許多的想像空間。Verse可以作為經文的基礎,在其他的apps之間跳轉。隨便舉例來說:可以設計納入Verse完整功能的電子書、電子雜誌、宗教教育教材,或是反過來做Verse擴充版,放入文章。就是要讓讀者在文章與經文之間輕鬆切換。

教會目前的資訊福音政策似乎是開發許多的apps,並將教會的資訊、刊物放在裡面。而我覺得比較弱的一環正是像Verse這樣很容易專心閱讀的聖經軟體。如果教會希望我開放或開發相關的apps,我甘心樂意奉獻心力,哪怕我的能力只有2個小錢。

時代在變。以前人們看電視,現在手機、平板,佔去了人們大量的時間,恐怕是難以避免的趨勢。建立一系列以經文為基礎的apps,其最終的目的還是不變的:希望能讓大家多多讀經,多多親近神的話。


十分感謝時常幫我測試的眾多親朋好友,如果沒有你們,Verse是不會誕生的。最後,我還是要再說一聲:感謝神。很多時候,剛開始只是很單純的想法,走了一段路回頭才發現,原來這樣的服事,都有祂的美意。因為...
親愛的朋友,寫程式或是設計使用者介面也可以是做聖工。如果你心有感動,請付諸行動。歡迎與我聯絡。(blesserx@gmail.com 或 13h.app@gmail.com)